【专题报道】如何打破“无意识的性别偏见”——联合国女性机构负责人如是说

2021 年 4 月 29 日

无意识的性别偏见是指基于性别的一些不假思索的联想,比如“自然而然”地认为会议室中的男性是负责人,而女性是助理等。它源于传统、规范、价值观、文化和生活经验,影响着决策制定、男性和女性的职业发展、机遇获取,以及性别平等的推进。身为女性的联合国贸发会议执行秘书长杜兰特、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负责人瓦罗瓦娅,以及来自西密歇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波佐最近就这一问题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和体会。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

来自比利时的伊莎贝尔·杜兰特(Isabelle Durant)自今年2月起担任联合国贸发会议代理秘书长,此前,她已在贸发会议副秘书长的职位上工作了超过三年半的时间,为建设更加包容和绿色的国际贸易而不懈努力,同时也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

杜兰特曾先后担任比利时副首相、参议员,以及欧洲议会副主席,在公共事务和政府间进程方面拥有丰富经验。1999-2003年间,她作为比利时交通与能源大臣,主持了交通出行、基础设施、能源和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多项政策制定和落实工作。2003-09年间,她作为比利时外交和社会事务委员会的一员,参加了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及和突尼斯的选举观察团,并参与或率领欧盟议会代表团出访伊朗、缅甸和海地等国。

 

联合国贸发会议代理秘书长杜兰特。
© 欧盟图片/Emilie Gomez
联合国贸发会议代理秘书长杜兰特。

 

杜兰特表示,无意识的性别偏见相当普遍,她在比利时担任交通大臣期间对此深有体会。

杜兰特:“有些偏见显而易见,比如从政的女性要是提高声音说话,或是强烈表达情绪,就会被说成是‘歇斯底里’,而同样这么做的男性却会被赞许为勇敢、强势和坚决。另一些偏见则更加微妙和不易察觉,比如将女性排除在特定项目之外,称赞她们‘妩媚’和‘优雅’等等,男性的肢体语言也很能说明问题。

在比利时,我是第一个担任交通大臣的女性,这个职位传统上一直是男性的地盘。我遇到了很多困难,还有许多流言蜚语,但这也给了我打破刻板印象的机会。如今,比利时国家铁路的负责人也是一位女性。”

杜兰特表示,应对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性别偏见,需要勇气与智慧并用,并积极寻找“盟友”。

杜兰特:“看到性别偏见就要指出来,决不能视而不见,哪怕被当成是个扫兴的人也不要在意。当然,如果能用幽默的方式指出来就更好了。寻找盟友也很重要,包括男性的盟友,因为重视性别平等的男性也有很多。要动用一切可用的工具和手段来应对歧视和不平等,同时也要有自信,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能够胜任这份工作。最后,一定要记得提携后辈,为青年人铺路搭桥,帮助他们取得进步和成功。”

 

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主任瓦罗瓦娅。
联合国图片/Jean-Marc Ferré
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主任瓦罗瓦娅。

 

来自俄罗斯的塔提亚娜·瓦罗瓦娅(Tatiana Valovaya)于2019年5月被任命为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的第13任负责人,同时也是担任这一职务的首位女性。成立于1966年的日内瓦办事处是联合国除纽约总部之外的第二大办事机构,职责范围涉及裁军、人权、人道主义援助和可持续发展等。

瓦罗瓦娅拥有俄罗斯联邦政府财政金融大学国际经济关系学士学位和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她首先成为了一名记者,并从1989年起在政府任职,曾先后担任俄罗斯驻欧盟使团三等秘书,俄罗斯国际合作部副部长、部长,在新闻、外交和政府事务领域拥有超过35年的经验。

她表示,她本人的经历,就是无意识性别偏见方面一个“不太寻常”的例子。

瓦罗瓦娅:“当时我还是一名记者,有一天,一位采访对象打来电话,说想跟我见一面,我以为他一定是要再给我工作的报纸提供一篇专访,结果他却说,他刚刚被任命为俄罗斯驻欧盟的第一任大使,正在为使团寻找未来的工作人员,他觉得我能够胜任其中的一个职位,想问问我的意愿。

他问我说,塔提亚娜,你准备好去布鲁塞尔了吗?我说,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是女孩。他笑着说,嗯,我知道啊。

那个时候,在我的国家,把女孩派到国外工作根本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们也接受了好的教育,做的是专业的工作,但国际事务、国际磋商和外交一直被认为是‘不适合’女性从事的行业。现在看来,这当然是一种偏见。”

瓦罗瓦娅表示,要消除性别领域的偏见,榜样的力量非常重要。

瓦罗瓦娅:“面对这些偏见,我的办法就是,一定要成为最好的那一个。充分展示你的能力,成为你所在的专业领域的佼佼者,就是应对这些偏见最有效的办法。而你的成功,对于其他的年轻女孩来说,也是最好的激励,能够帮助她们更加容易地克服偏见的阻碍。”

 

西密歇根大学经济学教授波佐。
西密歇根大学图片
西密歇根大学经济学教授波佐。

 

苏珊·波佐(Susan Pozo)是美国西密歇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她的学术兴趣涵盖国际金融和国际移民汇款等领域,曾经主持了多项由联合国和美洲开发银行所支持的研究。

波佐表示,学生对她的称呼,就是她最常遭遇的“无意识性别偏见”之一。

波佐:“我的学生,还有其他人,常常称呼我为‘波佐女士’,而我的男性同事则是‘史密斯教授’。我承认,这确实让我有点不太高兴,但我也能理解,因为从小学到中学,他们见到的大多都是女老师,‘某某夫人’和‘某某女士’这样的称呼,他们已经习惯了,到了大学也改不了。

在纠正他们说,我确实是‘波佐教授’之后,接下来遇到的情况则常常是,他们觉得我只教入门课程,或者是我没有孩子,因为如果有孩子的话,我肯定早就辞职了。”

波佐表示,每一个人都是多面的,没有一个人能够用三言两语就简单概括,避免简单粗暴地把人“分门别类”,塞进刻板印象的框子里,而是真正去了解面前的每一个人,是克服性别偏见的第一步。

波佐:“没错,我是一位‘女士’,但我同时也是一个‘教授’。我是一名妻子、一位母亲,但我也是一个经济学家。我很享受给一年级的新生上入门课程,但同时我也给博士生上课和担任导师,也从事和出版最前沿的经济学研究。

我还是个拉美裔,虽然我的长相和口音完全不符合许多人心目中拉美裔‘应该’有的样子。我不是一个单面的人,别人可能会对我有各种各样的看法,但事实上他们只看到了我其中的一面。不要草率地下判断,从而落入刻板印象的陷阱,训练自己,避免只凭单面的印象总结和概括一个人,给予每一个人充分的空间来展示他们自己,每一个人都是丰富而多面的。”

 

钱思文,美国纽约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