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希望的力量——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队选手“整装待发”

2021 年 6 月 11 日

 6月8日,国际奥委会正式公布了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难民代表队选手名单,共有29位难民运动员从56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将在七月的东京奥运会上参加12个项目的角逐。今天,就让我们跟随联合国新闻的报道,去认识其中两名即将踏上奥运赛场的难民选手:来自叙利亚、现居荷兰的柔道女运动员桑达,以及来自委内瑞拉、现居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拳击运动员埃尔德里克。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2015年10月的联合国大会上宣布,将成立一支奥林匹克难民代表队,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争夺,以便向世界各地的数百万难民传递希望和团结的信息、展示难民运动员的风采,并促进全球更好地重视和应对难民问题。 

2016年,由来自四个国家的10名运动员组成的史上首支奥运难民代表队,第一次登上了里约的赛场。此后,奥委会还与联合国难民署等机构共同合作,启动了“奥林匹克难民基金”,为难民运动员提供资金和训练支持,帮助他们实现梦想。 

2018年10月,国际奥委会全会决定,再次成立一支难民代表队,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代表队成员的选拔标准首先考虑运动员的成绩,同时兼顾个人背景、项目、地域和性别平衡,所有运动员的难民身份都经过联合国难民署的核实确认。 

 

 

桑达:是柔道支撑我度过了最困难的日子 

项目:柔道混合团体 
生日:1990年6月26日 

来自叙利亚的桑达·阿尔达斯(Sanda Aldass)从7岁开始练习柔道,并曾多次入选叙利亚女子柔道国家队。叙利亚战争爆发前,她和丈夫兼教练法迪一起,生活在首都大马士革。 

桑达:“我们以前住在大马士革,大家都知道现在那里是什么情况。2015年,我们住的房子被炸毁之后,我和丈夫决定,我先从土耳其去荷兰、申请难民身份,然后他再带着孩子来和我会合。我有许多奖牌都在那幢被炸毁的房子里,再也找不回来了,但幸好,我们还是抢救出来了一些。这些奖牌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它们能给我自信,让我觉得,如果过去我能赢回那么多枚奖牌,那么未来一定也能。” 

刚刚抵达荷兰时,桑达在难民营里度过了整整九个月,她说,是每天坚持跑步和锻炼帮助她度过了这段最困难的日子。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桑达终于得以与丈夫团聚,并共同在距离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30分钟车程的阿尔梅勒安了家。

 

桑达与丈夫兼教练法迪在一起。
© 难民署图片/Janou Zoet
桑达与丈夫兼教练法迪在一起。

 

法迪此后通过了语言和专业考试,考取了在荷兰担任柔道教练的执照。桑达本人也成功获得了由国际奥委会和联合国难民署共同支持的“奥林匹克难民基金”资助。2019年,国际柔道联合会邀请桑达以难民运动员的身份,参加了当年在日本举办的柔道世界锦标赛,此后,桑达又参加了在匈牙利举办的柔道大奖赛,并成功进入了第二轮。 

桑达:“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能够重新开始训练,我真的感到非常高兴。刚来荷兰的时候,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想要告诉这里的人,我们是谁,以前是做什么的,但这真的很难。参加难民运动员项目让大家开始信任我们,开始重新认识我们。有了柔道联合会的支持,我终于能够重新开始真正的柔道专业训练,有丈夫当我的教练,我现在感到非常自信和自如。” 

在与其他难民运动员一起,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参加“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队”入选名单的宣布仪式前,桑达刚刚结束了她在2021匈牙利布达佩斯世界柔道锦标赛上的比赛。 

桑达:“很遗憾我输了,我受了一点小伤,就在刚才,医生告诉我说我需要休息最多两个星期。不过我希望能以更加出色的状态重返赛场,在奥运会上一定要做到最好。能够参加奥运会,成为奥运会的一部分,在比赛场上证明自己,是我最大的目标。我并不想说自己一定会赢,但在赛场上,谁也不知道你究竟能走多远。” 

 

桑达(左)正在荷兰进行柔道训练。
© 难民署图片/Janou Zoet
桑达(左)正在荷兰进行柔道训练。

 

虽然兼顾运动员的身份和母亲的责任绝非易事,但桑达仍然乐在其中,她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进行训练,而家人则是她最大的支持。 

桑达:“我们每天都必须训练,这是没有得选择的事情。我每周至少有四天会进行体能训练。走上赛场去比赛是我的工作。而且我有全世界最棒的后援团,我的三个孩子每天都会问我,妈妈你今天训练了吗,今天比赛赢了吗,妈妈你一定要去奥运会,他们总是为我加油,能拥有他们是我最大的幸运。” 

桑达将参加本届东京奥运会上全新设立的柔道混合团体项目,每支参赛队伍由分属不同重量级的三名男选手和三名女选手组成,以彰显本届奥运会性别平等的愿景。比赛时,同一重量级的选手进行一对一较量,每胜一场得一分。如果出现3:3的平局,则将通过抽签方式,选出一个重量级的选手进行“黄金分”决胜赛。 

柔道混合团体赛将于7月31日在拥有“日本武术精神殿堂”之称的日本武道馆举行。 

 

埃尔德里克:我没有一天不在想着奥运会 

项目:拳击男子中量级 (69-75公斤) 
生日:1997年1月24日 

来自委内瑞拉的埃尔德里克·塞拉·罗德里格斯(Eldric Sella Rodríguez)从9岁起就迷上了拳击,并在2012年赢得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在委内瑞拉全国锦标赛的15-16岁组别中获得了冠军。 

埃尔德里克:“从前,我家附近有一间拳击馆,我和周围的一群孩子都非常喜欢拳击。在我参加的第一次全国锦标赛上,我代表我的城市加拉加斯获得了胜利,成为了委内瑞拉的全国冠军。” 

 

埃尔德里克正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库瓦的一家拳击俱乐部训练。
© 难民署图片/Jeff Mayers
埃尔德里克正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库瓦的一家拳击俱乐部训练。

 

高中毕业后,埃尔德里克没有去上大学,而是选择专攻拳击事业,并成为了委内瑞拉国家队的一员。但委内瑞拉国内日益加剧的经济和人道主义危机、收入和日用必需品短缺,以及动荡的安全局势,最终让他不得不做出了离开的决定。 

目前,共有500多万委内瑞拉人生活在国外,据估计,其中约有2万4000人像埃尔德里克一样,来到了一水之隔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在当地,埃尔德里克靠从事体力劳动勉强为生,但即便在没有训练和身体抱恙的情况下,他还是成功赢得了一场由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拳击协会所举办的比赛,这给了他极大的鼓舞。 

埃尔德里克:“从前,国家队的人总是说,如果离开委内瑞拉,你就参加不了奥运会了,所以,离开家的时候,我几乎已经放弃了希望。但是,我发现自己没有一天不在想着奥运会,没有一天不在想着拳击。刷油漆的时候、拌混凝土的时候、割草的时候,我都在想着,怎样才能让这些劳动帮助我提高自己的拳击水平。” 

 

 

一个偶然的机会,埃尔德里克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有关难民奥运代表队的信息,他给所有能想到的人发了邮件,最终成功地申请到了“奥林匹克难民基金”。基金所提供的资金支持,让他的生活有了着落,能够专心进行训练,2019年,他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全国锦标赛上获得了亚军。 

埃尔德里克:“得知我的基金申请被批准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又重新走上了正轨,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我又能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了。现在,我每天都督促自己按时训练,在每一次训练中都不断努力突破极限、战胜自己。参加奥运会是为了一个更大的目标,为了我、为了你、为了他,为了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我一定会站上奥运会的拳台,一定会胜利,这既是为了委内瑞拉,也是为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更是为了全世界所有的难民们。” 

东京奥运会拳击男子中量级32强赛将于当地时间7月25日在著名的“相扑圣地”、东京墨田区“两国”的国技馆举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向难民署负责人格兰迪颁发奥林匹克奖杯。
©国际奥委会图片/Christophe Moratal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向难民署负责人格兰迪颁发奥林匹克奖杯。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名单宣布仪式上表示,里约奥运会上,难民代表团出场的一幕,将永远铭刻在他的记忆之中。 

巴赫:“不幸的是,促使我们成立奥运难民代表队的原因,如今仍然存在,全球流离失所的人口甚至不减反增。建立这支代表队,是为了向难民群体传递出希望和自信的讯息,并帮助国际社会认识到难民危机的严重性。难民运动员身上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能量和乐观精神,对于有幸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以及整个奥林匹克大家庭的每一个成员来说,能够结识他们,都是一份莫大的收获。” 

 

 

作为“奥林匹克难民基金”(Olympic Refuge Foundation)的主要支持者之一,联合国难民署负责人格兰迪在宣布仪式上向所有入选的运动员表示了热烈的祝贺。他表示,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经验表明,成立难民代表队,让难民运动员与其他各国运动员同场竞技,是一项成功的积极举措。 

格兰迪:“难民代表队与其他参赛队同场竞技,传递出了非常强有力的信息,表明难民和我们每一个人一样,乐于努力拼搏,同时也拥有各自的长处和不足。难民代表队的出现,为全世界的难民带来了巨大的希望,并为这一常常十分棘手又容易引发争吵的问题带来了积极的影响。所有入选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队的运动员们,我祝贺你们,你们是我们的骄傲,全球数百万难民和流离失所者的目光都将注视着你们,并为你们在奥运会上所取得的成绩而感到自豪。” 

点击浏览所有入选的运动员名单和个人简介。 

点击了解奥运会难民代表队的更多信息。 

 

钱思文,美国纽约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