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被告知:索马里领导人“悬崖勒马” 重启关键选举谈判 

2021 年 5 月 25 日

联合国索马里问题特别代表兼联合国索马里援助特派团团长詹姆斯·斯旺(James Swan)今天向安理会表示,索马里政治派别领导人正在摩加迪沙举行峰会,这是在经历了数月的紧张局势升级后出现的令人欣慰的缓和。他希望尽快就选举计划达成共识。  

斯旺表示,峰会必须达成一项可执行的协议,以便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举行选举。 

他警告说:“如果没有这样一项协议,没有执行协议的善意和诚意,近年来取得的成果可能会发生逆转,从而面临制造进一步不稳定和不安全的风险”。 

越来越紧张 

斯旺在谈到最近几周的政治僵局时说,索马里联邦政府和其联邦成员州领导人之间始于3月份的谈判令人遗憾地在4月初破裂。 

索马里议会人民院随后通过了一项“特别法”,放弃了2020年9月17日达成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选举协议,将现任官员的任期再延长两年。 

对这些行动的反对导致了民兵得到动员,同时暴露了索马里安全部队内部的分歧。随后于4月25日发生了暴力冲突,并可能导致更广泛的冲突。 

斯旺说,“从那以后,索马里已经从这种最坏情况的边缘退了回来”。5月1日,在巨大的压力下,人民院撤销了《特别法》,最终缓解了紧张局势。 

前进的道路 

斯旺赞扬索马里领导人寻求共识,并为了索马里人民的利益努力缓和局势。他说,同样的妥协精神对于前进至关重要。 

穆罕默德·“法马约”总统已经授权穆罕默德·侯赛因·罗布莱总理领导联邦政府参与选举进程并对安全安排进行监督。 

摩加迪沙峰会现在集中于解决与执行9月17日协议有关的未决问题和与即将举行的选举有关的事项。 

联合国正与非盟、欧盟、政府间发展组织(伊加特)和其他外交伙伴密切协调,支持峰会的安排。 

安全风险 

斯旺敦促索马里领导人真诚地寻找解决办法,并在他所称的该国“历史性时刻”展现出所需的领导力。 

他说,国际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团结一致支持外交努力,以保持索马里各方的团结,并在应对更大的潜在安全威胁——即青年党恐怖网络——方面取得进展。 

青年党继续表现出在索马里全境规划和实施复杂袭击的韧性和能力,包括针对平民的袭击。其领导人声称对1月31日在摩加迪沙阿弗里克酒店造成五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的袭击负责。 

斯旺告诉安理会,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各方需承诺沿着明确的前进道路推进。他警告说:“没有这一点,关键国家优先事项的进展将继续受到阻碍,或者更糟糕的是,在关键领域,包括安全、经济和发展部门出现倒退。” 

复杂的选举进程  

索马里数十年来一直遭受冲突破坏,但自2012年成立国际支持的新政府以来,索马里一直在缓慢地迈向稳定。现任总统穆罕默德的任期于今年2月8日到期,但选举进程由于蝗灾、新冠疫情、青年党造成的安全威胁等多方面原因而延迟。 

根据索马里临时联邦宪法,必须通过普选直接选举议会成员。《宪法》还规定,必须每四年举行一次议会选举,这意味着选举将在去年11月底之前举行。但选举被推迟。索马里联邦和各州领导人此前提议从间接投票(由宗族领袖代表选民)的方式转向一人一票制,但各方于去年9月中旬达成共识,同意继续通过间接投票方式进行选举。协议还确定在2020年12月举行议会选举,以便继而举行总统选举。 

联合国索马里事务特别代表斯旺曾表示,尽管获得同意的投票模式“遗憾地未能达到”宪法根据普选原则对议会选举的要求,但它切实反应了“广泛的索马里政治共识和主导权”。  

然而,去年底该国并没有举行议会选举。 

今年4月,议会下院“人民院”投票决定将穆罕默德总统的任期延长两年,并以一人一票的直接方式举行未来的投票。此举遭到参议院、总理、反对派领导人和该国六个联邦成员州中的四个拒绝,导致首都摩加迪沙陷入混乱,支持反对派的士兵在总统府附近“安营扎寨”,与支持总统的安全部队形成对峙。  

穆罕默德曾经作为一名年轻外交官在80年代被派驻索马里美国使馆工作,后在美国定居并取得美国国籍。2017年,他返回索马里参加总统大选并获胜。2019年,他宣布放弃美国国籍。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