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犹太大屠杀幸存者自述(二):永生难忘的羊毛布料的味道

2021 年 4 月 26 日

1941年至1945年,纳粹对欧洲少数种族及政治群体展开迫害,犹太人遭到广泛的系统性屠杀,大约有600万人成为种族灭绝行动的受害者。出生在波兰的犹太人哈利娜·沃洛(Halina Wolloh)随父亲逃离了华沙的犹太人聚集区(ghetto),并随后移居至秘鲁首都利马。今年是奥斯维辛-比克瑙纳粹死亡集中营解放76周年,哈利娜在《联合国新闻》名为《寻找希望:大屠杀幸存者自述》的系列节目中讲述了她从大屠杀中逃生的故事。请听张立的报道。

哈利娜·沃洛:“我必须讲述我的故事,这就是我活下来的原因。我现在所说的都是我应该说的话。”

1936年出生的哈利娜在12岁时和父母从家乡波兰移居至南美。童年时,哈利娜的祖父把她藏在一堆纺织品后面,以免被纳粹分子发现送往集中营。

哈利娜:“很不幸,我几乎没有童年。在我4岁那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纳粹分子将我父母和祖父母从他们的公寓中带到了犹太人聚集区。因为我很小,只有4、5岁,所以有关那些挽救了我生命的人,我所知道的都是父母告诉我的。在被迫转移到聚集区之前,我的祖父一直生产夹克和大衣,在阁楼上放着很多布料。因此,在纳粹分子闯入的那一天,他意识到他们要带走所有正在缝纫衣物的妇女和儿童,所以我的祖父一把抓住了我,把我藏在布料之间。他就这样救了我。”

直到今天,84岁的哈利娜每每闻到纺织布料的气味都会想起这些生死一线的时刻。

 

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
联合国图片
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

 

哈利娜:“我记得那是羊毛的味道。你知道气味经常令我们难忘。即使是现在,在我84岁的时候,每次去布料店时,我都会想起那一刻。你可以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哈利娜说,犹太人聚集区的生活非常艰辛。他们没有食物、没有药物,也没有人提供卫生服务。1942年,纳粹将他祖父母和叔叔带到了特雷布林卡。

哈利娜:“在那之后,我父亲决定组织一次逃离聚集区的行动,我们这样做了。他教我们学习波兰语,向上帝祈祷。我们作为基督徒在深夜逃脱,幸运的是,我父亲在华沙的雅利安地区有很多非犹太人朋友。我父亲的一位朋友照顾我,这位善良的女性教我读书。我和她一起生活,直到1945年战争结束。”

虽然哈利娜的父亲躲过了屠杀,但是仍然被纳粹逮捕,从事繁重的劳役。二战结束后,哈利娜与母亲离开波兰,前往意大利。随后,哈利娜在一个犹太难民和二战幸存者收容所中接受教育。在一次郊游中,她幸运地与父亲重逢。

哈利娜:“那天学校组织了一次游览城市的活动,让我们乘公共汽车游玩米兰。汽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我看向窗外,竟然看到了父亲。那是一个奇迹。我跳下车,告诉司机他可以走了,我会和父亲在一起。然后,我的父亲被欢乐淹没了,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时刻。那是改变生活的时刻。我们无法解释。我认为那是上帝的旨意。我没有找他,他没有找我。那是改变生活的时刻。所以我带他去了我们的住地,和母亲团聚。然后我们三个人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1948年,哈利娜一家三口从意大利的热那亚乘船前往秘鲁。坐车、坐船、坐飞机,辗转巴西和玻利维亚,在为期一个月的旅途后,他们最终抵达了利马。

哈利娜:“1948年,我们终于抵达了,我们非常幸福,首先是因为我们得以逃命,其次,我父亲很高兴,因为他现在和他的兄弟住在一起。// 对我母亲来说,华沙是一个她再也不想见到的城市。她的父母和兄弟在那里被杀害,因此,她再也不想踏上华沙的土地。我们三个人能平安无事来到利马,这也是一个奇迹。走出大屠杀确实是一个奇迹。在秘鲁的生活是我最幸福的几年。首先是因为我结交了很多朋友,其次是因为我在利马遇到了我的丈夫、坠入爱河,并于1959年结婚。他是一位土木工程师,我们有3个女儿和6个孙子。”

 

缅怀大屠杀受害者。
图片来源: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缅怀大屠杀受害者。

 

在逃离华沙70多年后,回顾这一切,哈利娜感谢在大屠杀期间提供帮助的无名英雄——许多非犹太裔欧洲人和其他冒着生命危险施以援手的人。

哈利娜:“我认为这是我的命运。上帝的恩典以某种方式让我得以活下来,先是在华沙犹太区,然后是我经过的其他国家,直到最终进入这个国家。直到今天,我对秘鲁有很多的爱,而且我对秘鲁感到非常亲切,远远超过了对波兰的亲切。我从不想回去。我曾想获得波兰国籍,但波兰却拒绝了我。这很不公平。我的波兰语说得很完美,但是没有身份文件,因为一切都在聚集区中被烧毁了。我认为在某个时候波兰当局会意识到我所说的一切都是诚实的事实,而他们让我经受了严重的不公正。”

哈利娜表示,很多当年逃离波兰的大屠杀幸存者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是“每一个在这场大屠杀、这场可怕的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她希望通过与世界分享她的故事,避免大屠杀的悲剧重演。

哈利娜: 首先,(大屠杀的悲剧)不会再发生。这是可怕的种族灭绝事件。大屠杀是一门需要进行研究的学科,学校必须认识到发生了什么,其根本目的是确保它不会再发生。因为有六百万人丧生。这很重要。联合国还应发挥作用,对一无所知的年轻人进行教育。我们幸存了下来,因此我们要分享发生的事情,讲述我们的故事。”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