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犹太大屠杀幸存者自述:生于战时却被爱包围 “我寻求希望并回馈世界“

2021 年 2 月 8 日

1941年至1945年,纳粹对欧洲少数种族及政治群体展开迫害,犹太人遭到广泛的系统性屠杀,大约有600万人成为种族灭绝行动的受害者。出生在荷兰的犹太人瓦蕾德·卡特(Vered Kater)在好心人的庇护下幸免于难,并随后移居至以色列,成为了一名护士。她说,她的人生使命就是为别人带来使她走出大屠杀阴影的深切关怀。今年1月27日是奥斯维辛-比克瑙纳粹死亡集中营解放76周年纪念日,瓦蕾德近期向联合国新闻讲述了她从大屠杀中逃生的故事。请听张立的报道。

瓦蕾德:“人们必须了解,(大屠杀)可能会再次发生,因为它会慢慢发生,不是嘣嘣蹦突然爆发,它发展地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缓慢。然后你发现你错了。你不能阻止它发生。我们必须谈论它。你无法将它隐藏起来。” 

东躲西藏和“战时父母” 

生于战时的瓦蕾德近年来一直为发展中国家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为卫生事业留下了一笔遗产,但在童年时期,她和亲生父母却为了生存在荷兰东躲西藏。幸运的是,瓦蕾德遇见了两个毫无血缘关系、却冒死相救的人—— 她的“战时父母”。在她数月大的时候,他们将她藏了起来,帮她躲过了这场恐怖的浩劫。 

瓦蕾德:“我生于1943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期,在荷兰南部的艾恩德霍芬(Eindhoven)市。那个城市的大多数人都在飞利浦的工厂工作。 

我‘父亲’也是如此,这很幸运,因为飞利浦很照顾其犹太职员,而荷兰已经被德国人占领了。飞利浦有一个专门的部门,所有的犹太人都在那里工作。在1942年底,飞利浦听说那些在工厂受到保护的犹太人都将被围捕,他为所有犹太人都找到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家庭。那时我才六周大。 

一位工人将我带到他姐姐的家中,他们把我藏在橱柜里,但我开始长大并发出声音,在大约两三个月大的时候,我无法继续躲在橱柜里。 

 

缅怀大屠杀受害者。
图片来源: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缅怀大屠杀受害者。

 

因此,我的‘战时父亲’,我就是这么叫他的,我的‘爸爸’,他每天在艾恩德霍芬市工作,在周末去阿姆斯特丹附近一个村庄看望他的妻子。在我大约两个半月、三个月大时,他给了我一颗安眠药,把我包裹起来,放在一个纸板箱里,带我一起去到他妻子那儿,他的妻子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一直想怀孕,但没有成功。突然间,他们有了一个小婴儿。他们把我看作是上帝的礼物。“ 

这一经历让瓦蕾德永生难忘,她甚至将在二战中度过的童年视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瓦蕾德:“是的,他们让我知道什么是爱,他们在没有经济报酬的情况下帮助他人,也没有到处说‘我做了这些……’。他们就这样做了。他们爱我。 

我完全没有想到,还有好人。我一直说,战争时期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这听起来很奇怪。他们向整个村庄传言,我是战时父亲未婚姐姐的女儿。因此,大家都传言说:‘哦,这是德国婴儿。那好吧。’那意味着我可以自由地在那个村庄长大,我过着美好的生活,我的战时父母都是美好的人。直到今天,他们都是我的‘妈妈’和‘爸爸’。"

 

夕阳下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这里已成为大屠杀、灭绝种族和恐怖暴行的象征。(2013年资料图片)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
夕阳下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这里已成为大屠杀、灭绝种族和恐怖暴行的象征。(2013年资料图片)

“为什么犹太人被如此讨厌?” 

与此同时,她的亲生父母和兄弟也分别藏身在不同的地方,而生活在幸福中的瓦蕾德对笼罩在四周的恐怖一无所知。1945年,她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她的家人在大屠杀中幸存下来。二战虽然结束了,但对犹太人的歧视和排斥却远未结束。生于战时却被爱包围的瓦蕾德开始了解到这是一场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 

瓦蕾德:“ 我被叫做犹太小妞,我住在荷兰南部的信奉天主教的地区,那里并不喜欢犹太人。我开始阅读,并读到了关于大屠杀的文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天主教的南方地区,他们在诅咒我们犹太人,而我阅读的内容使我意识到这是有问题的。我必须弄清楚犹太人怎么了。我必须找到答案,作为一个犹太人究竟意味着什么。所以我离开了。“ 

作为一名从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犹太女孩,她提出了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为什么犹太人如此被讨厌?  

为了找到答案和寻求重生的希望,瓦蕾德移居至以色列,并成为了一名护士。 她说,这个选择不是出于对这一事业的任何特殊了解,而是为了寻找希望,为他人带来关怀,以此报答 “战时父母“给她的无条件的爱。

 

大屠杀纪念图片。
联合国图片
大屠杀纪念图片。

 

瓦蕾德:“我想回馈世界。有句犹太谚语说‘拯救一条生命的人可以拯救整个世界’,我很想这样做。30或40年以来,我一直走访第三世界国家/地区,帮助人们更好地照顾自己和孩子。当一名窒息的孩子获救时,我会很感动。这些都是美好的小事,而不是英雄的壮举。这棒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活着,而其他许多人却死了,但是我尝试做点对世界有用的事。"

虽然瓦蕾德可能是大屠杀时期最幸运的人之一,但她仍对肇事者充满控诉,同时也呼吁为大屠杀遇难者寻求正义。 

瓦蕾德:“我觉得德国人夺走了我的童年,我没有得到很多快乐。我不知道家庭意味着什么。就是因为大屠杀。就是因为大屠杀。就是因为占领。因为无辜的人被屠杀。而且,我们必须倾听彼此、接纳有其他信仰的人来阻止下一次大屠杀的发生。无论在哪个国家,他们都是受伤害的人,需要爱的人,需要照顾的人,他们相信另一个上帝。我们从大屠杀中吸取的一个教训是,我们应该记住,人们是不同的。但是,如果我们互相倾听,我们有着同样的声音。我们有同样的痛苦。我们需要爱。我们需要照顾。"

 

大屠杀幸存者瓦蕾德·卡特出席2019年仰光联合国新闻中心一年一度的缅怀大屠杀国际纪念日纪念活动。
仰光联合国新闻中心
大屠杀幸存者瓦蕾德·卡特出席2019年仰光联合国新闻中心一年一度的缅怀大屠杀国际纪念日纪念活动。

 

2005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指定1月27日为一年一度缅怀大屠杀遇难者的国际纪念日。瓦蕾德曾于2019年的这一天在联合国位于仰光的新闻中心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她说,她叫“卡特”,在英文中与猫这个单词的发音相似,而她自己的命运也像有着几条命的猫一样,死里逃生。 

然而,对于“为什么犹太人被讨厌”这个问题,她至今也没有找到答案。 

瓦蕾德:“许多人都以自我为中心。金钱和舒适被奉为新的上帝,我不认为人们真的相信一个人会如此糟糕以至于屠杀一个宗教的信徒,人们很难相信大屠杀发生了,但它就是发生了。然而,我仍然没有发现为什么所有人都讨厌我们。我觉得,我永远也不会发现…… ”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