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致力协调,拯救生命,改善全球人道主义状况——专访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官员杨臻黛博士

2021 年 1 月 22 日

2020年是人类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肆虐,因自然灾害和人为冲突所导致的人道主义危机给世界带来严峻挑战。2021年伊始,《联合国新闻》对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简称OCHA或人道厅)中央应急基金(Central Emergency Response Fund,CERF)官员杨臻黛博士进行了专访,请她对2020年和2021年的全球人道主义形势和工作情况进行回顾和展望。请听李茂奇所做的采访报道。

联合国新闻:2020年,世界人道主义危机不断,从全球新冠、非洲之角蝗灾、粮食危机,到孟加拉国水灾、也门冲突、叙利亚危机、黎巴嫩爆炸,再到刚果民主共和国、中非共和国、南苏丹、委内瑞拉等国家和区域的难民,以及苏丹、阿富汗、海地等国的长期综合危机,全球人道主义形势可谓纷繁复杂,动荡不安。在这些危机背后,具有怎样的特点和趋势?

杨臻黛:过去一年,确实是人类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全球人道主义危机此起彼伏,在强度、频率、持续时间、复杂性等方面都前所未见。在经济上,新冠疫情引发了全球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极端贫困率自1998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升,失业率激增,饥饿上升,2020年底有2.7亿人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比新冠爆发前增加了82%;在政治上,局势紧张,冲突加剧,暴力增加,给平民造成沉重打击,对儿童的影响尤其严重,救援工作者不断受到袭击;境内流离失所者和跨境难民数量分别攀升到6500多万和2000多万,许多人处于长期流离失所状态;气候变化影响巨大,引发人道主义灾难,加剧了世界的长期脆弱性;疾病暴发不断增加,冲击了各国的基本卫生服务,令数十年来取得的成绩处于危险之中;新冠疫情进一步暴露了性别不平等问题,以及妇女和女童遭受性暴力的问题,并使得包括妇女、女童、残疾人、老年人和精神疾病患者在内的本已脆弱的群体的生活更加艰难。

 

UNICEF South Sudan/Maria de la Guardia
在南苏丹洪灾中流离失所的人们

 

联合国新闻:在纷繁复杂的形势和严峻的挑战下,全球人道主义工作在2020年取得了哪些成绩?

杨臻黛:面对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去年一年,全球人道主义工作者以坚韧、勇气、实干和创新,砥砺前行,创出了不凡的业绩。据人道厅12月初发布的《2021年全球人道主义状况概览》(Global Humanitarian Overview 2021)的统计和估算,2020年,全球有9800万人获得了人道主义援助,占人道主义应急计划目标救助人口的70%,比2019年提高了6%。2020年的前九个月中,有近1亿人获得了直接粮食援助;上半年,有1420万人获得了安全的饮用、烹饪和个人卫生用水;得益于“非洲之角”的蝗灾控制行动,截止11月中旬,有1300万人的生计和粮食安全得到了保护,避免了价值超过4.56亿美元的150万吨农作物的损失;上半年有340万名儿童接种了麻疹疫苗,630万名儿童接种了脊髓灰质炎疫苗;截止11月中旬,有4900多万人接种了黄热病疫苗,分发了超过850万剂霍乱疫苗;前十个月中,有250万名儿童获得了针对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治疗;截止11月中旬,1080万人获得了包括法律援助、性暴力应对咨询服务、社会心理支持等在内的保护服务。

 

© UNOCHA
叙利亚男孩儿在制作纸口罩

 

在新冠疫情应对方面,截止11月中旬,人道主义工作者向171个国家发送了超过10万立方米的抗疫物资,为180万医护人员配备了个人防护用品和设备,向7370万人提供了水与卫生健康用品和服务,向7480万名儿童和妇女提供了基本的卫生保健服务,向1500万人提供了应对新冠社会经济影响的生计支持,对230万名医疗卫生保健人员进行了新冠病例发现和管理的培训,并向7470万名儿童、父母和儿童照顾者提供了心理健康和社会心理支持。

而凝聚在所有这些宏观数据背后的,是每一位人道主义工作者胼手胝足的辛勤付出!

联合国新闻:展望2021年,全球人道主义救助计划和资金需求如何?

杨臻黛:每年末,人道厅会协同联合国系统内包括世界粮食计划署难民署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粮农组织国际移民组织等具有人道主义救助职能的机构,发布一份《全球人道主义状况概览》报告,这是全球人道主义事务上最权威、最全面的年度旗舰报告,通过全面、科学、协调的分析和测算,成为各方工作的纲领性指引。

 

Mahmoud Fadel-YPN for UN/OCHA
也门的流离失所者

 

每年的《概览》会公布三个核心数字:需救援的总人数(people in need)、联合国系统及伙伴组织纳入救援计划的最脆弱的目标救援人数(people targeted)、联合国系统机构间经过协调的救援呼吁计划所需投入的资金量(funding requirements)。

根据《概览》的测算,2021年全球将有2.35亿人需要人道主义救助和保护,也即每33人中有一人需要救助,这与一年前的1.68亿人,也即每45人中有一人需要救助相比,增长了40%,是2012年的6200万人的近四倍。假如把这2.35亿需救援的人口作为一个国家,将是排在中国、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之后的第五大人口国,比巴基斯坦的2.2亿人还要多,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

这其中,联合国及其伙伴在2021年计划针对56个国家的1.6亿最脆弱的人群提供救助,需要35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这是2012年的9200万美元资金需求的近四倍。过去十年,尽管每年的到位资金有所增长,但是无法满足需求,资金缺口逐年扩大。

 

©UNOCHA/Michele Cattani
逃离战乱冲突而栖身于临时营地的马里人

 

联合国新闻: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人道主义工作应该采取怎样的应对战略?

杨臻黛:复杂和持久的人道主义危机状况,要求人道主义工作者不断变革、优化、创新工作。综合来看,要降低、减缓人道主义灾难,提高危机应对效率和效果,必须从几个根本性的战略方向上着手。

首先,要加强和平、发展、人权、人道等领域的合作、互补,综合预防和减少战乱、冲突、暴力、贫困、不平等,缓解人口激增、环境恶化、自然灾害等深层次的问题,帮助危机国家和地区走上包容性、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是预防和减少人道主义危机的根本出路。其次,要加大宣传和募资力度,动员来自政府、企业、民间等各个方面的更多的资金和物资,以满足人道主义救援的需求。第三,要进一步优化和提升工作水平,提供更加迅速、协调、有效的援助和保护,比如,更精准地进行需求监测和分析,将应急计划和行动精准聚焦于最脆弱、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和人群;以最适宜的形式(包括实物、现金、当地能力建设等)和机制,把援助送到需要的人群;进一步探索预测性数据和模型的应用,加强预警,采取早期行动,减轻人道危机的危害;进一步改革创新,运用先进技术,改善工作机制,等等。最后,要建立和加强广泛的伙伴关系,开展跨部门合作,加强协调,避免真空、重复和灰色领域,调动各方积极性,优势互补,从各个方向全面促进全球人道主义领域的工作。

 

©FAO/Petterik Wiggers
2020年东非蝗灾

 

联合国新闻:针对2021年的重点举措有哪些?

杨臻黛:在具体工作上,面向2021年,进一步改善救灾行动的几个重点方向包括:进一步推进性别平等,预防、缓解和应对基于性别的暴力,提高妇女在人道主义行动中的参与和决策;继续发挥人道厅所管理的全球中央应急基金(Central Emergency Response Fund,CERF)和国家集合基金(Country Based Pooled Funds,CBPFs)的作用,及时、高效、协调地向最迫切需要的地方提供快速、灵活的资金,并发挥指引、催化和杠杆作用;增强救灾属地化,加强当地领导和参与,尤其要鼓励由妇女、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所领导的非政府组织的参与;进一步强化对受灾者的责任,以受灾社区为中心,确保他们有权对自身备灾、响应和恢复方面的优先事项进行决策、行动和评估;进一步探索提高现金与代金券形式的救助,运用新兴技术来进行注册、验证、支付、监测和评估,提高救助的效率和效果;对个人和社区进行多维度、跨门类的救灾需求联合分析,按优先顺序来战略、科学、综合地干预和解决;加强对自然环境、社会、经济、政治、军事、公共卫生等多方面的复合风险的监测,及时发现人道主义局势变化,有针对性地选择缓解与干预措施。

 

© UNOCHA
志愿者在叙利亚流离失所者营地开展新冠防护宣传

 

联合国新闻:你个人对2021年人道主义工作有何展望?

杨臻黛:应该看到,在危机之中,人道主义事业也面临了新的机遇,显现了创新、亮点和希望。我认为,未来工作的突破在于创新,包括技术、工作方法和机制等各个方向上的创新。

在技术创新方面,要把互联网和新兴技术进一步运用到人道主义救援中,比如,将人工智能运用于疫情测绘、预警、筛查、诊断和治疗,以移动通讯设备进行实时调查和需求评估,运用3D打印来支持救灾物品的生产,用无人机来运送医疗用品和其它救灾物资等。

在救灾方法创新上,近年来,人道厅大胆进入预见性行动(anticipatory action)领域,与世界银行、气候研究中心等机构合作,利用预见性数据和模型开展分析和决策。2020年,人道厅所辖的中央应急基金(CERF)首次拨付了预见性行动资金,基于灾情预测分析模型,对索马里饥荒和孟加拉国洪灾的早期应对行动给予拨款,赢得了拯救生命的宝贵时间,降低了救灾成本,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绩。

 

©HFO Project Syria via UNOCHA
流离失所的叙利亚家庭

 

在工作机制创新上,以中央应急基金为例,传统的机制是面向特定国家的特定灾害进行拨款,而在新冠暴发伊始,中央应急基金果断改变工作机制,首次面向联合国机构进行了9500万美元的全球抗击新冠的整体拨付。传统上,只有联合国系统内的机构才能作为中央应急基金的直接接收方,而在新冠救灾中,基金打破常规,通过国际移民组织首次向24个一线非政府组织拨付了2500万美元救灾资金。传统的救灾形式是提供实物,而在新冠疫情中,针对粮食不安全问题,基金向6个国家提供了8000万美元现金形式的救助,高效、灵活、低成本地满足了灾民的生活需求。此外,中央应急基金不断改革和优化工作流程和系统,提升运行效率和水平,出色发挥了紧急救援、协调行动和指引投向的作用,这些都是令人振奋的创新和成就。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2021年全球人道主义状况概览》前言中,主管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兼联合国系统紧急救济协调员马克•洛科克(Mark Lowcock)写道:“2020年表明,人类的前进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不可阻挡的力量,几十年的发展进程会被一种病毒逆转。把事情拉回正轨并非不可能,但也并非必然发生,这需要有意识的行动和集体的努力,需要每个人用自己的肩膀顶住车轮,努力朝着同一个方向往前推进。”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主管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兼联合国系统紧急救济协调员马克•洛科克参加安理会会议

 

联合国人道厅的宗旨是“致力协调,拯救生命”。2021年伊始,站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我们面临一个抉择:是任由四十年中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被逆转而灰飞烟灭,还是携手努力,找到扭转局面、应对人道主义危机的出路?我想,毫无疑问,我们选择后者。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中文简介:https://www.unocha.org/sites/unocha/files/This_is_OCHA_2020_CHI.pdf
联合国人道主义中央应急基金(CERF)捐款网址:https://cerf.un.org/donate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纪念“世界人道主义日” 推进全球人道主义救援事业 ——专访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官员杨臻黛博士

近年来,全球人道主义危机不断,因战争冲突、自然灾害等原因而遭受危机的跨境难民、境内流离失所者和其他灾民的人数持续攀升。而且,在一个全球密切关联的时代,各地的危机不仅影响本国,也波及本地区,乃至对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等诸多方面产生影响,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在2019年8月19日第十一个“世界人道主义日”(World Humanitarian Day)之际,我们对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官员杨臻黛博士进行了专访,请她对“世界人道主义日”、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目前全球人道主义事务的形势与未来工作展望,以及中国与国际人道主义事业等方面作一介绍。

【专题报道】“全球人道主义行动的重要推动者”:联合国中央应急基金——访该基金财务官员杨臻黛

面对全球频繁、复杂、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联合国在全球层面的救援领导和协调至关重要。作为联合国秘书处所管辖的最大的信托基金,中央应急基金(Central Emergency Response Fund, CERF),是联合国人道主义救援系统中的一个核心金融工具。12月7日,中央应急基金成功举行了为2019年募资的年度认捐大会,共筹得4.39亿美元。同时,当天为2018年筹集的额外款项使得本年度的筹资金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54亿美元。募捐会议后,我们对该基金的财务官员杨臻黛进行了采访,请她就基金的成立背景、运作特点、成功经验和未来前景做了介绍和展望。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