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疫情后的欧洲须重建一种不抛弃任何人的“幸福经济”

2020 年 6 月 2 日

欧洲,尤其是西欧部,一度是继中国之后2019冠状病毒病的第二个“风暴”中心。目前,在欧洲的许多国家,疫情的高峰已经过去,各国开始放松一度极其严格的封锁措施,人们可以开始进行小范围的旅行,甚至在东欧少数几个国家之间,人们可以再次自由进出。相应的,从封锁开始以来可以说戛然而止的经济活动,将会随着重新开放的节奏而逐步恢复。在这样一个时刻,世界卫生组织提醒欧洲各国,在恢复的过程中,必须投资于公共卫生,将其视为经济驱动力,而不是包袱,同时要采取社会政策,纠正新冠大流行所凸显出来的社会不公平,创造一种包容“所有人”的“幸福经济”。请听黄莉玲的报道。

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共有53个国家,居住着9亿人。截至6月1日,该区域已确认超过216万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18万多人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区域主任克鲁格(Hans Henri P. Kluge)5月28日在哥本哈根举行的在线记者会上表示,在过去两周里,欧洲区域的累计病例增加了15%,仍占全球病例的38%和死亡的50%。

 

 

克鲁格:“在过去14天里,累计确诊病例总数最高的五个欧洲国家依次是俄罗斯、英国、土耳其、白俄罗斯和意大利。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和法国继续占欧洲所有新冠死亡人数的72%。”

在欧洲所有的新冠死亡中,有94%是60岁及以上的人,而所有死亡中有59%是男性。同时,在所有死亡中,有97%是至少患有一种基础疾病的人,其中心血管疾病为主要的合并症。

克鲁格表示,从欧洲正式报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到目前已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人们都非常渴望重返“正常”的生活。

克鲁格:“随着时间一周一周地流逝,可以理解,人们和政界人士都渴望重新开业,重返工作场所。世卫组织欧洲区域的48个国家正在调整其公共卫生和社会措施。首先放宽的最普遍的措施是放开非必要业务,并放宽国内流动限制。”

欧洲国家目前正在根据各自疫情的具体情况,采取适当的有控制的重新开放措施。在德国,所有规模的商店都允许在采取额外的卫生和社交距离措施的基础上重新开放。在意大利,人们一度不能离家200米,这一管制现在开始放松,从6月3号开始,在意大利国内地区间的旅行以及前往和离开该国的旅行都将被允许。法国也同样,从5月中旬开始放松封锁措施,从6月2号开始,人们可以将在100公里的范围内旅行。

克鲁格:“让我们记住,我们不是在用生计来衡量生命,也不是在用财富来衡量健康。这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没有人就没有经济,控制不了新冠病毒的传播,就不可能有经济复苏。因此控制病毒与经济复苏是相辅相成的。保护经济的最佳方式就是保护人民。”

 

儿基会向西班牙运送的第一批援助物资包括4万8000支洗手液和7200副手套。
© 儿基会图片/Estefanía García Díaz
儿基会向西班牙运送的第一批援助物资包括4万8000支洗手液和7200副手套。

 

克鲁格表示,欧洲正在进入经济衰退。2020年上半年,经济产出预计将崩溃,其中大部分收缩发生在第二季度。假设病毒得到控制,则经济有望恢复。

根据欧盟的《春季经济预测》,预计今年欧洲的GDP将收缩约7.5%,比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严重得多,而2021年将仅反弹6%。

克鲁格:“世卫组织感到关切的是,欧洲各国对这次危机的应对会与十年前那次衰退时一样。当时欧洲许多国家通过削减公共卫生支出来应对危机。在2008年至2013年期间,欧洲约有一半的国家人均公共卫生支出下降。这使得许多人无法获得所需的医疗保健。”

在上一次经济危机过后的2013年,在28个欧盟国家中,有19个国家医疗保健需求未得到满足的人口与2008年相比增加了300万。此外,由于必须自费支付医疗保健费用,多达9%的家庭陷入了贫困或是贫困进一步加深。

克鲁格:“削减卫生支出的国家为摆脱经济冲击而苦苦挣扎。我们必须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今天,我们的首要任务必须是投资于健康,投资于社会保护,最重要的是避免紧缩政策,紧缩政策破坏了欧洲许多人的生活。投资卫生和社会保护,尤其是在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是负责任的政策行动的标志。”

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到了所有的人,但这一疾病并非“平等地”影响了所有人,有些群体受到的影响更大。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包括从事非正规工作的人们、贫困的人们、独自抚养孩子的母亲等,由于这一传染病而变得更加脆弱。

克鲁格:“新冠大流行凸显了一个基本真理:当任何一个人缺乏健康和护理时,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可以真正安全。”

在最近几周中,许多欧洲区域国家和社区采取了行动,以减轻人们的不安全感,加强社会结构,并支持健康。例如,乌兹别克斯坦低收入家庭的社会津贴已暂时延长了6个月。在西班牙,已经为无家可归者引入了租金援助计划,并且正在引入更具实质性的收入保障政策。塞尔维亚的志愿组织已帮助罗姆儿童进行远程学习。在波兰,有8岁以下儿童的父母可以额外获得14天的育儿津贴。芬兰的自由职业者和自营职业者将暂时获得失业救济。在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正在向弱势人群和儿童提供食品、医疗用品和财政援助。

克鲁格:“决策者即使在困难的情况下也可以进行选择。我们不能把任何人抛在后面。我们无法承担将任何人落在后面的后果。我们可以更好地重建,建设一个更加平等和包容的经济体系。”

克鲁格强调,复苏必须带来一种不一样的经济,他将其称为“幸福经济”。

克鲁格:“幸福经济意味着:它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经济,为所有人提供安全网并保护一线工人的经济,有助于绿色气候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在幸福经济中,公共卫生被视为是卫生部门就业的驱动力,尤其是对年轻人而言,是经济、安全与和平的保障。”

克鲁格最后表示,在战胜新冠大流行之外,所有国家不久将面临的巨大考验是,当前因大流行而激发的“共同目标感”是否会在危机之后影响我们的社会,提供让所有人都受益的社会契约,建立一个对所有人都公平和安全的“更好的社会”。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