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世卫组织考察西班牙 肯定“封城”效果

2020 年 4 月 14 日

作为全球确诊病例人数第二多的国家,西班牙的2019冠状病毒疫情引人关注。近期,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前往西班牙,进行了为期八天的考察,专家组组长艾尔沃德在4月8日召开的在线记者会上介绍了此行的主要情况,指出政府的防控措施已经开始收效,为了跑在病毒之前,“封城”十分有必要。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区域主任克鲁格(Hans Kluge)在8日举行的在线记者会上表示,虽然美国已成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但欧洲的情况仍然引人担忧。

克鲁格:“全球确诊病例人数前十的国家中,有七个位于欧洲。其中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和法国的病例数量仅次于美国,而英国、土耳其和瑞士则排在中国和伊朗之后。此外,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比利时和瑞士等国的死亡率也高于预期。”

克鲁格表示,目前,西班牙的确诊病例数量已超过意大利,居欧洲之首,但该国的疫情防控也出现了一些向好的态势。

克鲁格:“在实施了15-20天的禁足令后 ,病例的增长速度似乎有所放缓,新增死亡人数也有了减少的迹象。首都马德里仍是全国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但令人欣慰的是,当地每天的死亡人数也正在趋于平稳。”

 

Unsplash/Manuel
西班牙街头消杀

 

据西班牙卫生部报告,截至当地时间4月12日21时,全国累计确诊16万9496例,累计死亡1万7489例,累计治愈6万4727例,过去24小时新增确诊3477例,新增死亡517例,新增治愈2336例。其中新增确诊人数已降至3月21日以来的最低值。

西班牙政府表示,在不解除封闭状态的情况下,将从13日起逐渐恢复部分行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但建议尽量远程办公,同时还将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发放口罩。

中国驻西班牙临时代办姚飞4月11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在西班牙共有95名中国公民确诊,其中留学生5人,侨胞90人,共有4例重症,3例危重,2例死亡,另有38人症状较轻居家观察。首架接回在西留学生的临时商业航班共搭载约170人,已于4月12日从马德里起飞。

姚飞表示,在西的中国留学生共有约1.6万人,疫情发生以来已有约1000人先后回国,绝大部分人则选择留下,使馆已向留守学生寄送了2万余个口罩,并将陆续发放国内提供的健康包等物品。

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曾在今年二月率专家组来华的加拿大流行病学家艾尔沃德(Bruce Alyward),刚刚与世卫组织团队结束了对西班牙为期八天的考察。他在记者会上介绍了考察的主要情况。

艾尔沃德:“考察组于4月4日抵达西班牙,在八天的时间里,除马德里外,还走访了疫情同样严重的巴塞罗那和托雷多等地,参观了两家深入参与救治工作的大型三级护理中心,部分初级卫生中心,几家为应对患者过多而建立的大规模野战医院,并会见了负责核酸检测的专家团队,对该国的抗疫工作进行了全面的了解。”

异乎寻常的“爆炸式”增长

 

© 儿基会图片/Javier López Tazón
西班牙马德里,禁足令期间,7个月的莱昂每天和父母一起从自家窗口观赏邻居表演的木偶戏。

 

回顾西班牙疫情的发展经过,艾尔沃德表示,与其他国家相比,病毒在该国的蔓延速度超乎寻常,呈现出惊人的“爆炸式增长”。

艾尔沃德:“2月23日前后,西班牙每天报告的病例数量仅2-3例,且主要都是来自旅游胜地和度假岛屿的输入性病例,应该说疫情并不严重。然而仅仅过了不到两周,到3月7日,病例就已遍布全国所有17个区,一波主要来自意大利北部的输入性病例引发了多起聚集性感染,每日确诊人数在很短的时间内从2-3例骤增至500例,患者数量每两天就会翻倍。在随后的一周,也就是3月7日至14日,病例数量更是翻了近20倍。”

面对日益严峻的疫情,西班牙政府在3月14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要求全国百姓尽量待在家中,该紧急状态将至少持续到4月26日。艾尔沃德表示,从数据分析来看,“禁足令”已经收到了效果。

艾尔沃德:“从移动通讯运营商等多方汇总的数据来看,上述措施使全国人口流动减少了70%,病例的增速也随之放缓。三月上半月,患者数量每两天就会翻倍,到下半月已经延长到了五天。由于担心医疗系统不堪重负,可能将无力再收治新增患者,政府在三月底再次将防控措施升级。到专家组离开时,新增病例翻倍所需的时间已经增加到了八天以上。这些数字带来了希望,证明‘非常手段’的实施确实正在延缓疫情的蔓延。”

不只是肺炎、不仅是老年

艾尔沃德表示,从临床特征来看,西班牙重症患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中青年。

艾尔沃德:“西班牙重症监护室里有63%的人年龄在69岁以下。在专家组所走访的一些医疗机构中,重症监护室里有80%的患者都不到70岁,这意味着疫情对该国的劳动力群体造成了沉重打击。”

艾尔沃德指出,新冠病毒不仅仅是一种肺部疾病,病毒在患者体内所引发的症状,以及疾病的严重程度,都超出了想象。

艾尔沃德:“许多患者在重症监护室内接受治疗长达三周,且离开时情况仍然严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最终康复。西班牙一名经验丰富的重症科医师表示,不能简单地将新冠病毒感染视为肺炎,因为这种病毒对人体各个系统都会带来异常严重的影响,破坏性极大。”

要跑在病毒之前,“封城”绝对必要

艾尔沃德表示,结束西班牙之行后,考察组得出了四点主要结论。首先,鉴于病毒感染的巨大风险、严重后果,以及疫情传播的惊人速度,“封城”绝对有必要。

 

© 儿基会图片/Sergio Robles
西班牙马德里,4岁的鲁本和妹妹与母亲达尼艾拉一起待在家中。一边在家工作一边照顾两个孩子并非易事。

 

艾尔沃德:“西班牙病例如此快速的增长说明,新冠病毒在特定情况下可能发生‘暴发式’传播,但具体是何种情况,目前尚不清楚。因此,眼下正在许多疫情较为缓和的地区所采取的封闭措施是绝对有必要的。我知道居民常常觉得封城对自己的生活造成了许多不便,会抱怨根本没几个人生病,自己却要牺牲那么多,但是面对新冠疫情,我们绝对要跑在病毒前面,因此类似的手段非常有必要。”

整间医院、1000张病床都是新冠病人

其次,艾尔沃德表示,各国的医疗系统都必须为超乎想象的极端情况做好准备。

艾尔沃德:“西班牙的卫生系统相当完善,但即便是再强大的医疗体系,也可能在短时间内被疫情彻底摧垮。因此,各国都需要做好极端情况下的应对计划。我接触过的许多国家常常会说,我们的隔离病房和病床都很充足。但他们需要设想的是,当整间医院、1000张病床,都被新冠患者占据时该怎么办?重症病床数量必须增加四五倍才能满足需求时该怎么办?这就是眼下西班牙的现实。我们当然不希望每个国家都经历如此严峻的情形,但鉴于这种病毒的特性,政府必须为前所未有、超乎想象的极端情况做好详细的应对预案。”

封城结束后的“新常态”

艾尔沃德进一步指出,封城和限行等措施极其重要,能够延缓病毒的传播,但仅靠封城并不会让疫情终止。

艾尔沃德:“阻止疫情的关键不是封城,而是要让新增病例快速减少,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确保对所有病例进行检测,对轻症患者实施隔离,从而切断传染源,为疫情之下岌岌可危的医疗系统减轻压力。”

艾尔沃德表示,封城措施为防控工作争取了时间,政府能够利用这段时间,努力加强医疗系统的应对能力,并创造出实现安全过渡所需的环境。

艾尔沃德:“封闭措施所提供的窗口期,是为了让我们做好准备,能够适应封城结束后的‘新常态’。政府必须做足准备,同时让公众明白,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并不是封闭措施解除之后,一切就能重回以往。我们必须理解这一点,理解这种‘新常态’意味着什么,必须增加重症监护室、提升公共卫生系统应对能力、检测所有疑似病例、迅速有效地隔离轻症患者、研究和了解究竟是何种情况导致了疫情的‘爆炸式’蔓延,并严格出入境管控,这些工作都必须做到。”

与其批评指责,不如思考对策

针对记者询问西班牙政府在疫情早期是否存在防控不力,才导致病例飞速增加的问题,艾尔沃德表示,面对已然发展至此的新冠疫情,与其批评指责,不如更多地思考如何做好下一步的防控工作。

 

Unsplash/Philip Hawkshaw
西班牙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

 

艾尔沃德:“我们正处在一场战斗之中,一场非常严肃的战斗。病毒所造成的后果,我们才刚刚开始有所了解。作为流行病学家,我们所关注的是如何继续战斗下去。全球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们必须接受现实,采取眼下所有可能的措施来挽救生命,减缓传播,让社会和经济在‘新常态’下恢复运转。我们不知道为什么疫情在部分国家发展得尤其迅速,有些国家在疫情初期的经历非常相似,但随后的发展轨迹却截然不同,这正是传染病学的挑战之一。很难去评价疫情早期的一些措施是对是错,相比之下,更重要的是去评估目前正在采取的措施是否有效,并根据形势发展迅速做出必要的调整。每一个国家都在努力为国民争取最好的结果,每一个政府都在尽力为百姓做力所能及的一切,全世界都在一边学习,一边应对。既然形势已经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们就必须采取措施应对,争取让疫情早日结束,就我所看到的而言,西班牙政府在这方面付出了坚定的努力。”

钱思文,中国上海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专题报道】疫情之下足不出户面对的挑战和应对之道——一名武汉“过来人”的经验之谈

从上个星期开始,纽约等全美大城市和欧洲许多人口密集的都市都开始实施“保持社交距离”的政策,即在家办公,减少不必要的出行,以应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这意味着人们需要暂时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由“摩肩接踵”变为“离群索居”,通过网络在家来处理公务,进行沟通。工作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在给人们带来一种弥足珍贵的安全感的同时,也使许多人产生了焦虑、不安、沮丧的情绪。联合国新闻记者李茂奇日前通过连线同湖北武汉的一位叫做“笛子”的普通居民进行了交谈,请她分享了自己在过去两个月当中是如何熬过“禁闭”时光的。我们希望通过“过来人”的一席经验之谈,能够对刚刚开始“禁闭”生活的人们驾驭这一突如其来的局面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