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贫困问题专家警告不要进行无节制的私有化“海啸”

2018 年 10 月 19 日

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在向联大提交的最新报告中指出,许多社会中公共产品的广泛私有化正在系统性地消除对人权的保护,并进一步使生活在贫困中的人处于边缘地位。

奥尔斯顿的报告显示,各国所进行的私有化似乎没有限制。在世界各地,公共机构和公共服务部门都被私营公司接管。这些公司致力于从刑事司法系统和监狱系统的关键部分中获利,他们决定教育方面的优先事项和方法,决定谁能获得卫生干预和社会保护,以及选择在什么地方、为谁建设什么样的基础设施,这些决定往往对最边缘化的人造成严重后果。

迄今为止经历的私有化浪潮将很快变成真正的海啸。——奥尔斯顿

而社会保护的私有化往往导致关注经济效率,最大限度地减少花费在每个客户身上的时间,提前结案,想方设法地规定费用,并迎合那些更富裕的人,使那些缺少资源、面临更复杂问题的人进一步被边缘化。

奥尔斯顿说:“迄今为止经历的私有化浪潮将很快变成真正的海啸。”

奥尔斯顿在报告中批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联合国本身,在很大程度上积极推动了基本服务的广泛私有化,而没有考虑对人权或对穷人的后果。他还批评人权组织对这些挑战没有做出足够强烈的回应。

奥尔斯顿指出:“对刑事司法、社会保护、监狱、教育、基本医疗保健和其他基本公共物品提供的私有化,不能以牺牲权利保护为代价。”

他指出,各国不能在明知将核心服务和职能委托给私营公司会破坏某些人的权利的情况下,还这样做,以推卸自己的人权义务。

奥尔斯顿表示,虽然“支持者将私有化视作管理资源和减少财政赤字的技术解决方案,但它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治理意识形态,贬低公共产品、公共空间、同情心和其他一系列对于体面社会至关重要的价值观。 ”

他指出:“虽然私有化的支持者坚持认为它可以节省资金,提高效率并改善服务,但现实世界的证据往往挑战或反驳了这些说法。”

奥尔斯顿强调,私有化的前提与尊重人的尊严与和平等这些假设存在根本性的不同。例如,私有化不可避免地优先考虑利润,将平等和不歧视放在次要位置。应当拥有权利的人转变为了客户;贫困人口、有需求的人口或陷入困难的人则被边缘化或被排除在外。几乎所有的私有化协议都没有人权标准,这些协议也很少包括持续监测方面的条款。

奥尔斯顿强调,现有的人权问责机制显然不足以应对大规模和广泛私有化带来的挑战。人权界不能再忽视私有化的后果,而需要开发新的方法,系统地应对广泛私有化造成的影响,确保人权和问责制成为私有化努力的中心。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