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履行达尔富尔承诺需要采取具体行动  

2022 年 1 月 17 日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卡里姆·汗(Karim Khan)周二告诉安理会的各国代表,在联合国安理会将苏丹达尔富尔局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近20年后,暴行的受害者和幸存者仍在寻求正义和问责。 

在向安理会提交国际刑事法院关于达尔富尔的第34次报告时,卡里姆·汗强调喀土穆当局和国际社会迫切需要合作和采取具体行动。 

去年8月,在上任仅两个月后,卡里姆·汗前往苏丹首都,会见了达尔富尔幸存者、民间社会和政府代表。 

我们必须做得更好 

他说:“我和那些幸存者一样感到沮丧、不耐烦并期望,那个特殊的时刻——安理会首次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的达尔富尔案件——将会收获红利。” 

他说:“但重要的是,正如我在与苏丹政府成员的互动中所说的,这种移交不可能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故事。我们需要共同做得更好——当然这包括我的办公室,也包括安理会——以确保移交的承诺和目的与具体行动相结合。” 

达尔富尔冲突始于2003年苏丹政府军和达尔富尔反叛运动之间的冲突,苏丹政府军得到了金戈威德民兵的支持。数十万人被杀,还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2005年,安理会将此案提交国际刑事法院进行审理,该法院负责调查灭绝种族罪、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指控。 

尚未执行的逮捕令 

卡里姆·汗报告了最新进展情况,特别是4月份开始对“臭名昭著”的金戈威德领导人阿里•穆罕默德•阿卜杜-拉赫曼进行审判,他通常被称为“阿里·库沙卜”。 

目前有四项逮捕令仍未执行,包括对2019年4月被废黜的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发出的逮捕令。 

其他逮捕令是针对前内政部长阿卜杜拉希姆·穆罕默德•侯赛因、南科尔多凡州前州长穆罕默德•哈伦和正义与平等运动前指挥官阿卜杜拉•班达。 

卡里姆·汗强调,国际刑事法院审理的案件“并非针对苏丹”,而是“针对证据显示其对法院管辖范围内的罪行负有责任的个人。”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卡里姆·汗向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介绍了苏丹情况。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卡里姆·汗向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介绍了苏丹情况。

 

提高效率 

如同安理会提交国际刑事法院的所有案件一样,苏丹是卡里姆·汗的优先事项。 

过去17年来,包括前政权不合作在内的若干因素阻碍了调查人员对该国进行实地访问。 

他说,因此,针对巴希尔和侯赛因的证据需要加强,这需要苏丹当局的合作与协作,也需要安理会和联合国会员国的合作与协作。 

卡里姆·汗谈到了他为提高效率而采取的措施,例如分配更多的调查人员、人员和资源。他还任命著名人权律师阿玛尔·克鲁尼(Amal Clooney)为无偿特别顾问。 

他去年8月对喀土穆的访问还导致与政府签署了关于所有四个逮捕令案件的谅解备忘录,这是首次就此取得突破。 

苏丹当局还承诺与他的办公室更密切地合作,并签署《罗马规约》,即1998年成立国际刑事法院的条约。还达成了一项协议,以确保检察官办公室在喀土穆的长期实地存在。 

变化了的‘风景线’ 

然而,仅仅两个月后,在过渡政府中分享权力的军方解散了文官政府,苏丹的“形势”发生了变化。 

卡里姆·汗说:“从10月25日开始的中断意味着我们失去了焦点。我们正在努力搞明情况。我们不得不暂停积极的调查,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态发展。” 

他表示,去年12月国际刑事法院一个小组访问喀土穆后,情况有了“好转”。领导政变的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将军保证,谅解备忘录仍然有效,他正在考虑合作。 

卡里姆·汗向安理会表示:“他不止一次直接对我和12月的访问小组说,为达尔富尔的受害者伸张正义至关重要。” 

他说:“我们所有人现在共同面临的挑战是,确保这些保证转化为具体、切实的伙伴关系和问责。”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