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届气候变化大会: 妇女首当其冲受到气候危机的影响 

2021 年 11 月 9 日

女性周二登上了全球中心舞台,表明气候变化并非性别中立,采取气候行动需要她们做出努力:投资于妇女和女孩会产生波及整个社区的连锁反应,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她们所掌握的一线知识,尤其是因为新的分析显示,世界领导人在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上的所作承诺仍然在将我们的星球推上一条走向灾难性全球变暖的道路。 

 

在欧洲“行走”了约8000英里后,代表一名年轻叙利亚难民女孩的巨型木偶“小阿玛尔”( Little Amal)准时抵达格拉斯哥,参加第26届缔约方会议的“妇女日”。 

这座3.5米高的活灵活现的艺术品让出席今天全会的人大吃一惊,当时它走上楼梯,与萨摩亚气候活动家布里安娜·弗鲁安(Brianna Fruean)一起拥抱并交换礼物。 

布里安娜给了她一朵代表希望和光明的花,小阿玛尔则回赠了一袋种子。 

布里安娜在全体会议上说:“我们俩都从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踏上旅程抵达这里,但我们生活在一个破碎的世界,这个世界系统性地将妇女和女孩边缘化这一事实将我们联系在一起。尤其是我们都是来自弱势社区的妇女和女孩。”  

这位年轻的活动家提醒与会者,加剧现有不平等的气候紧急情况对妇女的影响往往更大。 

她说:“阿玛尔带来种子是为了分享和激励,种子代表希望。种子的美好之处在于,你必须足够无私地满足这样一个事实,即你可能不会吃到水果或见证开花争奇斗艳,但知道你的孩子将与它的美丽相伴便是值得的。”她在此处是在用种子来比喻在第二十六届缔约方会议上为我们星球的未来所做的决定。 

布里安娜强调,种子需要浇水、修剪和培育才能开花结果。她邀请代表们在会议结束后继续努力工作。 

她说:“当我们的部长们准备好的时候,我会把这些种子种下,但我希望在谈判中和在会议室里,你也能种下种子,当这次会议结束后,你会继续耕耘,这样它们便会在一个美丽的世界中生长,值得像阿玛尔这样的女孩,值得让所有女孩在这个世界中安全地生活。” 

妇女平等与气候危机的关系 

第26届缔约方会议主席阿洛克·夏尔马做了简短的发言,小阿玛尔和布里安娜旁听了他的讲话。 

夏尔马敦促增强妇女权能,向妇女提供支持。他说,“今天是性别日,因为性别和气候深深交织在一起。气候变化不成比例地影响着妇女和女孩。” 

他表示,小阿玛尔和它所代表的叙利亚女孩并不是唯一陷入困境的人: 全世界因气候相关灾害和变化而流离失所的人中有80%是妇女和女孩。 

几千年来,女性与自然有着特殊的关系。她们对其社区的福祉和可持续发展,以及对维护地球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做出了巨大贡献。 

发展中国家的妇女通常最先对管理其周围的环境资本做出反应。从收集水做饭和保洁,使用土地饲养牲畜,在河流和珊瑚礁中寻找食物,以及收集柴火,世界各地的妇女每天都在使用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并与之互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其他联合国机构指出,当被迫长途跋涉寻找养家糊口所需的食物时,妇女也是第一个感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人。 

此外,虽然环境退化对所有人都产生了严重后果,但它尤其影响到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主要是妇女,她们在怀孕和生育期间的健康状况最为脆弱。 

然而,人们对妇女为地球的生存和发展做出了哪些贡献或能够做出哪些贡献的认识仍然有限。性别不平等和社会排斥继续增加不可持续和破坏性环境管理对妇女和女孩带来的负面影响。 

持续存在的歧视性社会和文化规范,如获得土地、水和其他资源的机会不平等,以及缺乏对自然规划和管理决策的参与,往往导致对妇女能够做出的巨大贡献的无知与忽视。 

事关“正义”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之后举行的全体小组会议上对第26届缔约方会议代表说:“应对快速变化的气候是一个正义和平等的问题,最弱势和受影响最大的群体包括土著社区、欠发达国家和我们今天和每天的重点:妇女”。 

佩洛西指出,她带着迄今为止最大的美国国会代表团来参加这次缔约方会议。她宣布国会计划在年底前通过立法,将国际气候融资增加一倍。 

她向代表团中的女性成员表达敬意,并呼吁“和女性一起更好地进行重建。” 

代表团中的一位成员是众议员亚历山德拉·奥西奥·科尔特兹(Alexandra Ocasio Cortez),她是美国国会中最年轻的女性,对采取气候行动和通过立法予以推动从来直言不讳、积极主动。 

她向《联合国新闻》表示,妇女参与气候斗争非常重要。她说:“走出气候危机困境需要全新的领导力。”  

 

来自圭亚那瓦皮查民族的伊马库拉塔·卡西梅罗是一名土著领袖,致力于增强社区妇女的权能。
联合国新闻/Laura Quinones
来自圭亚那瓦皮查民族的伊马库拉塔·卡西梅罗是一名土著领袖,致力于增强社区妇女的权能。

 

从南美到北极,气候变化正在影响女性 

来自圭亚那瓦皮查民族的土著活动家伊马库拉塔·卡西梅罗(Immaculata Casimero)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这也是她致力于增强社区妇女权能的原因。 

她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采访时说,“我们举办培训课程,因为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女性担任领导职务。在社区层面,大多数时候只有男性。这是父权制,这是需要打破的。我们可以比男人更好地担任领导,我们在家庭中发挥领导作用,我们养育孩子。全人类因为我们而存在。” 

卡西梅罗还强调,土著妇女作为传统知识的传播者,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这场危机已经影响到她的家乡社区,今年由于意外强降雨,该社区失去了几公顷木薯作物,而木薯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这种情况也引发了粮食不安全。 

她说:“太阳比人们以前感觉到的要热得多,我们的人民不知道如何真正适应气候,因为应该下雨的时候却出了太阳,而应该出太阳的时候则下起了雨。整个农业系统被气候变化打乱了,我们没有其他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  

在世界的另一边,萨米地区覆盖挪威、瑞典和芬兰的北部大片地区,那里居住着说芬兰-乌戈尔语的土著民族——萨米人。他们也亲身感受到了气候危机。 

年轻的活动家玛嘉·克里斯汀·贾马(Maja Kristine Jama)在第26届缔约方会议的土著展馆中向《联合国新闻》表示:“北极的气候变化发生得非常快。天气在变化,非常不稳定,我们的冬天也极不稳定,冰在应该结冰的时候不结冰。我们所有关于如何管理景观的传统知识也在发生变化。” 

她的朋友那卡卡加维(Elle Ravdna Nakkakajarvi)对出席会议的世界领导人说了这样一些话: 

“其实应该倾听我们的心声;不要只是说你会听。不要做空洞的承诺,因为我们亲身感受到了气候变化,我们对自己地区的土地和水域了如指掌,我们可以提出解决方案。我们值得被倾听。” 

 

第二十六届缔约方会议展馆中的萨米族土著女青年代表。
联合国新闻/Laura Quinones
第二十六届缔约方会议展馆中的萨米族土著女青年代表。

 

科学表明我们仍然做得不够 

今天也是第二十六届会议缔约方会议的“科学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将会议开始以来做出的最新承诺纳入其中,发布了最新实时《排放差距报告》。 

环境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强调:“我们做得还不够,我们还没有达到我们需要达到的水平,我们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更加具有紧迫感,更加雄心勃勃……还有一个领导力差距,我们需要在缔约方会议结束之前看到这个差距缩小。” 

该报告最初披露,根据目前的国家自主贡献承诺,到2030年,世界正在朝着每年减少7.8%的温室气体排放的方向前进,这与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所需的减少55%的排放之间存在很大差距。 

安德森表示,“在这一点上,当我们看我们已经出来的承诺时,坦率地说,是雷声大雨点小。我们需要考虑这是否足够好,或者我们是否能做得更好。”她表示,包括更新后的国家自主贡献承诺在内,到这个十年结束时,全球将只削减8%的排放量。 

安德森补充道:“看到各国都在讨论这个问题,而巴黎的对话没有进行到这种程度,这真的很好,我们对此表示赞赏和敬意,但看到承诺总体上模糊不清,不透明,一些涉及温室气体,另一些只涉及碳……这些承诺很难计算和进行问责。当然,当中的许多承诺涉及2030年后需要兑现。”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