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传统“血清疗法”治疗“新冠”是否奏效目前尚无定论

2020 年 8 月 27 日

8月23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宣布,它已通过紧急授权,允许使用含有康复者抗体的血清(又称血浆)救治“新冠”患者,特朗普总统也对这一所谓突破性的成果感到兴奋。这一新闻的发布引起了世人的广泛关注,医学专家和研究人员也纷纷对这一疗法的有效性、乃至安全性发表自己的不同见解。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在次日于日内瓦举行的记者会上在被问及这一问题时表示,“血清疗法”在治疗新冠患者方面目前数据不足,只可作为救治住院重症患者的实验性疗法。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血清疗法”准确的科学叫法为“恢复期血浆治疗”,其原理是:当感染某一病毒的病人康复时,其血清或者血浆中即含有针对该病毒的抗体,通过将这种含有抗体的血浆注入其他患有相同疾病的患者体内,可以达到抑制病毒的作用。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亚·斯瓦米内森(Soumya Swaminathan)在日内瓦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恢复期血浆治疗”方法在对抗病毒方面的历史由来已久。

斯瓦米内森:“康复期血浆疗法被用于各种传染性疾病实际上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它在某些方面有效,但在另外一些方面就显得不那么灵光。就2019冠状病毒病而言,它是疫情早期就已开始使用的一种疗法。”

血清疗法的鼻祖是德国科学家贝林和日本科学家北里柴三郎。1890年,他们将培养出的白喉杆菌杀死并注入动物体内,使动物血浆中产生了抗体,然后再将这种带有抗体的血浆注射到未患白喉的动物体内,结果证明可以预防动物感染白喉。在此基础上,1891年,贝林给一位白喉病患儿注射了含有白喉抗体的血清,结果患儿的病情出现明显好转。由于贝林在血清疗法和被动免疫上的研究,尤其是在对白喉治疗上的贡献,他于1901年被授予首枚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在此之后,“恢复期血浆疗法”逐渐被运用于其它病毒感染性疾病的尝试性治疗。近年来,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在治疗“非典”、H5N1禽流感、埃博拉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过程中也都不同程度地使用这一方法。在这一过程中,虽然可以听到这一疗法在为人类疾病防治做出重大贡献的报道,但也不时出现对其真正疗效的质疑。

斯瓦米内森表示,“恢复期血浆疗法”在治疗新冠病例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还有待观察。

斯瓦米内森:“就恢复期血浆而言,其中的一个挑战是在康复后每个人的中和抗体滴度会有所不同,很难进行真正测试和实施标准化,所以这不是一个符合标准化的治疗方法,因为血液是从不同的病人身上抽取,然后将血浆输入给其他患者,这其间存在挑战;其次,血浆的提取能力也是有限的,你必须从血液中分离血浆,不是所有的国家和所有的医院都有这样的设施。同时也缺乏捐赠者,没有足够的血浆来源。但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它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应在随机试验中得到证实,我希望我们能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得到证据。当然,如果国家认为收益大于风险,并希望将其作为紧急措施进行使用,它们可以这样做,但通常这种做法只是在等待更确切的证据的过程中进行。”

中国国家卫健委在所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也明确提及“对重型、危重型病例增加‘康复者血浆治疗’,建议适用于病情进展较快、重型和危重型患者”,认为 新冠病毒感染后康复者的恢复期血浆中含有的抗体,可以帮助一些重症患者达到临床救治的效果,在推广过程中,部分患者临床指标和症状都出现一些改善。

然而,中国的一些免疫和传染病权威专家提醒人们,抗体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绝非机体只要有了抗体就能够将病毒清除。抗体有其复杂性的一面,有时甚至可能会使病情加重。就新冠病毒而言,其快速增殖复制的病原体与机体会发生非常复杂和动态性的互动,血浆治疗不再是简单的抗体中和毒素的问题。另外,还存在不同人血浆中的抗体浓度及活性不尽相同、血浆中的非中和性抗体可能助长细胞因子风暴和其他安全性风险等问题。

一同参加8月23日日内瓦记者会的世界卫生组织高级顾问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同意首席科学家斯瓦米内森的看法,认为“恢复期血浆疗法”在治疗新冠病例方面的确存在证据不足的情况,因此需要谨慎行事。

艾尔沃德:“康复期血浆疗法和所有疗法一样,都有风险,所以这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在恢复期血浆疗法中,有许多副作用,从相对轻微的打寒战、发烧,到更严重的肺相关损伤,甚至循环系统出现超负荷状态。因此,正如苏米亚概述的那样,临床试验结果非常重要,只有在我们知道已经获得了明确的、已经证明的益处后,才可以在做最后决定时对利弊进行权衡。”

一向以高标准著称的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在针对血浆疗法给予“紧急使用授权”时表示,这并不是一项全面许可。它在发表的一项声明中表示,这种疗法的益处大于可能出现的任何风险。早期研究显示,如果在患者住院后三天内使用血浆,可以降低死亡率并改善患者健康状况,但要想证明血浆疗法的效果还需进行更多试验。

据报道,中国著名传染病专家钟南山表示,血浆疗法有效,适合重症病人,但不适合垂危病例。美国著名传染病专家、总统新冠顾问小组成员福奇则对目前研究的可靠性有所保留。他和一些政府卫生官员都认为,相关研究数据过于薄弱。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斯瓦米内森在日内瓦的记者会上就数据不足表达出的担心可以说同福奇在意见上有所保留有着不谋而合之处。

斯瓦米内森:“世界各地正在进行许多临床试验,根据护理标准对康复期血浆的疗效进行观察,其中只有少数报告了结果,在某些情况下显示出一些益处。应该说,现在所进行的试验规模相对较小,并不具有结论性。我们一直在对这一研究进行追踪,并进行持续的元数据分析和系统性审查,以了解证据的变化走向和指向。目前得到的证据仍然属于非常低质量的证据,所以我们建议恢复期血浆仍然只被视为一种实验疗法,它应该继续在精心设计的随机临床试验中得到验证。”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172个国家加入全球疫苗机制 世卫组织呼吁更多国家共襄盛举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今天在日内瓦举行的在线记者会上表示,他在上周给所有会员国发了一封信,要求它们加入“获取2019冠状病毒病工具加速计划”框架下的疫苗机制。他宣布,截止目前,有172个国家正在与这一拥有世界上最大和最多样化的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组合的全球疫苗机制合作。 

【专题报道】人类终将战胜新冠疫情——访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负责人迈克•莱恩

自从今年1月下旬世界卫生组织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暴发而密集召开新闻发布会以来,迈克•莱恩(Michael Ryan)这个名字在全世界变得耳熟能详。在每一场记者会上,在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开场介绍之后,莱恩作为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负责回答大部分来自世界各地新闻媒体的尖锐提问。无论这些问题角度如何,针对的是哪个地区的疫情,无论是有关疫苗或治疗方法,还是疫情防控中存在的漏洞,莱恩总是能以一名公共健康问题医学权威和国际卫生组织官员的身份,进行科学、客观、中肯和详尽的解答。他所传达的信息无疑影响着全球对新冠大流行的认知和公众舆论的导向。最近,联合国全球传播事务部负责人、副秘书长梅丽莎•弗莱明(Melissa Fleming)在她的播客《夜不能寐》中对莱恩进行了专访,从中您或许能对迈克•莱恩增加一些更深的了解,理解他为什么能在此刻胜任担当如此重任。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