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非洲大陆令人对其抱有殷切希望—— 访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公室首位女负责人莫提

2020 年 9 月 4 日

在抗击2019新冠病毒病大流行的战役中,世界卫生组织各级官员在全球各地支持新冠检测和防治的努力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其中就包括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公室的首位女性负责人 —— 马奇迪索·莫提(Matshidiso Moeti)。由于非洲地区50多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医疗资源匮乏,疫情防控工作势必更具挑战性。联合国负责全球传播事务的副秘书长梅丽莎·弗莱明近期在她主持的节目《夜不能寐》中对莫提进行了采访,请她分享了非洲抗疫的故事。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非洲47个国家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累计病例超过10万,2万2000多人死亡。虽然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非洲疫情相对平稳,但对于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公室主任莫提来说,疫情变化曲线渐趋平缓,给人们带来了一些希望,但前进的道路上仍然充满艰险和挑战。她表示,新冠期间的工作强度之大与摆在面前的挑战严峻程度形成正比。 

莫提:“的确,强度很大。自从我担任博茨瓦纳的艾滋病国家项目负责人以来,我从未如此努力工作,而且那时的我比现在年轻得多。我必须非常自律,因为通常每天很早就要开网络会议,甚至我还穿着睡衣…… 工作强度一直非常大,我需要协调团队,他们本身也十分努力地工作。自二月以来一直如此,那时我们正在准备阶段,现在,病毒已经扩散到非洲各地。另一方面,我不用再出差,因此我很高兴我被迫待在布拉柴维尔,因此我得以维持健康饮食……晚上回家后,通常我很快吃完晚饭,再次开始工作一直到深夜,第二天我早上5点半或6点起床,又开始工作。” 

 

世卫组织的一名流行病学家正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协助抗击埃博拉疫情。
世卫组织图片/J. Kannah
世卫组织的一名流行病学家正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协助抗击埃博拉疫情。

 

作为一名女性,莫提对于妇女在新冠疫情中的脆弱性也深有感触。她说,新冠疫情对非洲妇女造成的经济上的影响比病毒本身还要严重。    

莫提:“首先,我们看到各类卫生工作者被感染和死亡。大多数医护人员和护理人员是女性。非洲国家的医疗设施在获得充足的个人防护设备方面存在挑战,这造成了巨大的风险。其次,由于封锁,人们被迫在家中禁闭,在许多国家,我们看到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增加,妇女遭受家暴。我非常关注如何遏制新冠大流行,但我更关注它所造成的社会和经济影响,这种影响是直接而巨大的。妇女在经济上受到的影响将使她们在很多方面都很脆弱,这不仅仅由新冠病毒本身造成。” 

莫提目前居住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公室所在的刚果共和国首都布拉柴维尔。她一直与家人分居各地,在疫情期间,她不得不独自处理繁重的工作,也常常因各种担心而“夜不能寐”。 

 

世卫组织图片/C. Black
世卫组织/C. Black
世卫组织图片/C. Black

 

莫提:“疫情的经济影响让我感到很痛苦,我不仅担心这将对一些国家未来的卫生资金造成怎样的影响,我更担心对人们的影响。政府的封锁政策赢得了一些时间。我确实认为这些政策对缓和本地疫情产生了效果。但是经济成本太高了,我们不能永远这样做,无论是对人民还是对国家而言。现在一些国家正在重新开放,因此我相信这将带来不同,人们得以移动。 我的关切是,如果人们的生计如此广泛地遭到影响,人们将寻求各种方式谋生。如果人们无法生存,那么他们可能难以倾听我们的建议,并努力保护自己和他人。即便是佩戴口罩,我们不能假设每个人都能买得起口罩,许多人买不起,如果要在口罩和食物中做出选择,人们将购买食物。”  

虽然此次新冠大流行的规模和严重性前所未有,但对莫提来说,这并非是最绝望的一次。20世纪90年代早期,莫提任职于博茨瓦纳卫生部,随后加入了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联合国儿基会等机构。1999年,她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办公室,负责艾滋病防治工作,并于2015年担任非洲区域办公室主任。莫提说,抗“艾”时的她还很年轻,常常因艾滋病患者缺乏救治服务以及遭受的歧视和污名而感到一种 “无助的愤怒”。 

莫提: “非常艰难。缺乏获得任何有效治疗的机会,感觉这种疾病将很快地导致任何被感染的人死亡,一种无助感,这与我以前作为医生的感觉很不一样。你知道,你的病房里的病人,如果病情在18个月到两年内没有显著改变,他们将死亡。因此,我非常强烈地记得这种无助感,但也决心为此做些事情。” 

 

为了应对新冠病毒,联合国正与马里当局合作,提高人们的认识。
联合国马里特派团图片/Harandane Dicko
为了应对新冠病毒,联合国正与马里当局合作,提高人们的认识。

 

令她记忆犹新的是,她最好的朋友在治疗艾滋病期间因为歧视和污名而放弃了生命。这让她感到十分愤怒。因此,莫提意识到,她不仅是一名公共卫生从业人士,也应倡导对艾滋病患者“零歧视”。  

莫提:“我们与各种各样的人,和艾滋病携带人群一同工作,他们非常有勇气。我觉得,非洲第一批站出来倡导艾滋病防治的患者是非常有勇气的,因为当时的污名化问题很严重。//14:22我们的工作就是呼吁人们接受治疗。我们花费了许多时间,启动不同的项目,来改变医疗工作者本身的态度,让他们不再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艾滋病患者。”   

歧视和不平等对于莫提来说并不陌生。20世纪50年代,她出生在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父母都是医务人员,由于当时南非实行种族隔离制度,她随后与父母移居博茨瓦纳。她说,“那时的社会有点不对劲”,比如,黑人不能与白人共用一个试衣间,她和朋友也曾对白人同学进行“小小的挑衅”。 

不过,莫提表示,今天,在应对新冠大流行的过程中,她不再感到“无助和愤怒”,因为“世界进步了,能够更加公开地承认潜在的不平等现象,这让我感到更乐观”。此外,非洲人民所展现出的团结和坚韧也让她对这片土地充满希望。 

莫提:“非洲领导人解决疫情的决心和为此展开合作令我惊讶。其次,你听到很多关于人们如何互相帮助的故事,非洲人非常具有韧性和社区精神。很坦诚地说,即使我们很贫穷,即使我们在挣扎中求生存,我们也不会放弃其他人,我们也会考虑彼此,这种感觉在非洲社会中仍然非常强烈。这就是带给我很多超越疫情的希望的原因,这也让我真切地对这个大陆抱有希望。”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