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2019冠状病毒病应急人员讲述遭受污名化的经历

2020 年 7 月 13 日

在南苏丹确认第一起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之前,无线电波不断在传播如何预防这一疾病的信息。许多人深感忧虑,因为他们被敦促停止握手问候,并保持身体距离。南苏丹社区的生命力和灵魂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互动。

第一例病例于2020年4月发现。随后,病毒的传播引发了另一种焦虑:人们不仅害怕疾病,还害怕一旦2019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家庭成员、亲戚和邻居会做出反应,开始疏远他们。即使是那些对健康风险存有清楚认识的人,也发现自己被可能遭到邻居和社区排斥的想法所左右——因为毕竟自己的日常生活大部分都围绕这一中心运转。因此他们害怕进行检测。

由恐惧和不确定性驱动导致的污名化是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主要障碍之一,南苏丹社区成员、卫生工作者和卫生当局在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时都有过遭受污名化的经历。

南苏丹国家公共卫生行动和应急中心主任马修·图特(Mathew Tut)在该国出现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几周后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回忆道,尽管他接受了自己感染病毒这一现实,并把自己与朋友和家人进行隔离,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被社会所隔绝。

图特说:“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困难的时候应该支持和鼓励我的最亲密的人抛弃了我,让我受疾病的摆布。整个经历让我产生了非常奇怪的想法……我想知道为什么人们都在回避我,好像我突然变成了一个坏人似的。这是我一生中压力最大的时刻之一。”

微生物学家詹姆斯·艾伊(James Ayei)的邻居们知道他在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应对工作开展研究,但他却受到人们的怀疑。他说:“当第一个病例在南苏丹被确诊时,我周围的每个人都知道,我是对全国各地收集的疑似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进行检测的小组成员之一。他们开始抱怨我把他们置于危险之中,因为我在实验室工作。”

他说:“当我的朋友、家人、同事和邻居因为害怕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而开始回避我时,我感到受到伤害和愤怒。我是一个人。我是一名微生物学家,我从事的就是这一职业。此外,这些人不明白的是,2019冠状病毒病是一种病毒,可以感染任何人,无论你是否在卫生机构工作与否。”

解决与2019冠状病毒病相关的社会污名化问题

随着病例的增加,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以及处于抗击这种疾病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正受到歧视,而歧视则是源于对感染的恐惧和不实信息传播的增加。

南苏丹卫生部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事件管理负责人理查德·拉库(Richard Laku)说:“对卫生工作者和那些检测呈阳性的人的污名化正在成为现实。包括社区在内的所有利益攸关方需要共同努力,消除污名化,纠正社区对公共卫生和社会措施的看法。”

图特指出,缺乏关于疾病大流行的足够信息是导致污名化的原因,尤其是对疾病传播如何发生,以及人们应该如何应对缺乏了解。他强调,在分享重要信息时,媒体应该鼓励人们提出疑问并寻求事实的澄清。

图特表示,污名化会阻碍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传播的进展,迫使人们隐瞒病情以避免歧视,阻止他们立即寻求医疗保健,并阻止人们遵守戴口罩和洗手等预防措施。它还可能对接触者追踪过程产生负面影响——而这一工作对于阻断感染链和防止社区传播至关重要。

在南苏丹,世界卫生组织和卫生部正在积极分享解决污名化问题的指南,这是对保健工作者和志愿者培训的一部分。信息也被纳入面向公众的信息材料。此外,他们还在做出努力,建立信任,力图消除人们的恐惧心理和并纠正不实错误信息。

图特表示,“在传递关于风险和疾病传播的信息时,建立信任至关重要。必须加强社区参与,社区信任的领导人、宗教人士和其他人必须使用非歧视性语言,在社区内传播清晰、定期和实事求是的信息。”

 

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图片/Nektarios Markogiannis
在南苏丹首都朱巴的联合国保护平民区内,确认有人感染了2019冠状病毒。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特别代表:新冠疫情和冲突威胁南苏丹卫生系统和停火协议

联合国秘书长南苏丹特别代表大卫·希勒(David Shearer)今天在安理会有关南苏丹的通报会上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破坏了南苏丹脆弱的卫生系统,导致更多人可能死于本可以预防的疾病而非感染新冠病毒。

联合国报告:南苏丹性暴力幸存者难以获得医疗保健

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布的新报告显示,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幸存者仍在为获得适当的医疗和心理保健苦苦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