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武汉解封之后 仍未离开的人—— 专访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留守医疗队

2020 年 4 月 9 日

2020年4月8日零点,中国武汉经历了76天的封城后终于迎来了解封的一刻。就在武汉人民彻夜难眠,举国为之欢庆之时,仍有约1000名医护人员留守在武汉,以确保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能够全面康复,和武汉一起重生。联合国新闻在武汉解封的第一时间越洋连线了留守在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刘云和她所带领的208名医护人员,他们会是最后离开武汉的人吗?请听张立的报道。

在连线采访刘云队长的时候,她在武汉,我在纽约,前者刚见证了一场疫情,后者正在目睹一场疫情暴发。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病房,刘云及其208名来自江苏的医疗队员仍在等待属于他们的“解封”时刻。 

刘云:“对于我们来讲还是要坚持到最后一分钟,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危重症患者,不能有一点点疏忽。昨天晚上8点我们医疗队常规例会还在再次强调安全问题,一方面是一如既往的全力以赴的积极救治患者,不麻痹、不厌战、不松懈,不能出现医疗上的安全问题,另一个方面就是队员的安全。因为到最后了大家容易疏忽,除感控安全外,另外随着路面交通增加,也要注意交通等安全。所以对于我来说,现在比任何时候弦绷得更紧,必须确保大家安全。”

 

图片:潘寅兵
刘云,江苏省援武汉第七批医疗队队长,江苏省人民医院副院长

武汉解封后 如何防控无症状感染

今天是世界卫生组织获悉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病例100天。在这100天之中,武汉经历了历史性的封城和解封。武汉市卫健委数据显示,截至4月7日,全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50008例,累计治愈出院46991人,现有确诊病例445人,包括重症83人、危重症72人。虽然武汉解封标志着中国抗疫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当地疫情防控任务依然繁重,湖北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仍然为一级响应,后续尚存不少问题需要应对,包括备受关注的无症状感染问题。  

刘云:“目前我们国家已经在实施无症状感染者的筛查和监管工作,从未来公共卫生防疫角度讲,公共卫生体系可能需要进一步优化,例如要加大力度培养公共卫生专业相关人才。对于医疗机构来讲,近几年,综合性医院的感染专科都逐渐在萎缩,对于大型综合医院来讲如何兼顾感染专科的发展及应对突发公共卫生的处置需要的基础实施等也要考虑。另外,传染病第一时间发现大多是在医院,由医务人员发现,所以医疗机构和公共卫生这两个体系之间怎么去有机地融合,我觉得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在原来的基础上如何做得更好。”  

 

图片:潘寅兵
医生正在进行气管切开手术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迅速暴发,一些科学研究指出,病毒很有可能会通过空气传播。为此,世卫组织已经呼吁人们尽量佩戴口罩、做好防护,但对于这些研究还应审慎解读。刘云也基于多日在重症病房的观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刘云:“我们接触的危重病人病情都很严重,我们做过那么多的气切(气管切开)、纤支镜、雾化等等,接触的气溶胶含量理论上不会少,但在我们正确的科学的防护下,也没有导致不良的后果,至于说气溶胶到底会传染到什么状态,还有待科学家们去研究,从我们来讲,科学防护还是最重要的,至少在目前,我们都能做到有效的防护。”

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每一天

刘云表示,江苏省人民医院派出的医疗队以整建制的方式接管了武汉市第一医院新冠肺炎重症监护病房,并在完成了武汉市第一医院的救治任务后,立刻转战抗疫最硬核的战场之一——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那么在新冠重症病房的每一天是什么样的呢?

刘云:“从排班上讲,我们是4小时一排班,但是进去穿防护服至少要半小时,出来要半小时,基本上平均是5个小时,重症病房的工作量是很大的,常见的深静脉置管、气管插管、气管切开、吸痰、俯卧位通气、纤支镜检查、呼吸器参数调整、气道护理、CRRT等等,是从进去忙到出来的。如果说有危重病人抢救,你就不是4小时,可能会待到8小时…”

 

图片:潘寅兵
医生在武汉争分夺面抢救病人

 

在近两个月的时间中,医护人员在自己面临感染风险的情况下,每天都要为危重症患者提供身心上的悉心照料,有时也会目睹痛苦、崩溃和生离死别,这样的压力常人往往难以想象。 

刘云:“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毫无疑问,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所以当大家来援建的时候,都是生死不顾、勇往直前的,没有多少时间给你去顾虑或者恐慌害怕的。我作为一个领队,面对双重的压力吧,一方面要如何保证危重症患者的成功救治,另一方面要保证队员零感染,所以我们建立了很多的管理制度。我们一套防护服脱下来将近有十多道的程序,每做一个动作都要进行手消毒,一步一步的,平时也是不断加强训练考核,保证大家熟练穿脱的正确流程。我们医疗队还在出入口安排专门的督导员,帮助督查队员们防护服穿脱,确保安全。我们的感控专家每天都要评估舱内外情况,及时发现可能的安全隐患,不断提醒。我们每天有专门的体温检测人员,驻地安全员,医疗队队医监管队员的身体健康。我们也有心理医生,因为有的时候医护人员没有感染,但他可能紧张、害怕,我们有心理的医生给他进行各种疏导,所以在我们这支队伍当中,应该说制度化管理是做的比较好的,也比较全面,包括人文关怀做得也比较好,所以大家整体在感染防控方面成效也比较显著,我们这么大一个队伍没有一个被感染。” 

 

图片:潘寅兵
医生正在为患者进行康复治疗

抗“疫”娘子军——我们“都挺好”

世界卫生组织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大约90%的护士是女性,这在此次一线抗疫的医护人员中也是如此。在刘云带领的队伍中,女性占了四分之三。她表示,对于本次新冠肺炎的重症监护病区来说,女性实际上更细致、耐心,不仅能确保自己不被感染,还能给予男医生们更好的帮助及患者周到的护理。

刘云:“我们将近3/4是女性,重症主要是护理的任务多,所以我们一共有150位女性。第一,我觉得女性的耐力更强,从我带的这支队伍感觉到女性的耐力更强,或者说在我们这支队伍当中,我们当时开玩笑讲,我们女性的心理素质好像都比男性强一点。在我这支队伍当中,有点焦虑的,有点心理状况都是男性,女性都很少。所以我们在笑称女性比较任劳任怨,比较耐磨,并没有大家想象的说女性不行,男性怎么坚强,在我这个队伍当中没感觉到。“

 

图片:潘寅兵
江苏省人民医院援武汉重症医疗队

 

刘云表示,作为一线救援队伍中的女性,家庭的温暖和支持就是她们奋勇抗疫的最大的力量。但是由于忙碌和高压,每天和家人说的最多的几个字就是“都挺好”,“在忙,你挂吧”。 

刘云:“我们所有人员出来的时候基本上家里都是非常支持的。就我而言,我先生本身也是医生,所以说他觉得我们作为医务人员,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在疫情面前我们是责无旁贷的。本来他也报名的,只是他没被选上而已,我的儿子更多的是担心妈妈,在担心的同时也为妈妈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们医疗队感受到的都是家庭的满满的正能量,我们有好几个护士小朋友,爸爸给她们写信,就是叫女儿在前方,怎么样全力以赴去救治病人,都是告诉女儿,这是她的使命和职责,也是她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历程,所以大家的父母儿女支撑都蛮大的。大家都很忙,也非常辛苦,也没有多少时间去想家啥的,我没有一天能在夜里1点之前睡觉,这么大一个队伍,有方方面面的事情要关注,所以也就是晚上抽一点时间,和家里通过视频连线,有的时候说不了两句话,我们就讲‘都挺好’,没有时间跟你说话了,在忙,你挂吧,经常这样,就没有时间说了,反正‘都挺好’,用的最多的就是这三个字‘都挺好’。” 

 

图片:潘寅兵
一名女护士收到的儿子给妈妈画的画

 

当问及完成前线援助任务之后的计划,刘云淡定地说, “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因为我们医务工作者都特别忙,回到家乡,在常规隔离结束以后,我们应该还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投入到医院的工作当中去,因为还有很多工作都等待着我们去做。”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