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联大一般性辩论女领袖系列】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在相互连接的世界中保证安全和应对气候变化

2019 年 10 月 10 日

在刚刚过去的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无疑是引人注目的一位领导人。这不仅是因为在发言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当中,女性领导人凤毛麟角,同时也是因为阿德恩年轻富有朝气——她担任总理已经两年,却刚满39岁。在向全世界发表的这次演讲中,阿德恩没有像其他很多领导人那样集中在局部冲突、不扩散、贸易战等政治热点问题上,她只讲了两件事:今年3月的基督城恐怖袭击事件和气候变化。阿德恩想通过这两个主题提醒世界,无论是恐怖主义还是气候变化,都以其深刻的方式影响到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同时也需要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人通过集体努力来应对所面临的挑战。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音响)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以该国毛利人的土著语开始了演讲。她在其中提到了毛利人关于“守护者”的概念,并提醒各国领导人,他们都是这个星球上的主权守护者,而且在一个越来越相互连接的世界中必须团结协作。

阿德恩:“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变得越来越相互依存。 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国内决策具有全球性的影响。一些物理事件也明确地告诉我们:泄漏的油污不会尊重海洋边界; 核事故和核试验的影响永远不会局限于其确切的发生地点。但实际上,我们相互依存的关系和联系远比这深远得多,近年来的经验应使我们所有人质疑:在座的任何领导人是否真地能再孤立地工作下去。这也是我们这个地处偏远但与世界相连的国家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在人们的印象中,新西兰一直是一个与世无争、与世人善的国家。新西兰有着美丽的山川与牧场,物产丰富,盛产绵羊和矿产。然而,今年3月15日该国基督城一个清真寺内发生了蓄意攻击穆斯林的恐怖事件,导致51名无辜的人被杀害,震惊了全世界。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向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的两座清真寺中的一座敬献花圈,2019年3月15日,那里的礼拜者被枪杀。(2019年5月13日)

阿德恩:“毫无疑问,我们并不声称自己是一个完美的国家。尽管我们拥有200多个族裔,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种族主义和歧视。毛利人和欧洲人之间的第一次相遇已有250年之久,我们的历史也给我们留下了创伤,我们将继续努力。但是自从新西兰发生恐怖袭击以来,我们不得不问自己许多难以回答的问题。这里,我想到一个例子。枪击事件发生仅几天后,我参观了我们首都的一座清真寺。 在与社区领导人呆了一段时间后,我准备离开,并走过了一个聚集着穆斯林的停车场。在眼角的余光中,我看到一个小男孩跟我打手势。他很害羞,几乎退到了栅栏边,但是很明显他有话想说。 我迅速在他身旁蹲下来。他没告诉我他叫什么,甚至没有打招呼,他只是小声地说:‘我现在安全吗?’孩子感到安全需要什么?”

基督城的悲剧发生后10天之内,新西兰政府便改变了该国的枪支立法,禁止了军事性的半自动武器和攻击性来福枪的销售,同时开始改革武器登记制度和武器执照机制。阿德恩表示,这些改革措施或许能够让人们觉得更安全了一些,但要实现真正的安全,还远远不够。

阿德恩:”感到安全意味着没有恐惧,摆脱种族主义、欺凌和歧视的生活,感到被爱、被包容,并能够以自己的真实身份生活。要真正感到安全,这些条件必须具有普遍性,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来自哪里,无论你住在哪里。那位穆斯林男孩想知道我是否可以给他所有这些东西。而我担心,作为一个自豪的独立国家的领导人,这是我无法独自实现的一件事。在我们这个没有边界,并通过技术相互连接的世界中,关于种族的评论,基于宗教、性别或族裔的歧视行为,并没有被整齐地限制在边界之内,它们像商品和服务一样流动,在全球范围内都会产生影响。孩子们听到了,女人们听到了,有信仰的人们和彩虹社区的人们都听到了。因此,现在轮到我们这些领导人停下来倾听,接受我们的言行会产生无法估量的后果的事实。”

基督城恐怖事件不仅造成了严重的伤亡,更令人震惊的是,恐怖分子在实施攻击的同时故意在社交媒体脸书上进行直播。攻击发生后的最初24小时内,脸书删除了150万份实时流视频。在同一时期上传到YouTube的攻击视频副本达到每秒一次。这种传播速度堪称“病毒”似的疯狂,以一种人们不愿接受的方式提醒着人们互联网有着怎样的“能力”。

阿德恩:“被指控的恐怖分子将社交媒体用作了武器。这次袭击表明,互联网作为一种具有巨大行善能力的全球公力,可以如何被扭曲地用于恐怖分子的攻击。因此,基督城发生的这一深刻的悲剧,也是世界上一个复杂而持续的问题。对此,我们感到有责任采取行动。袭击发生两个月后,各国领导人聚集在巴黎参加了基督城事件呼吁大会,将公司、国家和民间社会召集在一起,并致力于采取一系列行动以减少这种内容可能造成的伤害。我们专注于释放人类潜能的技术,而不是激发人类最糟糕的一面的技术。我们宣布将重组一家关键的技术行业机构,以兑现这些承诺,并且发布了一项危机应对协议,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此类事件。新西兰或任何其他国家,以及科技公司都不能独自进行这些更改,我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正在共同努力。”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
新西兰一个利用地热的温室。

另一个影响全世界所有国家和所有人的问题便气候变化。在新西兰所处的太平洋,世界上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7个都位于这一地区。

阿德恩:“像图瓦卢这样的人口只有1万1000多的国家几乎没有为全球排放做出任何贡献,但却为我们的集体无所作为付出了代价。那里的环礁地势是如此之低,以至于在天气事件中,两侧的水都会汇聚到最窄的位置,环礁从而被大海吞没。(新西兰的领地)托克劳是由三个美丽的环礁组成,只能乘船进入,那里的孩子们对气候变化很清楚,他们知道与前辈们自力更生所面临的所有挑战不同,这完全是由别人掌握的另一回事。他们从未见过你们,你们也从未见过他们。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对我们所有领导人的期望很高。要达到这些期望,就需要我们使用所有可用的政策杠杆,就像《基督城行动呼吁》一样,我们需要与政府内部和外部的合作伙伴合作来实现改变。”

新西兰仅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0.17%,但阿德恩坦陈,与其他许多国家一样,自1990年以来,新西兰的总排放量一直在稳定增长,对此,新西兰已经采取了行动。

阿德恩:“自我的内阁上任以来的两年中,新西兰制定了自己的零碳立法,使我们的国内经济转型符合“零碳排放”的目标,以达到将全球温度上升控制在1.5 摄氏度的目标。我们继续实现种植10亿棵树的目标,并建立了1亿美元的绿色投资基金,还停止发放新的海上油气勘探许可证。我们正在制定一项计划,以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并激励低排放的交通方式。我们还支持我们的太平洋邻国,帮助他们通过增加太阳能减少柴油发电机的使用,保护海岸线,并阻止海水进入供水系统。”

每一个国家应对气候挑战的方法都会因国情的不同而不一样。在新西兰这个地广人稀的国家,绝大部分的温室气体排放并非来自运输、能源生产或废物,而来自该国引以为豪的发达的农业。

阿德恩:“我们的农业领导者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承诺,致力于减少粮食生产中的排放。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我们将与农民合作,在新西兰建立系统,每个农民都将能够使用该系统来测量、管理和减少自己农场的排放。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与众不同。农业占我们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近一半,这使我们与经合组织的其他国家截然不同。当其他国家在能源和运输等传统行业逐渐削减排放时,他们的情况将越来越像今天的新西兰。新西兰永远不可能生产世界所需的所有粮食,无论人们认为我们有多少绵羊。但是,我们可以产生世界所需的思想和技术,使每个人都以最可持续的方式耕种和发展。新西兰决心做一个有益的国家——对世界有益。”

阿德恩指出,各国每年在化石燃料补贴上的花费高达数十亿美元,这些资金本来可以用于过渡到新型清洁能源的转型。同时,尽管二十国集团(G20)和亚太经合组织(APEC)已承诺逐步取消此类补贴,但实际行动微乎其微。

阿德恩:“新西兰将再次呼吁各国在2020年6月的世界贸易组织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上支持终止对化石燃料的补贴。现在是使贸易协定成为推动气候行动的有益力量的时候了。他们需要停止允许有害污染的不正当补贴,并最终取消绿色技术的关税。化石燃料公司不应再从农民和许多其他领域被要求放弃的补贴中受益。没有对化石燃料行业的数十亿美元的补贴,绿色能源就可以在平等的基础上竞争。这是最公平和经济上最一致的事情。我的问题是:你会加入我们吗?这就让我们再次回到挑战现代政治环境观念的地方。我们被要求做出局部决定,但后果却是全球性的。但是,气候变化要求我们去做,《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要求我们去做。”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