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朋友、导师和鼓舞人心的领袖——联合国工作人员深切缅怀前秘书长科菲·安南

2018 年 9 月 19 日

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的突然去世让联合国系统内的工作人员为之愕然。人人在各种场合纷纷追忆这位令人爱戴和敬仰的世界领导人在联合国工作期间一些令人难忘的故事。联合国新闻对其中四位曾在安南直接领导下的工作人员进行了采访。他们深情地回忆了那些与安南并肩“战斗”的日日夜夜。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来自西非国家加纳的科菲·安南于1997年1月开始走马上任,担任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在任期间,他对联合国的官僚体制进行了改革,积极致力于艾滋病的防治,将联合国与公民社会更加紧密地相互连接,创立了“全球契约”,并同成员国一起订立了千年发展目标。由于他的卓越表现,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在2001年将这一殊荣颁赠给他和联合国。卸任后,安南仍然将精力和时间花在解决世界一些棘手的热点问题上,先后担任联合国与阿拉伯联盟叙利亚问题特使和缅甸罗兴亚人问题国际咨询委员会的主席。

安南于1962年加入联合国,是第一位从联合国系统内成长并被提拨的秘书长。他从世界卫生组织干起,一直做到主管联合国管理事务的助理秘书长和主管维持和平事务的副秘书长。他于1996年12月13日被安理会任命为秘书长。2001年,再次当选连任,直至2007年1月潘基文接任。

"他感兴趣的是这些人的人性......他只想回到事情的最基本的层面。当我自己对我们在联合国做的事情有所怀疑时,我便试图回到事情的最真实的一面:这是关于一个人的事情,也许是一个在达尔富尔四处奔跑的小孩。尽管在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中我们会面临种种挫折,但我们必须首先考虑以人为本。这就是我从安南那里学来的东西。" ---科菲·安南前任特别助理瓦尼恩

爱德华·莫蒂默(Edward Mortimer)在安南担任秘书长期间出任秘书长办公厅负责传播事务的主管。他表示,人们哀悼科菲·安南,认为他的离去是世界的一种损失,就是因为人们感到安南身上所体现出的那种独特的领导力和魅力是独一无二的。安南在卸任后,人们仍然将其视为一位具有“明星”地位的世界级领导人。

莫蒂默:“ 他退休后,和太太娜内住在日内瓦,他们会发现在街上散步很困难,因为经常被认出来,人们会拦住他,想要他的签名。一天,在日内瓦有一场马拉松。所以他们想,‘我们今天出去走走吧,因为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对我们感兴趣,人们会看马拉松比赛。’。但在马拉松比赛中,一名选手从跑道上冲下来,走到他面前,要求他签名。也许这让你会对他拥有摇滚明星一样的特质有一点概念。“

来自法国的科琳·蒙玛·瓦尼恩(Corinne Momal-Vanian)在2005年至2006年期间曾担任科菲·安南的特别助理。她表示,安南无论是同难民交谈还是同总统会晤,无论是同助手、安全保卫,还是同副秘书长交谈,都用同样的一种口吻,都以同样的一种方式对待他们。对安南来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人。

瓦尼恩:“我们有时会谈到,在非常可怕的环境下,小孩子仍然脸上带着巨大的笑容到处奔跑,你知道,这是多么令人惊奇。他感兴趣的是这些人的人性,我们有时把他们当作统计数字,或是将其称为“这些国内流离失所者”,或者我们去考虑苏丹和安理会讨论的局势的政治背景。他只想回到事情的最基本的层面。当我自己对我们在联合国做的事情有所怀疑时,我便试图回到事情的最真实的一面:这是关于一个人的事情,也许是一个在达尔富尔四处奔跑的小孩。尽管在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中我们会面临种种挫折,但我们必须首先考虑以人为本。这就是我从安南那里学来的东西。“

安南当选秘书长后,挑选长期与他一同工作的弗雷德·埃克哈德(Fred Eckhard)担任发言人。埃克哈德在退休后撰写了一本叫做《科菲·安南——一位发言人的回忆录》的著作,对安南在联合国所发挥的作用和历史地位给予了高度评价。埃克哈德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采访时回忆了安南和联合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那一刻的难忘情景。

 

联合国图片/Sergey Bermeniev
2001年,安南与联合国一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埃克哈德:“那天早上,有传言称他会获奖,而媒体在早上5 : 00就等在他的住所外,当然我必须去那里,我走进了住所,他和夫人娜内一起下楼,他可能穿着睡衣,我不太确定,我接到了挪威广播公司的电话,他们说,‘听着,现在正在宣布这个消息。‘我能听到,’科菲·安南和联合国。‘于是我说,’先生,我想你和联合国得奖了。‘我很自豪,我想拥抱他。但是我想,’哦,他是秘书长,我不能这么做。几年后,我宣布退休时,媒体组织了一个聚会,科菲下来,他走到我面前,拥抱了我。我想,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一定知道我在之前表达的那种遗憾,因为我在一次接受CNN采访中告诉了他们这个故事。这是我后悔的事情。所以我想他是在让我不再怀有这个遗憾。”

“安南总能保持一种超然的态度。他坚信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有能力提高地球上的生活质量。他相信这个机构,他相信它有能力做好事,他相信如果联合国现在不存在,人们也会想着去创造这么一个机构。” ---前任联合国新闻部新闻和媒体司的司长法齐

艾哈迈德·法齐(Ahmad Fawzi)从2003年至2010年曾经担任联合国新闻部新闻和媒体司的司长,在处理媒体关系和新闻传播方面一直是安南秘书长得以依靠和信赖的左膀右臂。法齐表示,安南能够看到人们有时看不到的东西,能够看到全球的图景。在我们着急生气的时候,他总能保持平静。

法齐:“安南总能保持一种超然的态度。他坚信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有能力提高地球上的生活质量。他相信这个机构,他相信它有能力做好事,他相信如果联合国现在不存在,人们也会想着去创造这么一个机构。我们都有关于科菲·安南的个人故事。他就是那种特殊的人。他与人相处很好,总能让每一个产生共鸣。如果他在走廊里遇见你,他会叫着你的名字问好。会说,‘艾哈迈德,孩子们怎么样?’。他会让人们觉得你对他很重要。我必须说,科菲·安南的去世在世界和我们心中留下了巨大的空白。这个世界失去了道德的声音,我们失去了朋友、导师和鼓舞人心的领袖。"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请帮助我们了解您对联合国新闻的看法,确保我们能够满足您的需求:只需4分钟即可完成我们的调查

 
免费在iOS 或 Android系统下载联合国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