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首位罗兴亚妇女在安理会讲述同胞姐妹在缅甸遭受的残害

2018 年 4 月 17 日

缅甸罗兴亚人是世界上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少数群体之一。去年8月,缅甸政府军进而向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发起了清剿行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造成67万罗兴亚人逃到邻国孟加拉国,形成了当今世界演变速度最快的难民危机。在罗兴亚人面临的这一最新一轮暴力中,妇女和女孩更是遭受了系统性的性暴力和虐待。以至于一位罗兴亚妇女在联合国呼吁安理会将缅甸局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审理。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在安理会4月16日就冲突中的性暴力问题举行的公开辩论上,有一位身分特殊的发言者。她的名字叫拉齐亚·苏坦纳( Razia Sultana)。

苏坦纳是一位罗兴亚妇女,她同时是一名律师、研究员和教育者。她的工作领域就是罗兴亚女孩和妇女所遭受的创伤、大规模强奸和人口贩运问题。自2014年以来,苏坦纳一直在孟加拉国的难民营中向罗兴亚妇女提供援助。

苏坦纳: “我今天代表那些被从我们的祖国驱逐出去的我的人民讲话。在我所来自的地方,妇女和女孩仅仅因为是罗兴亚人而被缅甸军队轮奸,遭受酷刑,甚至被杀害。”

罗兴亚人在缅甸长期遭受歧视和迫害。早在该国1982年颁布的《公民法》中,罗兴亚人便被剥夺了获得公民权的资格。数十年来,不断有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国和其他国家。在2017年8月的危机爆发前,已有大约30到50万罗兴亚难民居住在孟加拉国。

而在最新一轮危机爆发前, 2012年,若开邦罗兴亚人与当地若开族之间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继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族裔暴力,导致近百名罗兴亚人被杀害,近10万罗兴亚人流离失所。自那时以来,罗兴亚人的处境每况愈下。

苏坦纳: “我对孟加拉国开放边界深表感谢。但是国际社会,特别是安理会,对不起我们罗兴亚人。如果2012年的警报信号没有被忽视的话,现在的危机应当得到了避免。但2012年以来,缅甸安全部队一直在践踏罗兴亚人的人权。自那时以来,缅甸官员来对我们的行动自由施加了严重的限制,这导致我们获得生计、医疗保健、食物和教育的渠道大为缩减。”

在2017年8月以来的暴力中,若开邦大约有350个罗兴亚村庄遭到袭击和烧毁。几乎像在所有丧失法治、理性与人性的战争或大规模暴力中发生的情况一样,罗兴亚妇女和女孩遭遇了可怕的性暴力。

性暴力涉及成百上千的士兵,并且发生在若开邦的大部分地区。这种规模和广度强有力地说明强奸得到了系统性的筹划,并被用做伤害我的人民的武器。在强奸过后,妇女的隐私部位所遭受的残害的模式,说明这些士兵得到了明确的指令,要在罗兴亚人当中制造恐惧,同时要破坏他们的生殖能力。缅甸全境部署着大量的部队,这对整个国家的妇女和女孩的安全有着一种非常可怕的暗示。--苏坦纳

苏坦纳: “我自己所做的研究和采访证明,政府部队在若开邦的17个村庄强奸了超过300名妇女和女孩。但由于有350多个村庄遭到了劫掠,这个数字只是实际遭受强奸的女性人数的一小部分。妇女和女孩在试图逃跑或跨越孟加拉国边境的时候被捉住并被轮奸。有的遭受了可怕的性残害,或被活活烧死。性暴力涉及成百上千的士兵,并且发生在若开邦的大部分地区。这种规模和广度强有力地说明强奸得到了系统性的筹划,并被用做伤害我的人民的武器。在强奸过后,妇女的隐私部位所遭受的残害的模式,说明这些士兵得到了明确的指令,要在罗兴亚人当中制造恐惧,同时要破坏他们的生殖能力。缅甸全境部署着大量的部队,这对整个国家的妇女和女孩的安全有着一种非常可怕的暗示。”

苏坦纳指出,除了罗兴亚人之外,缅甸的其他少数族裔群体,包括克伦族、掸族、克钦族、钦族、孟族等也长期遭受歧视和缅甸政府军的侵犯人权行为。

苏坦纳: “掸族2002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了缅甸军队对该族妇女实施了轮奸、杀害和残害行为。2014年,缅甸妇女联盟发布的报告记录了缅甸军队对少数族裔妇女实施的100多起强奸案例。这说明,在缅甸2010年(从军政府转变为文职政府)的选举过后,缅甸军队依然在强奸少数族裔妇女却没有得到惩罚。若开邦所发生的一切只是在规模上扩大了。”

目前罗兴亚难民大部分集中主居住在孟加拉国的考克斯巴扎地区。当地的难民营中有60%的人口都是妇女和女孩。苏坦纳指出,国际社会和人道主义机构应当紧急加大向罗兴亚难民提供的医疗保健和保护服务,这包括为他们提供拯救生命的医疗、心理和精神健康服务,改善环境卫生、水和个人卫生。特别是对那些遭受了强奸的妇女和女孩要提供安全的流产和紧急避孕措施,现在这些服务极其缺乏。

苏坦纳: “我现在最大的关切是年轻女孩被贩运的例子不断增多,最小的被贩运的女孩只有12岁。这些年轻妇女和女孩要么是被绑架,要么是被允诺有工作或者是结婚,然后她们就消失了。许多妇女和女孩看不到未来,绝望的她们希望逃到别处获得更好的生活,因此很容易就掉进虚假承诺编织的陷阱中,然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现在还出现了青少年男孩被拐骗的案例。我正在推出一项宣传意识行动,教育家长和社区领袖,让他们为自己的女孩们提供更好的保护。”

我现在最大的关切是年轻女孩被贩运的例子不断增多,最小的被贩运的女孩只有12岁。这些年轻妇女和女孩要么是被绑架,要么是被允诺有工作或者是结婚,然后她们就消失了。许多妇女和女孩看不到未来,绝望的她们希望逃到别处获得更好的生活,因此很容易就掉进虚假承诺编织的陷阱中,然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苏坦纳

安理会将于本月晚些时候访问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视察那里的难民营,之后还将前往缅甸。

苏坦纳希望安理会能在此行中会见幸存的妇女和女孩。她同时敦促安理会帮助孟加拉国当局应对人口贩运问题,并向缅甸政府施加压力,促使缅甸政府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设立的事实调查组合作,并坚持要求让人道主义援助能够不受阻碍地进入若开邦。

苏坦纳: “法治必须是应对罗兴亚危机的驱动力。现在急需国际压力以结束缅甸的有罪不罚,并支持政治和法律改革,结束对所有少数族裔的迫害。难民返乡必须根据国际标准,必须是安全、有尊严和自愿的。缅甸政府必须解决罗兴亚人的公民身份、权利、行动自由和法律面前的平等地位这些核心问题”。

联合国秘书长每年都会就冲突中的性暴力问题提交年度报告。在今年的报告中,缅甸军队首次被列入涉足冲突中性暴力的“耻辱名单”。

苏坦纳: “鉴于秘书长的报告和缅甸军队持续的有罪不罚,并且由于罗兴亚人所遭受的可怕的罪行,以及针对缅甸克伦族、掸族、克钦族等其他少数族裔群体的迫害,安理会必须将缅甸局势毫不延迟地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除了呼吁安理会之外,苏坦纳还对联合国的会员国发出了呼吁。

苏坦纳: “在谴责缅甸的侵犯人权行为,对性暴力表示深恶痛绝的同时,却继续向缅甸出售军火,寻求开采缅甸自然资源的许可证,这种做法是虚伪的。致力于冲突预防和可持续和平的会员国不应当为了贸易而对这种国家支持的对少数群体的迫害、歧视和其他人权侵犯行为,包括强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