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极端恐怖主义觊觎网络游戏空间  联合国敦促采取反制行动

2021 年 12 月 14 日

随着网络游戏技术的快速发展,游戏用户可以沉浸在数字世界、身历其境般体验精彩叙事、参与在线竞赛。然而,与此同时,一些关注网络世界的国际组织和研究机构发现:恐怖分子也在利用游戏空间,通过创造新的游戏或改变现有游戏,嵌入暴力极端主义内容,进行招募宣传。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UNOCT)对此极为关注,组织了多领域、跨学科的专家进行研究讨论,共商对策。请听《联合国新闻》特约记者杜佳的报道。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和反恐中心发起了一项倡议,探究网络游戏与暴力极端主义之间的关联,召集了一个由来自社会不同部门的专家组成的小组,进行调查研究。联合国反恐办公室的外部合作伙伴积极参与这项倡议,从各自的专业角度分析信息、提供观点、出谋划策,以制定有效方案,共同应对恐怖主义者对虚拟世界的渗透和利用。

网络游戏空间让27亿不同年龄、不同性别和不同国籍的游戏爱好者聚集在一起,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消遣方式之一。网络游戏有着自己特定的文化圈,一个特定的传播交流平台、生态系统和亚文化层正在形成。特别是在新冠大流行期间,人际关系、社会生活和工作环境都在很大程度上转移到了网络空间,许多人通过游戏和相关平台找到心理安慰、建立社交关系、结交新的朋友。

联合国反恐办公室主任拉菲·格雷戈里安(Raffi Gregorian)指出:新冠大流行期间,随着网络使用的增加,防止暴力极端主义的工作也面临新的挑战。

拉菲·格雷戈里安: “由于新冠大流行,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在网上娱乐和社交。随着疫情而出现的所有焦虑和沮丧为阴谋论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暴力极端主义宣传言论在全球范围内,在线上和线下同时传播。

恐怖分子对数字游戏空间的使用并不局限于一个团体或一种意识形态。有各种各样的恐怖分子和暴力极端主义行为者,以及他们的支持者积极参与这些计划,特别是那些带有仇视心理、种族主义等各种排外动机的人。”

 

网络游戏
Unsplash/Florian Olivo
网络游戏

 

有证据显示,恐怖分子和暴力极端分子正在越来越多地利用数字空间来散播极端主义宣传、筹集资金并招募人员。

心理精神专家阿洛克·卡诺加博士(Alok Kanojia)应邀参加了联合国反恐中心本周举行的“网络游戏和暴力极端主义”研讨会。他指出:恐怖分子通常在网络社区识别可利用的弱点和漏洞,发现潜在目标人群,使他们变成激进分子。

阿洛克·卡诺加: “我认为,如果把游戏社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这个社区中有很多人在某种程度上与社会格格不入。这些人可能是在成长过程中被欺负过的人,他们可能在学校表现不佳,可能难以社交。 所以我认为有很多人在某些方面与社会格格不入。 

我认为在线极端主义团体所做的就是:识别在某种程度上比较脆弱的一个特定人群。 在把人变成激进分子的过程中,很大一部分是让游戏玩家把个人的不良生存状况归咎于外部因素。 从本质上讲,他们告诉一群有点不适应社会或无法融入社会的人:这不是你的错,是社会系统的错。然后他们开始把所有的内在情绪和所有的怨恨,集中在一个特定的人群中发酵,这也是煽动种族主义情绪的一块沃土。”

另外一位参加研讨会、专门研究社交媒体和大众传播的教授艾哈迈德·拉维博士 (Ahmed al-Rawi)指出:游戏让这些脆弱人群感到自己的能力所在,带给他们一种生活的目标和意义,让他们认为自己负有某种使命,为某个事业而战。

艾哈迈德·拉维: “极端主义团体通过游戏设计,发明各种类型的奖励,吸引年轻人。比如:如果你加入我们的组织,你会成为一个团体的一员,你的生活会变得有意义,你也会因此获得奖励。这是一种常见的方式,通过给人一种集体认同感,让他们变得激进极端。

他们开始形成他们的社区,通过视频进行一对一谈话,给缺乏目标感的年轻人很多关注,利用他们的感情诉求去吸引他们。”

 

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表示,澳大利亚政府近期提出的网络安全立法提案存在“致命缺陷”,可能削弱澳大利亚乃至整个世界的网络安全,并对人权带来不必要的损害。
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图片
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表示,澳大利亚政府近期提出的网络安全立法提案存在“致命缺陷”,可能削弱澳大利亚乃至整个世界的网络安全,并对人权带来不必要的损害。

 

联合国反恐办公室主任格雷戈里安向人们发出警示:恐怖分子除了利用网络游戏招募新人,还在计划和准备他们的下一次袭击。

拉菲·格雷戈里安: “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开发的网络游戏,是根据非常流行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而改编的。

利用网络游戏空间的手段显然是超越国界的,因此必须通过多边合作和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共同参与来解决。鉴于在线用户数量庞大,包括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活跃在这个基本上不受监控的空间,这对学术界、智库和民间社会来说,都将成为一个重大而紧迫的国际问题。”

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同时强调:需要更好地了解游戏的积极方面,更多地了解这些网络和社区的韧性以及它们的正面社会效应。比如:有些游戏平台和玩家已经在为反对仇恨和分裂而发声,积极参与网络社区净化。所有这些努力应该得到鼓励和推广。

以上是《联合国新闻》特约记者杜佳的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