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预防是结束冲突中性暴力的“唯一解决办法”

2021 年 4 月 14 日

秘书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普拉米拉·帕腾(Pramila Patten)今天在安理会表示,预防是制止冲突中性暴力的幸存者所面临的多重、具有破坏性和持久性后果的“最好的、唯一的解决方法”, 特别是在性暴力被用作为一种残酷的战争手段时。

帕滕表示: “就在我们开会的时候,这一本应被历史尘封的罪行再次成为头条新闻。” 她强调,现在正是评估“现有的、根深蒂固的以及新的和正在出现的挑战的时候了……以根除这一祸害”。

 “联合国决议与现实之间的鸿沟” 

帕腾强调,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的妇女和女童遭受的性暴力的“残酷程度难以理喻的”,包括轮奸和其他暴行。  

尽管安理会过去通过了具有开创性的决议来打击性暴力,但她强调安理会需要帮助保护提格雷地区的妇女。 

帕滕引述了18个国家的2500多个经联合国确认的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事件,并指出“决议与现实之间存在鸿沟”。  

她说:“当回顾历史上的这一痛苦时刻——作为给妇女和女童造成蹂躏的长期战斗的一部分,从波斯尼亚到卢旺达、伊拉克、叙利亚和其他地区——我们将被正确地问及我们为了遵守承诺而做出的努力。” 

提供保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 

帕滕还提请安理会注意由于“污名、不安全、担心受到报复和缺乏相关服务”而造成的长期以来对冲突中性暴力的报道不足的问题,而所有这些都因新冠遏制措施而更加复杂。  

她强调说:“采取主动的措施……使幸存者安全地挺身而出并寻求补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 

帕滕在安理会分享了一些幸存者的真实故事,并指出,虽然一些幸存者打破了沉默,但许多人却感到羞耻、孤立和遭受拒绝。 案件中的每一个人都需要寻求正义。 

 

新冠疫情影响 

帕滕表示,在秘书长呼吁实施全球停火以应对妇女权利受到压制和公民空间缩小时,新冠大流行引发了新的基于性别的保护问题。 

尽管联合国系统和其他机构已经转向提供在线支持(例如热线和远程案件管理),但对于那些因冲突、流离失所和新冠等多重危机而遭受重创的人——那些面临数字鸿沟的妇女仍然很难从中受益。 

她说:“在危机和社会压力时期,边缘化妇女往往被落下了。” 

历史“转折点” 

帕滕说,要从新冠大流行中复苏,就需要采取“包容、交叉和具有性别意识的方法。这是历史的转折点。

她坚持认为,这“要求模式上的转变”,以使枪支沉默,扩大妇女的声音,投资于公共福利,确保妇女和幸存者的代表权,减少军事开支并促进人身安全和抵御社会和经济冲击的能力。 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方法是注入政治决心和资源。

正义与康复 

联合国中非稳定团高级妇女保护顾问贝娅特丽克丝·科林(Beatrix Attinger Colijn)指出,为受害者伸张正义的机会有限,包括举报暴力行为面临的社会障碍和农村地区服务基础设施的缺乏。

科林还强调了重建受害者的尊严和信心以重新掌握自己的生活的重要性。 

民间社会声音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丹尼斯·穆奎盖(Denis Mukwege)说,人类应该有一种集体羞耻感,因为未能将那些犯下“可恶”的性暴力罪行的人昭告天下。       

尽管针对冲突中性暴力的国际法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虐待行为仍然过于频繁,应对措施所需资金也远远不足。  

同时,南苏丹残疾妇女网络主任卡罗琳·阿蒂姆(Caroline Atim)强调了性暴力作为征服和控制手段的普遍性,包括被迫嫁给施虐者。 

她还谈到了残疾妇女的具体需求和脆弱性,以及向受害者提供包括心理服务在内的“非歧视”服务的重要性。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90国参与安理会冲突中性暴力问题辩论  性暴力作为战争策略和受害者照顾问题备受关注

安理会今天就冲突中性暴力问题举行公开辩论,其规模和受关注之程度可谓前所未有。本月安理会轮值主席国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亲自主持会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秘书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帕滕在会议上发言。90多个联合国会员国踊跃报名参会并发言。

安理会举行公开辩论会 讨论在武装冲突中保护新闻工作者问题

安理会7月17日举行公开辩论会议,讨论在武装冲突中保护新闻工作者的问题。常务副秘书长埃利亚松、广播公司主管战地记者的负责人和曾经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冲突地区完成报道任务的记者和包括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大使在内的安理会各成员国代表就此议题发表了各自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