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辩论:气候破坏是危机的放大器和倍增器

2021 年 2 月 23 日

安理会今天在轮值主席国、英国首相约翰逊的主持下,就气候变化与和平和安全问题举行了高级别辩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会议上明确指出,气候破坏是危机的放大器和倍增器,在从阿富汗到非洲的萨赫勒地区在内的诸多地方,气候变化加剧了动荡和冲突的风险。 

古特雷斯表示,气候紧急情况是我们时代的决定性问题。过去十年是人类历史上最热的时期。二氧化碳水平创历史新高,野火、气旋、洪水和干旱成为新常态。科学结论是明确的:到本世纪末,我们需要将全球温度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

他指出:“气候破坏是危机的放大器和倍增器。在气候变化使河流干涸、减少收成、破坏关键基础设施并导致流离失所的地方,动荡和冲突的风险加剧。”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在2018年,全球开展最大规模多边和平行动的十个国家中,有八个国家处于高度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

古特雷斯说:“在那些脆弱性和冲突削弱了应对机制的情况下,在那些人们依赖森林和鱼类等自然资本生存的地方,在那些妇女作为气候紧急事件最大负担的承受者却没有平等权利的地方,这种危机的影响最大。”

例如在阿富汗,40%的劳动力从事农业活动,收成减少会使人们陷入贫困和粮食不安全状况,使他们容易受到犯罪团伙和武装团体的招募。

在整个西非和萨赫勒地区,超过5000万人依靠饲养牲畜生存。放牧方式的变化加剧了牧民与农民之间的暴力和冲突。

在苏丹达尔富尔,降雨量少和干旱频发,加剧了粮食不安全状况和对资源的争夺,并由此导致了后果。

 

 

对妇女和女童而言,后果尤其严重,她们被迫为了取水而走得更远,使她们更容易遭受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

古特雷斯还指出,气候变化加剧的高度不平等现象可能削弱社会凝聚力,并导致歧视、寻找替罪羊、紧张局势和动荡加剧,增加发生冲突的风险。

此外,气候破坏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导致流离失所增加。在太平洋的一些小岛屿国中,整个社区被迫搬迁,对他们的生计、文化和遗产产生了可怕的影响。

古特雷斯说:“全世界更多人的被迫迁徙显然将增加他们遭受冲突和不安全的可能性。”

古特雷斯呼吁更加重视通过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预防进一步的气候变化,同时立即采取行动,保护国家、社区和人民免受日益频繁和严重的气候影响。

他敦促安理会成员在2021这关键的一年中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以确保11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会议取得成功,并动员包括国际金融机构和私营部门在内的其他各方发挥作用。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资料图片)
联合国新闻图片/Daniel Dickinson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资料图片)

首相约翰逊:英国十年内减排68%

英国是安理会本月的轮值主席国,同时也是今年11月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国大会的东道国。英国首相约翰逊亲自主持了今天的会议并介绍了该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采取的行动。

他表示英国通过了一项法律,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的净零排放,并且到2030年将碳排放削减68%。他说,“这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承诺力度最大的。”

他还表示,未来五年,英国为支持世界其他地区而做出的气候融资承诺为116亿英镑。而且,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之前,英国作为七国集团主席国将把气候变化问题“牢牢地”列入七国集团峰会的议事日程。

约翰逊说:“我今天向大家传达的信息是,联合国安理会也必须采取行动。因为气候变化是一个地缘政治问题,与环境问题一样重要。如果安理会要成功地在全球范围内维持和平与安全,那么就必须激发整个联合国机构和组织迅速和有效的反应。”
 

2016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克里出席联合国大会《巴黎协定》签约落实高级别活动。
联合国图片/Cia Pak
2016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克里出席联合国大会《巴黎协定》签约落实高级别活动。

 

特使克里:美国在2050年前实现零碳的决定任何人都无法撤销

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前国务卿克里在发言中表示,气候危机事关“每个国家、每个公民的经济、食品、能源和身体安全”,稍事观察就能发现,安理会致力于建设和平及冲突预防的许多地区,同时也正是受到气候变化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因此“安理会的每一次决策制定和情况汇报,都必须将气候问题纳入其中”。

克里表示,拜登总统很清楚,在气候问题上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因此“他在宣誓就职后的几个小时就采取行动,让美国重新加入了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并指挥协调了政府应对气候危机的整体行动,将气候问题上升为国家安全重点事项,让美国不可逆转地走上了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的道路。我要强调的是, 这一决定不可逆转,未来的任何一任总统都无法撤销。”

 

索马里的儿童走过一片遭洪水侵袭的住宅区。
联合国图片/Ilyas Ahmed
索马里的儿童走过一片遭洪水侵袭的住宅区。

 

克里表示,国际社会仍然来得及避免气候变化最为严重的后果,但“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仅凭一己之力解决气候危机”,全球最主要的17个温室气体排放国都必须履行责任,采取具体措施,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面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挑战,我们必须确保让合作,而非冲突,成为应对行动的首选”。

克里表示,为此,拜登总统将在今年的“地球日”召开一场领导人峰会,在11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国大会召开之前,美国也将在安理会中与志同道合的其他国家密切合作,加强安理会对于气候危机及其对国际和平与安全影响问题的关注 。

克里表示,有些人说气候问题不是安理会的事,“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事实情况是,气候威胁如此严峻而又多面,根本无法将其从安理会所面对的其他挑战中剥离出来。把头埋进沙里当鸵鸟只会自食其果,必须立即将气候危机作为迫切的安全威胁加以严肃对待”。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
联合国新闻/张立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

 

特别代表解振华:中国已提前完成部分节能减排目标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在发言中表示,“中国不仅是达成《巴黎协定》的重要贡献者,也是落实《巴黎协定》的积极践行者。我们坚持责任担当,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宣布,将力争在2030年前碳排放达到峰值,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从碳达峰到碳中和,发达国家大体上需要50至60年的时间,而中国将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力争30年实现,这体现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力度和雄心。”

解振华表示,“2020年中国碳强度较自主贡献目标基准年2050年降低了48.4%。截至2019年底,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15.3%,提前完成了2020年承诺的目标。截至目前,中国的森林蓄积量连续30年保持增长,比2005年增加了超过45亿立方米,已经超额完成2020年的目标。中国已经成为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最多的国家,可再生能源领域专利数、投资装机和发电量已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一,风电、光伏装机规模均占世界30%以上。”

解振华表示,中国“奉行合作共赢,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共同发起成立‘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帮助沿线国家建设水电、风能、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项目,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在‘南南合作’的框架下,建设低碳合作区,实施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项目,推动各国实现绿色发展。”

 

中国昆明将在今年五月举办《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
Unsplash/Aaron Burden
中国昆明将在今年五月举办《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

 

解振华表示,在全球气候治理问题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历史责任、发展阶段和应对能力不同,要恪守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公平各自能力的原则,尊重并支持各国根据国情,确定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不搞一刀切。发达国家要履行率先减排的义务,并切实兑现承诺,提供更加有利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提升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发展中国家也要尽其所能,采取积极气候行动……安理会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发挥作用,应符合自身职责。”

解振华表示,“今年,中国将承办《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国大会,我们期待同各方共同商讨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治理的新战略”,中国坚信,“只要各国携手努力,共同推动《巴黎协定》全面有效实施,推动构建合作共赢、公平合理的气候治理体系,推动实现可持续发展,就能够建成持续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美好星球。”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