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应对气候变化 中国在行动——专访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

2019 年 9 月 23 日

联合国纽约总部9月23日召开了气候行动峰会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这场会议的入场券不是精彩的演讲,而是大胆的行动。在峰会之际,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介绍了中国在全球气候行动上的立场,以及采取的切实措施。请听黄莉玲的报道。

就在几年前,为气候变化而忧心忡忡的人士还在通过南极洲的企鹅和北极圈附近的北极熊的“切身感受”来引发人们关注气候变化。但是今天,从今年夏天经历40摄氏度超高温的欧洲,到喜马拉雅山脚夏季湍急的水流,到索马里因干旱而缺少牧草的农村,再到遭受五级超强飓风袭击的巴哈马群岛,全球各地的人们都感受到了我们的气候的的确确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表示,中国一直以来高度重视气候变化问题。

解振华:“现在全世界各个地方都在反映出了气候变化的危害和影响,所以现在要落实《巴黎协定》,各个国家必须要认认真真地采取行动,兑现自己的NDC(国家自主贡献),而且要结合本国的国情,不断地提高力度。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地实现《巴黎协定》所确定的长期目标和共同愿景。中国政府对气候变化非常重视,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别人让我们做,而是我们自己要做,因为这是中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内在要求,也是展现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应尽的一种国际义务。”

 

 

在2015年12月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达成之前数月,中国向联合国提出了自己的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行动,其中包括了一系列到2020年要实现的目标,以及到2030年要实现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

解振华:“中国一直在采取行动。我们所确定到2020年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已经提前两年基本上实现了。到2018年年底,碳强度(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已经下降了45.8%,我们承诺的目标是(下降)40%到45%,现在已经超过了45%的上限目标。森林蓄积量的指标2018年达到了170亿立方米,也超过了2020年的目标34亿立方米。关于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2018年底已经达到了14.3%,有望实现到2020年15%的目标。我们的碳市场2017年底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我们还加强南南合作,已经和36个国家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到目前为止已经办了将近二十多期培训,为120多个国家的2000多名政府官员和技术员开展了培训。今年我们已经开始和GCF(绿色气候基金)合作,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融资能力,同时和气候公约秘书处合作,培训各国的一些官员提高应对气候变化规划和透明度方面的能力。所以说,中国2020年之前我们所做出的承诺,多数已提前完成了而且超额完成了,这就展现了中国的行动和中国的力度。”

气候变化与工业化革命以来大量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一类的化石能源使用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密切相关。和大多数国家一样,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改善能源结构。

 

世界银行图片/Dana Smillie
太阳能电厂。

解振华:“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地提出来要在能源生产和消费领域进行一场革命。最近的十多年,我们煤炭占一次能源的比重已经从72%下降到59%。有的国家说,你们现在还在建火电厂,确实根据发展的需要,我们还需要建一些,但是要看到我们在建这些新的超低排放火电厂的同时,我们最近这十年淘汰了高消耗、高排放、高污染的火电机组。淘汰了多少呢?一共是1.7亿千瓦的装机容量。最近这两年又淘汰了2000万千瓦。这是什么概念?欧洲的有些大国全国的总装机容量也就是7000多万千瓦。可见中国在这方面采取的力度之大。所以煤炭占的总量一直在降低。”

中国还采取了大量措施提高能源效率。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在最近20年累计节省的能源占全球总量的58%。解振华表示,中国还在不断努力, 缩小与发达国家在能效上的差距,同时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

解振华:“我们现在的可再生能源的装机总量是7.26亿千瓦,这是什么概念呢?这是中国总发电装机容量的38%,是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30%,在(全球)增量这一部分我们占了44%。应该说中国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是相当大的,是(世界)第一位的。由于我们的努力,可再生能源,特别是风电、光伏发电成本已经大大的降低了,完全可以和传统的能源相媲美了。由于中国大力地发展可再生能源,技术在进步,成本在降低,给世界上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做出了中国自己的贡献。”

解振华指出,要实现真正的低碳绿色发展,全社会都要进行全面的转型,进行综合的生态文明建设,这也是中国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解振华:“要真正实现这一目标,不光是能源领域,各个领域都得转型,工业、能源、建筑、交通、消费,各个领域都得要转型。最近中国和新西兰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又提出了一个新建议,即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我们过去的关注点就是工业、能源这些领域,现在看来,要减少温室气体,还要增加碳汇。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为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可以贡献30%多,也就是说要实现目标三分之一靠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这样话就打开了一个新的路子,也就是说,不光从工业、能源、建筑、交通,还要从农业、林业、水资源的保护和利用、海洋和湿地生态系统改善等这些自然生态保护以及增加生物多样性的措施,来实现碳中和。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既有助于减缓气候变化,也有助于提高适应能力,还有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是具有多重效益的解决方案。”

联合国开发署中国办事处图片/Krause, Johansen
位于中国新疆的阿尔泰山和湿地保护区景观。

 

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要求将全球气温上升的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基础上2℃之内,力争1.5℃之内。

解振华:“有些国家是主张一定要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还有一些国家主张还是要坚持《巴黎协定》所确定的2摄氏度以内。到底应该怎么办呢?中国清华大学联合哈佛大学等国际上一批著名的研究机构开展研究,先来看一看如果我们把温升控制在1.5度需要解决哪些问题,有哪些技术障碍,需要什么样的技术创新。另外呢,我们现在的这个多边机制需要哪些创新。所以我们还是从实际出发,注重行动。”

解振华强调,气候变化涉及所有国家,需要强有力的多边机制和国际合作来共同解决,但现在多边机制遇到了诸多挑战,需要进一步的创新和努力。

解振华:“要想实现应对气候变化控温2摄氏度或1.5摄氏度的目标,必须要有技术创新,依靠传统的技术不可能实现。(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巴黎协定》都提出来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开展技术合作、技术转让,现在并没有真正得到落实,所以还是靠发展中国家自己在努力,困难是相当大的,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另外呢,资金问题,《公约》和《巴黎协定》里确定资金的机制并没有得到落实,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得到这种充足的、额外的、新的资金支持。这对发展中国家落实目标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根据测算,要实现《巴黎协定》确定的目标,到2030年可能需要90多万亿美元,资金的需求量相当大。这需要发达国家兑现自己的承诺,而且通过公共资金拿出来以后,引导私营部门,引导全社会的资金支持。”

《巴黎协定》的诞生是前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内最大的成就之一。潘基文曾指出,在达成这份重要的国际协定的谈判、签署、生效和实施的过程中,中国做出了基础性的突出贡献,而当时与中国携手推进这一进程的是美国。遗憾的是,美国现任政府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场。

 

 

解振华:“美国是个非常重要的国家。在气候变化这个领域,它应该发挥领导力。在达成《巴黎协定》的过程当中,中美进行了非常好的合作。我们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面,两国元首发表了四个联合声明,每个联合声明都在《巴黎协定》的达成、签署、生效和实施的过程当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希望在气候变化这个领域,美国应该继续跟各国进行合作,共同来推动这个进程。我相信一个明智的政治领导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顺应绿色低碳的大趋势、大潮流,和大家一起来共同努力发挥重要作用。在这一点上,我们非常希望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能够跟全球各国人民一起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中国愿意和美国在这个领域继续开展合作。我们过去不光是开展政策对话,推动多边进程,我们还在九个优先领域开展了务实合作,这对双方和全球都是有好处的。对双方都有好处、对全球有好处的事,为什么不做呢?”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