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行动呼吁:保障基本自由,维护性别平等,保护公民空间,确保数字技术成为行善工具

2021 年 2 月 22 日

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敦促会员国重视将联合国“人权行动呼吁”付诸实施的紧迫感,尤其是要保障基本自由,维护性别平等,保护公民空间,确保数字技术成为行善的工具。

在向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议发表的开幕致辞中,古特雷斯首先指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来势汹汹,席卷全球。这场大流行病昭示我们人类大家庭乃至所有人权,包括公民、文化、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利,皆相互关联,彼此相通。

新冠大流行撕开了新的人权裂痕

他表示,冠状病毒病疫情既加深了原有分歧、脆弱性和不平等,又撕开了新的裂痕,包括造成人权方面的断层。

他说:“我们看到侵犯人权行为形成恶性循环。数亿家庭的生活被严重搅乱,人们失去工作,负载累累,收入骤减。极端贫困率几十年来首次上升。”

疫情尤其给妇女、少数群体、残疾人、难民、老人、移民和土著人民造成严重损失。性别平等方面取得的进步倒退了多年。

年轻人在苦苦挣扎,他们失去了学业,获得技术的机会往往也十分有限。

疫苗“不公平”

古特雷斯指出,最近令人感到义愤的是,疫苗接种工作未能确保公平。到目前为止,10个国家使用的冠状病毒病疫苗居然占了疫苗总数的75%。

他说:“疫苗公平就是维护人权。疫苗民族主义就是罔顾人权。疫苗必须成为全球公共产品,让所有人都用得上、用得起。”

疫情中公民空间受挤压

古特雷斯还指出,冠状病毒还殃及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进一步压缩了公民空间。

他表示,一些国家当局以疫情为借口,采取高压安全对策和紧急措施镇压异己,将行使基本自由定为犯罪,压制独立报道,限制非政府组织的活动。

他说:“人权维护者、记者、律师、政治活动人士乃至专业医护人员因批评政府的抗疫举措或不作为而被拘留、起诉并受到恐吓和监视。”

在一些国家,疫情相关限制还被用来颠覆选举进程,削弱反对派的话语权和压制批评。

信息疫情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冠状病毒病救命信息的获取渠道有时被某些人包括当权者隐瞒,而致命错误信息则被放大。

冠状病毒病的“信息疫情”引发了人们对数字平台的覆盖范围不断扩大以及数据的使用和滥用情况更普遍的担忧。

个人信息被收集汇总

古特雷斯说:“我们的大量个人信息被收集汇总,但我们却根本没有进入这个数据库的钥匙。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如何收集,由谁收集,也不知道收集的目的。这些数据被用于商业用途,包括广告、营销和提高公司利润。”

行为模式被作为商品,像期货合约一样出售。这造就了新的商业模式和全新行业,为财富日益集中和不平等推波助澜。

他说:“我们的数据还被用来塑造和操纵我们的认知,而我们却毫无察觉。政府可以利用这些数据控制本国公民的行为,侵犯个人或群体的人权。所有这些都不是科幻小说,也不是对22世纪非理想化社会的预测。”

针对这些问题,联合国已经制定了“数字合作路线图”,以期找到前进方向。

古特雷斯敦促所有会员国将人权置于数字技术开发和使用监管框架和立法的核心位置。因为,“我们需要一个安全、公平和开放且不侵犯隐私或尊严的数字未来”。

人权行动呼吁

“人权行动呼吁”是推进联合国最重要工作的一个综合性框架。该工作的范围既包括实现可持续发展、开展气候行动,也包括保障基本自由、维护性别平等,还包括保护公民空间、确保数字技术成为行善的工具。

古特雷斯呼吁各国加大力度将“人权行动呼吁”。他重点谈及了两个领域:其一是如何消灭种族主义、歧视、仇外行为的瘟疫;其二是如何铲除性别不平等这个最普遍的侵犯人权行为。

他指出,加重这些恶行的因素是世界上不公正现象的两个最深远根源:几个世纪的殖民主义遗产、几千年来顽固不变的重男轻女做法。

种族主义与性别不平等如影随从,这一点也显而易见。二者最恶劣的影响见于少数种族和少数民族妇女所遭受的重重歧视之中。

煽动种族主义、鼓动反犹太主义、散布反穆斯林偏见、对一些占少数的基督徒群体实施暴力、仇视同性恋、仇外、厌女,凡此种种都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些现象只是变得更加公开、更容易引发,而且蔓延到了全球。
    
古特雷斯指出:“对于死灰复燃的新纳粹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出于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动机的恐怖主义,我们也必须加大打击力度。这些基于仇恨的运动所造成的危险正与日俱增。我们必须指明这些运动的性质:白人至上运动和新纳粹运动不仅仅是国内恐怖主义威胁。它们正在成为跨国威胁。”

最后,他指出,全球每个角落都在遭受侵犯人权之苦。有一些国家的情况极其令人担忧,其中一些情况还旷日持久。人权理事会及其机制对于提高认识、保护人民、保持对话、寻找解决办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