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组织:更好的“常态”必须意味着应对工作场所的暴力和骚扰

2020 年 7 月 27 日

暴力和骚扰是劳动世界中一个长期存在且有害的问题。它超越了国界、社会经济条件、职业部门和工作安排。它可能在同事之间、管理人员和下属之间,或者在工作者与其客户或公众之间表现出来,从而威胁到所有可能受此伤害的人的安全和健康。这是国际劳工组织职业安全与卫生高级专家曼纳尔·阿兹(Manal Azzi)在今天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所做的表示。

阿兹指出,暴力和骚扰的形式不尽相同,而且在不断变化,它不仅仅限于身体或性行为,还包括精神骚扰,这种形式可能以最微妙的方式变得阴险和具有虐待性,其所造成的精神打击,有时会导致自杀。

对工人福祉的负面影响还会波及到企业,导致与恐惧、疾病和伤害有关的缺勤,以及人员流失增加。这些变化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也可能损害生产力和绩效。

在当前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的公共卫生危机期间,暴力和骚扰似乎有所增加。新冠大流行期间对人们施加的前所未有的限制加剧了压力水平。 在某些情况下,这导致在这一大流行病前线工作的关键岗位人员、医护人员和其他人员遭受暴力和骚扰。

有报道称,中国武汉的医生在人满为患的医院中遭到殴打和威胁。当杂货店的货品供应出现中断时,店员遭受暴力和骚扰。最近,美国的一名保安在试图执行进入商店必须戴口罩的规定时被杀害。

阿兹指出,现在是前所未有的认识和解决与工作有关的暴力和骚扰的原因和表现的重要时刻。国际劳工组织的一份新报告《免受暴力和骚扰的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环境》审查了劳动世界中存在的暴力和骚扰的范围,并研究了现有的职业安全与卫生框架,还提出了预防和应对工作场所心理社会风险的举措和行动领域,包括更好的职业安全与卫生管理体系和培训。

去年,在纪念国际劳工组织成立一百周年的大会上,187个成员国通过了开创性的《暴力与骚扰公约》(第190号)及其建议书(第206号)。会员国在其中确定了消除这一祸害的全球承诺。

阿兹强调,总体承诺需要得到基层行动的支持,使这种骚扰变得永久化或使其继续存在的系统、文化和个人需要被“当头棒喝”并得到纠正。

她说:“我们都希望在新冠大流行之后建立更好的常态,没有暴力和骚扰的工作场所应该成为这个等式的一部分。”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