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心怀壮志,无惧艰险——访中国籍马里维和军人王瑜

2020 年 5 月 28 日

位于非洲西北部的马里是联合国在全世界开展的十三个维和行动中伤亡人数最多的一个任务区。这个历史上曾经的文明古国由于社会动荡和自然条件恶劣而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近些年来,反叛和恐怖势力的猖獗更使这个国家深陷危机之中。然而在这里,在不幸之中却有一个强大的联合国维和行动在努力确保稳定,保护平民的安全,支持马里进行政治过渡。今天,就请您通过我们的采访,来聆听一位来自中国的青年女军官在马里维和的切身体会。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王瑜是联合国马里维和行动派驻东部加奥的一名上尉,目前主要负责维和行动的工程协调工作,涉及道路、桥梁、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维和特派团营地本身的建设等方面的工作。她参加马里维和行动已有3个半月的时间,对马里社会的方方面面有着很多新鲜的感受。

王瑜:“刚到马里的时候,特别是在首都巴马科,看到他们的基础设施,包括医疗、交通、教育都是非常薄弱脆弱的。道路的话更不用说了,在他们的首都主道路就那么一两条,而其他的基本上都是沙子路。所以看过去映入眼帘的就是贫穷。从中国来到了马里,对我来说反差挺大的,我们中国人口是世界最多的,民族团结,可以集中精力搞建设,但是看到马里人遭受的这些苦难,感觉到特别的心痛。”

 

当地人在树下乘凉
联合国马里稳定团/王瑜
当地人在树下乘凉

马里夏季异常炎热,特别是在五、六月份,这让在国内对空调习以为常的王瑜而言不能不说是“印象深刻”。

王瑜:“现在几乎每一天我们室外的温度都会达到42、43度,有几天是45度,最低温度也有30度。我们主要是在室内上班,有空调还好一些。但是对于一些要施工的人员,比如说我们的工兵分队,他们需要去室外做一些建筑的时候就比较困难。还有对当地人来说,他们没有经济能力,他们有些甚至连房子没有,都是一些草屋,所以对他们来说,空调肯定是遥不可及的一件事情。”

马里北部深入撒哈拉大沙漠腹地,夏季多发沙尘暴。刚到东部战区后不久,王瑜就遭遇了生平第一次沙尘暴。

王瑜:“沙尘暴往年都是5月份6月份比较多一些,但上个月就遇到一次,大概是4月中旬,当时突然间就起了特别大的风,感觉要把房顶掀了,后 来突然间沙子整个被卷起来,像一堵墙一样滚滚涌过来。等到沙尘暴过后,任何你能看到地方全都是沙子,哪怕我们住在集装箱里面,也不知道从哪里渗进来的,无孔不入。”

 

沙尘暴即将来临之际
联合国马里稳定团/王瑜
沙尘暴即将来临之际

 

在联合国衡量世界各国综合发展水平的指标——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名上,在190多个国家中,马里2019年的排名是第184位。因此,马里的医疗卫生条件也极其落后。

王瑜:“在非洲这个地方,疟疾肆虐。当地人基本上百分之八、九十身上都会有疟原虫,这是通过蚊子叮咬,经血液传播的。他们医疗条件确实不是很好,很多人看不起病,买不起药,也打不起针。就像这次(新冠)疫情来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平均几万人有一个床位。前不久我们中国还援建了一个方舱,有400张床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5月21日马里共有930多名确诊的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其中50多人死亡。联合国马里维和行动共有1万5000多名 军事、警察和文职维和人员,其中也出现了病例。

王瑜:“我们加奥东战区有一个孟加拉分队,他们确诊了13位,然后也一直在治疗中,也差不多恢复了。现在基本上我们整个超营(超级营地)应该就剩一位在隔离中,但是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疫情有可能随时卷土重来。所以现在大部分人进行远程办公,重要岗位是轮流办公。联马团给我们每人每天发一个口罩,以及免洗的洗手液等等。”

对于生活在和平而繁荣的世界中的人们来说,王瑜所描述的维和生活的艰苦是难以想象的。但是王瑜并不这样看,她反而轻描淡写地说,看到马里人的生活,她觉得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倍加珍惜,尽管三个多月都没有吃过绿叶蔬菜,现有的工作生活条件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好”。

王瑜:“来马里之前,我就知道那儿的天气、环境非常恶劣,知道那儿有一些暴恐袭击。我已经做好了最差的打算。我把家庭、孩子,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所以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来了这儿之后,生活上会比自己想象的稍微好一点,因为这边有三支中国分队在这儿可以依靠。如果东站区这个地方没有中国分队,只靠我们单个参谋军官在这上班,对我们来说是非常艰难的。有分队在,可以给你做口中国饭吃,你身边有中国人可以跟你说会儿话、聊会儿天,所以对于精神上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缓冲的作用,比想象中的稍微好一点。”

 

联马团多哥武装警察巡逻中遇爆炸袭击受伤,进行医疗后送
联合国马里稳定团/王瑜
联马团多哥武装警察巡逻中遇爆炸袭击受伤,进行医疗后送

 

马里被称为世界上从事维和行动最危险的国家之一,这的确是名副其实。从2013年这个特派团建立以来,目前已经有209名维和人员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牺牲,其中包括2016年牺牲的中国维和军人申亮亮。

王瑜:“我所在的整个超营遍布了掩体,当灾难、危难来的时候,我们就跑到里面去。其实掩体也就是一个集装箱,在集装箱的上面会堆三层沙包,然后在集装箱的外围会有一个保护层。如果遇到恐怖袭击或者轻武器的射击,营区就会有预警,30秒之内我们就能收到预警,所以我们会有几十秒的时间去躲避灾难。第一次我印象特别深,我到东战区的第二天晚上,突然间警报响了,外面警报声音特别大,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鸣笛声,我不知道是什么,当时还坐在那儿,然后突然间门外面声音特别大,都是疯狂跑的声音。我开门一看,所有人都跑进掩体了,都戴着头盔,穿着防弹衣——防弹衣加头盔应该也有一二十斤。所有人都躲在掩体里面等着。还好那次运气比较好,是一个哑弹,恐怖分子扔的一个哑弹。”

在最近3个半月的时间里,王瑜和战友们已经多达四、五次必须跑到掩体内寻求安全。平时,营区也会开展一些应对恐怖分子的演习和操练。 

王瑜:“我们只要出超营,就必须要带上头盔跟防弹衣,同时还要有警卫护卫,每个月都会有维和人员在外面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排除很多的简易爆炸物。当然也会有不小心没有探测到而伤亡。上个月,一个运输分队出去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就压到一颗雷,爆了之后,车里有一个人手脱臼了,另外一个人腿断了,就截肢了。我之前见过那个人,到现在看到他手机里的照片,瘦了二三十斤。还有一些人出去执行任务,前两天车被炸了,就是因为压到简易爆炸物,整个车就报废了。这样的事情挺多的,几乎每个月都有好几起。其实这些事对我们的伤害还是挺大的。”

 

工兵分队进行连夜施工
联合国马里稳定团/王瑜
工兵分队进行连夜施工

 

王瑜说,在马里,每个月都有好几起恐怖和暴力事件,包括马里军队和支持马里军队反恐的法国军队不断受到袭击。

王瑜:“有一次是马军被当地的恐怖分子杀死了30多人,对我们心理影响挺大。像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时我们觉得离我们很遥远,觉得这个世界就应该是和平的,但是到了外面之后,你会发现,其实这些死亡也好,这些不安全因素也好,它时时刻刻就在你身边。我有一次出去勘察机场附近的情况,当时我们车上坐了另外一个女性,她是另外一个国家的,她跟那司机说,你要严格地按照前面那辆车走过的印子,不能差一毫米,就是怕遇到简易爆炸物。所以我们是非常小心。恐怖分子会采用一些非常极端的方式去杀害平民,显示他们的存在,显示他们有能力。还会发射一些武器、一些简易爆炸物什么的。当地是非常穷的,为了显示自己,他们就拿个汽油桶这样就炸了,或者有一些在车上放TNT炸药,然后直接冲进来跟你同归于尽。”

王瑜说,维和人员工作的环境充满了危险,人人都会感到担心,她也一样,但她同样坦然地去面对这样的客观环境,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自己,同时尽自己的全力去做更多的工作,去造福当地人。

 

当地人在树下乘凉
联合国马里稳定团/王瑜
当地人在树下乘凉

 

王瑜:“我们基本上来之前也会上一些课,知道马里的一些情况,所以来之前都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来了之后,切身实际地感受到这些东西了,当然会有一些冲击,因为哪怕是做好心理准备也会有冲击的,但马里就是这么危险,恐怖分子就是那么残忍不人道,你就必须去调整自己。因为在外面工作,你代表的不仅是个人,人家看你都是Chinese(中国人),所以我们在外面也代表了我们中国的形象,我们也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内心和良好的形象来面对这些情况。”

王瑜的女儿小椰子现在2岁半了,正是最需要妈妈的时候。身在遥远的非洲维持和平,王瑜十分想念她,只要有空就会通过微信视频跟孩子讲讲话,问问她好不好。

王瑜:“作为一名母亲,我对孩子来说,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的身份不仅是个母亲,我还是一名军人。作为军人,我们的天职就是保卫祖国、保卫人民,包括像现在走向世界,希望这世界和平。从另外一方面讲,我做的这些以后也可以给我的孩子当一个榜样,我相信可以得到她的理解,也会成为她的骄傲。”

和王瑜一样,离开了祖国和亲人来到充满危险和艰苦的马里从事维和行动的还有另外425名令人肃然起敬的中国维和人员。

王瑜:“2016年的时候,发生了一起我们中国的维和人员牺牲的事件。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即便有牺牲,我们也会挡在前面。中国作为维和的第二大出资国,以及在安理会5个常任国里面出兵最多的国家,我们也会一直坚守这样的态度。相信未来也将会有更多的中国军人投入到维和的行动中去。”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