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煤炭时代、拥抱清洁能源 世界准备好了吗?

2019 年 11 月 29 日

电力改变了世界,帮助各国发展经济,带领成百上千万人脱离贫困。然而,取得这一成功所付出的代价巨大: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能源部门所排放的二氧化碳约占全球40%。二氧化碳是所谓的温室气体之一,它会将热量储存在大气中,并导致地球变暖,大约三分之二的碳排放来自煤炭。

然而,虽然联合国迫切地呼吁停止使用化石燃料,成百上千个新型燃煤发电站仍在建设当中,还有成百上千个发电站有待建设。那么,世界准备好迎接一个为所有人提供清洁、廉价和可获得能源的新时代了吗?

联合国秘书长敦促摒弃煤炭并为碳定价

联合国正对各国不断施加压力,要求它们停止依赖煤炭,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近期的宣言中明确地阐明了联合国的立场。

古特雷斯呼吁,如果世界要抓住结束气候危机的机会,就要对碳排放征税、停止提供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化石燃料补贴,并到2020年停止建设燃煤发电站。

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经济体,正在关注联合国发出的信息。然而,在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东南亚,化石燃料仍然是满足其能源需求的方式。今年11月,古特雷斯在泰国举行的东盟国家会议上表示,“煤炭仍是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重大威胁”,在气候变化方面,东南亚国家是最脆弱的国家。

亚洲发展仍由煤炭推动

国际能源署研究显示,在未来20年,亚洲地区预计将成为全球能源趋势的关键带动者。自2000年以来,数百万东南亚民众获得了电力,这一地区目前正朝着到2030年普及电力的目标迈进。

由联合国支持的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Sustainable Energy for All )组织收集的数据显示,东南亚地区待建的燃煤发电厂数量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中国和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和菲律宾是所有东南亚国家中待建燃煤发电厂数量最多的国家,马来西亚和泰国紧随其后。

相对富裕的亚洲国家也正对煤炭部门进行跨国资助。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国有金融机构目前分别是其他国家煤炭厂最大的资金来源国。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组织的研究显示,中国是最大的煤炭国际融资的来源国,在2015至2016年度承诺提供超过17亿美元资金。

煤炭正在失势

然而,整体来看,全球正朝着正确的方向缓慢前进,计划建设的煤炭厂数量正在减少。新煤炭厂获得的许可证数量已降至历史最低点,1000多个许可证被取消,这意味着煤炭开发商的经济环境正日益严峻,同时,对于控制全球变暖和保护人类健康的共识正日益增长。

《巴黎协定》签署四年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年9月在纽约召开了一次气候行动峰会,许多国家在会议上宣布了加强应对气候危机的措施,包括对燃煤发电进行限制。

例如,英国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内完全淘汰煤炭。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之一,德国已同意在2038年之前停止使用煤炭,另外八个欧盟国家也宣布将到2030年停止使用煤炭。智利已承诺到2040年关闭所有燃煤电厂,韩国将到2022年关闭10座电厂。

此外,由32个国家,25个地区、省和市级政府以及34个企业成员组成的“推动淘汰煤炭联盟”(Powering Past Coal Alliance)在气候行动峰会上宣布德国和斯洛伐克等新成员加入,它们将努力加快从煤炭到清洁能源的转型,并领导全球减少使用煤炭。

曙光初现

此外,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企业认识到,使用可再生能源不仅对保护地球来说是正确选择,而且也有着经济上的意义。

世界已存在技术让其从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进行转型,并让仍无法使用电力的8.4亿人获得清洁、可再生和可负担的能源。

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组织的研究表明,在世界三分之二的地区,可再生能源现已成为最廉价的新型发电方式,比新型煤炭和新型天然气发电更廉价,而且到2030年,由于风能和太阳能的使用,几乎各地的煤炭和天然气使用都将被削弱。

言行不一

然而,虽然煤炭正在减少,可再生能源正在增加,世界向清洁能源的转型还不够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及其研究伙伴发布的2019年生产差距报告(Production Gap report)显示,各国的气候承诺及其化石能源生产计划之间存在巨大的距离。

其中,煤炭生产方面存在的差距最大:各国目前计划到2030年生产煤炭的产量要比兑现将升温限制在2摄氏度的承诺应有的产量高出150%,比兑现升温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应有的产量高出近三倍。

该报告的撰写者之一马恩斯·尼尔森(Mason Nilsson)表示,这份报告说明,政府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的持续支持造成了很大一部分问题。尽管制定了二十多年的气候政策,但化石燃料的生产水平却比以往更高。”

2020年,联合国将启动“行动十年”,以开展努力、实现《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在能源方面的目标是确保所有人都能享有可负担、可靠、可持续和现代的能源。联合国和世界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向发展可再生能源迅速转型,并永远地摒弃煤炭使用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