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给贫穷开“药方” ——专访2019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克雷默

2019 年 10 月 22 日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穷不过三代”。然而现实中,“三代人”真的可以完成脱贫致富的逆袭吗?人们如何才能摆脱贫困的恶性循环呢?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三位获得者就曾深入世界各地的穷人生活,选取各种主题进行“随机实验”,以试图解答这个宏大议题——如何脱贫?联合国新闻在诺奖颁发后专访了其中一位获奖者、哈佛大学经济系教授迈克尔·克雷默。请听张立的报道。

10月14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给了三位发展经济学家: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V.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这一方法就是医学界用于检测药物有效性的“黄金准则” —— 随机实验(randomized trial)方法,也就是相当于给贫困开“药方”。

这一方法随机选取两个小组,仅对其中一组施以一项“干预”,并对比两组的结果,以确定干预措施与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迈克尔·克雷默表示,这种微观的方法不仅有学术上的严谨,也试图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解决具体人群的具体问题。

迈克尔·克雷默:“有研究人员、有组织、有政府在试行项目,其他人也试图在实地提供最佳办法。让我们感到兴奋的是这一方法不仅有学术上的严谨,还对世界许多问题提供了实际的指导,覆盖许多部门,包括教育、卫生、小微金融、农业,甚至政府治理,比如腐败。最后的收获让我们感到兴奋。我们确实一直在关注数据和经济理论,但我们也致力于与普罗大众接触,比如农民、教师、非政府组织、企业以及发展中国家政府。”

 

 

当我们在谈论经济学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迈克尔·克雷默目前是哈佛大学经济学系盖茨发展学会教授,研究领域集中于发展经济学。他是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并于2004年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青年领袖”称号。他此前获奖颇多,包括总统教授学者奖和麦克阿瑟奖,后者被视为美国跨领域最高奖项之一。

在接受诺贝尔委员会的采访中,迈克尔·克雷默表示,“很多人都认为经济学是在谈论股市,但很多人走进经济学,因为他们关注实际的问题——贫困。”

90年代中期,迈克尔·克雷默和他的同事率先在该国使用随机实验方法发现,建设更多教室、提供更多教科书并不能提高学生成绩;然而,为孩子提供抗蛔虫药物使学校缺勤率下降了25%,并比其他方法更有利于提高出勤率,这一发现最终为世界上6000万孩子带来了免费的驱虫治疗。迈克尔·克雷默表示,这些方案从细微处着力,通过简单易行、低成本的方法带来深远的影响。

人居署图片/Kirsten Milhahn

 

迈克尔·克雷默:“贫困是一个超级重要的问题,而且我们已经了解到这是我们可以取得进展的问题。很明显,全球贫困人口已经显著减少,而且我们也实施了一些低成本、但对未来具有影响的方案。比如,为贫困人口提供免费的预防性医疗服务,切实增加他们的机会,其他还包括消灭寄生虫的药物、水治理方案等。这些都是政府和一些机构非常希望应对的问题。比如肯尼亚政府大约10年前启动了消灭寄生虫项目,目前仍在进行。由于不受蛔虫影响,不仅仅儿童可以完成更多学业,年轻人也可以工作更久,得到更多收入,这是一个低成本的项目,因为当孩子们长大了,他们收入更高,因此支付的税收更高,政府财政得以从中受益,这是一个极端的案例,还有许多低成本,但能带来显著影响的项目。”

迈克尔·克雷默表示,他最近的研究主要关注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水和农业,比如,他的研究发现,小农户更易接受通过手机传递的有关提高产量的信息。

迈克尔·克雷默:“目前,我正在从事的一项工作是数字农业,有很多农业做法可以改善农民的收入,但很多小农户生产者还没有采用。我们的发现是,如果可以通过手机为农民提供简单易懂的信息,他们则更容易采纳这些做法,以提高产量和收入、解决贫困。由于移动技术已经很普及,这一方法很简便,成本也很低。因此,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印度政府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广泛实施。我正在和一些组织合作来帮助农民。”   

 

 

探讨“贫穷的本质”

今年另外两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比吉特·班纳吉和埃丝特·迪弗洛夫妇的研究指出,在印度,更有利于提高学生学习成绩的方法包括使课业与学生更相关、紧密关注最需要帮助的学生,并使老师承担责任、签订短期合同等方法,这一发现让印度500多万儿童受益于有效的补习辅导方案。

这对就职于麻省理工学院的夫妻还成立了扶贫实验室(Abdul Latif Jameel Poverty Action Lab),运用随机实验的方法来研究与穷人生活息息相关的微小问题,比如,高科技教育工具能提高学生的成绩吗?提高小额贷款的额度能促进经济发展吗?等等。两位获奖者还著有《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一书,他们深入五大洲多个国家的穷人世界,试图解答人们为何贫穷、消除贫穷的方法有哪些等问题。

联合国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首个目标就是消除贫困。这可以说是一切其他目标的基础。尽管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全球贫困仍然是巨大的挑战。超过7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500万儿童在5岁之前死亡,通常死于完全可以预防或治愈的疾病。世界上有一半的孩子上学时没有基本的读写能力和数学技能。

对此,迈克尔·克雷默乐观地说道,“我想,世界有资源让我们开展努力,因此解决极端贫困更加势在必行。这是我们不能不做的,对社会和个人做出贡献,这促使我在实地开展工作,并决心找到方法解决贫困” 。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