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在华四十周年系列专题报道】最早为中国农业发展提供优惠低息贷款的国际金融机构——访国际农业发展基金驻中国、朝鲜和韩国代表马泰奥

2019 年 10 月 17 日

国际农业发展基金(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农发基金—IFAD)是联合国的一个专门机构,其宗旨是筹集资金,以优惠条件提供给发展中的成员国,用于发展粮食生产,改善人民营养水平,逐步消除农村贫困。中国于1980年加入农发基金,到现在已走过了近40年的合作历程。在联合国纪念在华四十周年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我们采访了国际农业发展基金驻中国、朝鲜和韩国代表马泰奥(Matteo Marchisio),请他介绍了农发基金在华四十年所开展的工作及新形势下该机构与中国合作内容的转变。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七十年代初,世界不少地区农业欠收,出现粮食危机。在发展中国家的积极推动下,联合国于1974年11月在罗马召开世界粮食会议,决定建立国际农业发展基金。农发基金于1977年12月成立,并从1978年1月1日起开始业务活动,现已发展成为与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并行的联合国粮食与农业问题三大机构之一。

国际农业发展基金成立之时,世界领导人认识到,导致粮食不安全和饥荒的原因与其说是粮食生产的失败,不如说出自与贫困有关的结构性问题。而发展中世界大多数穷人生活在农村地区这一事实更使人们意识到要解决粮食不安全、消除贫困必须要从农村开始做起。

国际农业发展基金驻中国、朝鲜和韩国代表马泰奥表示,农发基金的工作目标是为引进、扩大或改善粮食生产系统以及加强相关政策和机构的项目和方案提供资金。

马泰奥:“作为一家金融机构,我们的主要产品是贷款。从根本上说,我们向政府提供贷款,政府是我们项目的执行机构。他们负责项目的具体实施,国际农业发展基金负责在项目设计方面提供技术帮助。我们同政府共同设计项目方案,我们的主要职责是将国外的一些良好实践介绍给相关政府部门。在实施过程中,我们首先履行信托责任,以确保政府将我们所提供的资源用于相关的项目。其次,我们在政府实施项目过程中遇到问题时向其提供技术支援。”

马泰奥表示,农发基金在中国加入该基金的第二年向中国提供了首笔低息贷款,从而使农发基金成为第一个向中国提供农业扶贫相关低息贷款的国际金融机构。他表示,农发基金同中国开始合作的初期,也就是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还属于低收入国家,经济依靠生产力不高的农业,农发基金的主要工作重点是如何提高劳动生产力,改善农业基础设施。

马泰奥:“那时正值邓小平发起的改革开放的初期,当时中国80%的人口是农村人口,而90%的农村人口处于贫穷状态,也就是说生活在每天1.25美元的水平之下。这就是当时国际农业发展基金开始同中国建立伙伴关系时的情形。国际农业发展基金资助中国的第一个项目是内蒙古及北方草原牲畜发展的低息优惠贷款项目。贷款的金额是3200万美元,主要资助贫困的牧民,帮助他们恢复牧草和蓄养牲畜。其后,农发基金又在中国较为贫穷的中西部的21个省和自治区对30多个项目提供了大约16多亿美元的优惠贷款资金支持,使450万农户、相当于2000万人获益,这当中有一半是妇女。”

马泰奥表示,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农村形势也在发生变化,土地变得相对集中,耕种变得越来越现代化和机械化,农村人口开始向城市转移,农发基金的投资也开始跟着转移,开始更多地注重提高家庭收入,扩大市场准入,加强农民组织,提高价值链,促进伙伴关系等。而今,国际农业发展基金正在运用其融资的能力,努力将世界农业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介绍给中国,在政策方面提供建议,并在南南合作方面发挥作用,合作形式从原来的借贷开始转向更多非借贷形式的建言献策和搭建网络合作平台。

 

国际农业发展基金/Liu Haijun
农发基金专家指导青海乐都县永祥蒜薹种植合作社。

 

马泰奥:“在80年代和90年代,由于我们的项目集中在粮食安全方面,因此许多项目旨在提高粮食作物产量以及农户的生产能力。现在项目主要集中在如何帮助农户进入市场、取得融资资金支持,增强抵御气候变化影响的能力。我们重点扶持的对象是妇女、青年、少数群体。就地理位置而言,我们将目标锁定在偏远穷困地区,如陕西、四川、江西和青海的山区,换句话说也就是中国的老少边穷地区。我们在进入中国时就确定了我们援助的目标人群,即贫穷和最脆弱的群体,如小农户、少数民族和妇女。与其他的联合国机构相比,针对发展,国际农业发展基金实施一种综合性的策略。我们不会只着眼于一个方面。例如在着意提高生产力的同时,我们还着眼于小额贷款、市场链接和农村环境改善等综合辅助措施。”

马泰奥表示,在过去四十年当中,国际农业发展基金在中国建立起了自己的信誉,它被公认为是深入老少边穷地区的国际机构,最早帮助中国在90年代在社区层面引入自下而上的参与式计划过程,鼓励妇女参与农村经济,并在农业领域引入小额贷款的理念。他表示,虽然农发基金在过去四十年所取得了引以为自豪的成就,但在新的时期则面临着新的挑战。

马泰奥:“中国将会在2020年宣布消除极端贫困,也就是说从明年开始,中国将没有人生活在每天1.90美元的水平线之下。联合国机构需要了解的是,情形在发生变化,我们的工作方式因此也需要进行调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在中国已不存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我们的角色如何改变?作为一个金融机构来说,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人们是否还会对我们的贷款感兴趣?我们可以提供其他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我们还可以提供什么样的附加值?有一点我们心里是清楚的:我们不能再像过去二十年或是过去四十年中那样开展工作。因此我们正在对我们的角色和我们可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以及工作方式进行重新界定。”

马泰奥表示,目前国际农业发展基金正在着意研究彻底消除贫困和发展方面可以有哪些创新的办法,这也是中国政府目前思考的一个问题。农发基金正在帮助引进一些实现这一目标的不同实验性方式和方法。就未来工作而言,农发基金将从把消除贫困放在议事日程逐渐转向更多关注减少社会中存在的脆弱性问题,从关注绝对贫困转向关注社会中存在的相对贫困、不平等以及农村发展的可持续性问题,确保那些已经脱贫的人不再重新陷入贫困境地。另外的一个工作重点也是中国政府正在努力的一个方向,即:使农村居住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这意味着在农村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经济机会、进一步平衡城乡之间的差距。此外,农发基金还将就一些国际性的主题开展工作,鼓励中国在解决一些国际性问题,如减少碳排放、气候变化、水资源短缺、森林退化等环境问题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这些问题也同粮食安全问题息息相关。这或许就是农发基金与中国新型伙伴关系发展的方向。

马泰奥表示,他相信农发基金同中国在合作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马泰奥:“中国和国际农业发展基金的伙伴关系在发生改变,这一事实本身并不构成问题。如果说中国已不再是40年前的中国,我也想说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也已不是40年前的国际农业发展基金。明天的中国和明天的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也都不再会是今天的中国和今天的国际农业发展基金。因此,这种合作伙伴关系的演变是一种自然的形势发展,只要这中间仍然存在着一种对于合作的根本共同需求。”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国际农业发展基金/Xie Zhengrong
农发基金项目支持湖南省古丈县发展茶叶生产,采茶让山区妇女有了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