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美洲来函——来自中美洲难民、寻求庇护者和流离失所者的心声

2019 年 8 月 5 日

在中美洲的许多国家,长期的暴力和安全动荡使得成千上万的百姓被迫逃亡,有些是为躲避犯罪团伙和帮派爪牙,有些则是因为政治危机和遭受迫害。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中美洲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数量近年以来显著上升,已突破40万9000人。难民署特别邀请多位得以重新开启新生活的难民、寻求庇护者和境内流离失所者,通过书信的方式写下自己的故事,吐露自己的心声,汇成一封封情真意切的“美洲来函”。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

“我一直都希望能带您来这里团聚”

2018年4月,尼加拉瓜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政府的暴力镇压导致近300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另有超过3万3000人逃往邻国哥斯达黎加申请庇护,其中就包括69岁的恩里克。

虽然恩里克一直渴望让全家人都来到哥斯达黎加团聚,但还没来得及办好相关手续,父亲就已溘然长逝。以下是他给已经身在天堂的父亲所写下的一封信。

 

难民署图片/Diana Diaz
在参加反政府示威游行,并遭受逮捕和酷刑之后,恩里克(化名)与许多尼加拉瓜人一样被迫逃往邻国哥斯达黎加。他一直渴望让家人也能前来与他团聚,但还没来得及办好相关手续,父亲便不幸与世长辞。

 

“亲爱的爸爸,

我很好。看到那片菠萝田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已经安全了,我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国家了,因为在尼加拉瓜是很难见到那么多菠萝的。

跟许多逃到这里的人一样,在圣何塞的第一晚,我一个人去了默塞德公园。说实话,那段日子非常艰难,但现在已经好多了,您的儿媳、两个孙女,还有一个重孙都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虽然经济上还有困难,但至少我们在一起。

爸爸,就和我们想象的一样,哥斯达黎加是一个民主的国家,这里的人们欢迎我们,给了我们许多帮助。

我非常想念从前,您给我们煮了美味牛肉汤的那些下午,在这里,大家管这种汤叫作Olla de Carne。我一直都希望能带您来这里团聚,所以,在电话里听说您过世的时候,我真的非常难过。我也想过回去,但我知道,假如真的回去了,我就活不成了。您去世的消息,是来到哥斯达黎加之后,最让我伤心的事情。

爸爸,希望您在天堂一切安好。请不要为我们担心。”

 

“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逃命”

在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犯罪团伙和帮派势力猖獗,时常威胁普通百姓,勒索钱财、实施绑架、杀人越货,谁要是不服,不但是自己,连带着家人都会遭到他们的报复。

截至2018年底,不断升级的暴力已致使大约9万5400名洪都拉斯人逃往他国,登记成为难民或是寻求庇护者,其中大部分前往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和西班牙。

因为弟弟惹恼了当地的犯罪团伙,帕特里西亚一家也成了他们的目标,为了逃命,她拉着丈夫和儿子连夜出走,辗转多地之后终于在与洪都拉斯隔着海湾相望的伯利兹住了下来。虽然申请庇护的过程并不容易,但丈夫幸运地在一家农场找到了工作,儿子也得以进入学校上学,新的生活正在缓缓展开。

在写给母亲的信中,帕特里西亚表达了自己的思念。

 

难民署图片/Daniele Volpe
为躲避帮派暴力和有组织犯罪,部分来自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的家庭前往伯利兹寻求庇护。

 

“亲爱的妈妈,我非常想您。

您知道的,我们逃走是迫不得已的。在洪都拉斯,丈夫、儿子和我自己都有生命危险,因为弟弟惹恼了帮派里的那些人。

啊,妈妈,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天。帮派的人打电话给我,让我去警告弟弟,下次再敢招惹他们,他就没命了。后来警察去了那些人常待的地方,抓走了团伙里的几个成员,剩下的人认定是我打电话报的警,他们告诉我,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逃命,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会来杀我,还有我的丈夫和儿子。

我们立刻逃了出来,当时是半夜,身上什么也没带。我们搬了好几次,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下,但是不行,在洪都拉斯,不管去到哪里,帮派里的人都会找到你。

所以我们才逃到了伯利兹申请庇护。在这里,我们终于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这里有许多好心人,还有一些机构给了我们帮助,儿子也已经开始上学了。

妈妈,请您不要担心我们。送上我最衷心的祝福。”

 

“不能让暴力主宰我们的未来”

萨尔瓦多是全球暴力犯罪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去年的谋杀率达到每10万人50.3起,平均每天都有9人遭到杀害。

当地的犯罪团伙强迫年轻女孩与他们发生关系,男孩则从被迫运送毒品和干杂活开始,逐步成为帮派的正式成员。萨尔瓦多政府在联合国难民署支持下所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2006到2016年间,全国共有7万1500人因为暴力而在境内流离失所,平均每月有近600人为躲避暴力而逃离家园

何塞曾经两度尝试逃往邻国,但不久就被遣送了回来。如今,他正在难民署的帮助下,与其他年轻人一起,努力使自己所居住的社区更加安全,让人们不再被迫逃亡。他希望自己的同龄人不要放弃希望,不要被恐惧吓倒,不要让暴力成为生活的主宰。

 

难民署图片/Santiago Escobar-Jaramillo
在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帮派暴力迫使许多青少年流离失所。

 

“亲爱的朋友们,

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萨尔瓦多的生活处处充满了危险,帮派的人要我们帮忙干活,帮他们收保护费,强行拉我们入伙,假如不答应,就会受到威胁,家人也可能会被他们伤害。

17岁的时候,为了活命,我抛下了一切,逃到了现在生活的地方。我很清楚,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并不容易,但我已经决定了,要为现在的这个的社区尽一份力。这里还有许多从其他地方来的年轻人,大家都是为了逃避暴力,寻找一个安全的栖身之地。现在我们正在和一些机构合作,保护自己、不让暴力继续恶化下去。

尽管依然有危险,但我有家人在身边,还在大家的帮助下开了一家理发店。我知道生活并不容易,恐惧有时可能会让人动弹不得,但是我们还很年轻,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们不能失去希望,我们也要努力成为自己生活的主宰,把梦想变成现实,拥有属于自己的未来。”

 

注:文中人物所用名称均为化名。

访问难民署网页了解更多详情和故事(英语)。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往日新闻

美国出台新规定限制庇护申请 难民署深表关切

联合国难民署今天对美国禁止为从该国南部入境的大多数人提供庇护的新规定深表关切,称这将危及需要国际保护的弱势群体免遭暴力或迫害。

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对美国移民和难民拘留中心的条件表示震惊

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今天表示,她对穿越美国南部边境、被关押在拘留中心的移民和难民,包括儿童和成人的处境表示震惊。她强调,儿童永远不应被关押在移民拘留中心或与家人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