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万国邮联举行专家研讨会 为摆平国际邮资之争相互磋商

2019 年 4 月 15 日

作为一名普通的消费者,我们在投递信件或者包裹时,关心的只是这次投递自己到底花了多少钱。至于这些资费如何确定,尤其是牵涉到国际邮递业务时,各国之间如何计算利益分成这类问题,我们便很少去深究。然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它则需要考虑自己在跨境邮政业务中的利益得失。近一两年来,美国一再表示,长期以来国际邮递业务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倾斜政策需要做出改变。4月9日,负责为国际邮件交流制定规则的万国邮政联盟在其总部所在地伯尔尼举行了一场研讨会,就包括改革国际邮政业务资费安排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切磋和探讨。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万国邮政联盟是联合国的一个专门机构。它成立于1874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国际组织之一,也是各国邮政部门合作的主要论坛。

常年以来,万国邮联确立的“终端费” 制度一直是各国邮政部门之间清算国际邮递业务的一个共同认同和遵守的运作机制。这一制度的目的是补偿目的地国指定的邮政运营方从国外处理、运输和投递邮件的费用。虽然“终端费” 制度与邮资之间的关系是间接的,但它确实是一个主要的成本组成部分,原寄国邮政指定经营者制定原寄国邮政市场价格时不得不考虑这一因素,因此对寄件人产生间接影响。

于1969年开始实施的“终端费” 制度的一个要点就是对发展中国家的付费实行照顾。具体做法是,发达国家的邮件在抵达发展中国家后的境内投递费用,由作为寄件方的发达国家承担70%-80%,而发展中国家的邮件抵达发达国家后的境内投递费用,作为寄件方的发展中国家只需承担20%-30%。

 

万国邮政联盟总干事比什尔·侯赛因(Bishar A. Hussein)。
万国邮联图片
万国邮政联盟总干事比什尔·侯赛因(Bishar A. Hussein)。

 

长期以来,这一向发展中国家倾斜的政策并没有招致发达国家的太多不满。然而,互联网经济,特别是网购业务的快速发展打破了两者在心理和实际业务方面的平衡。去年9月,在万国邮联于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特别代表大会上,美国开始向这一存在了50年的“终端费”制度发难,要求对其进行改革。美国表示,中国从这项制度中享受了太大的好处,由于费用的倾斜,导致中国廉价的电子商务小包正在像洪水一般涌向美国。从中国北京寄往纽约的国际小包运费,比从洛杉矶寄往纽约的美国国内运费还要便宜。美国向万国邮联提出的改革要求是:使抵达美国的外国邮件的邮递费用与美国国内邮递业务的收费水平保持一致。

詹姆斯·坎贝尔是一名美国律师,长期担任“联邦快递”公司的顾问,他的研究领域包括邮政政策和邮政改革。坎贝尔在研讨会上介绍了有关邮政国际资费的历史沿革。他认为,自万国邮联成立以来的144年当中,从来没有很好地解决国际邮政之间的“终端费”问题,从未建立起一套符合经济规律的补偿机制。为了应对21世纪的切实需要,需要对这一制度进行彻底改革。

坎贝尔:“万国邮联补偿制度的发展演变更多地是在维护一种延续性。我们今天在补偿方面所面临的最为根本的问题与1875年时所面临的最为根本的问题一模一样。现在仍像最初时一样,统一的国际邮递费率仍然适用于具有不同成本和不同邮政资费的所有国家。这产生了一种不公平的情形,有人因此获益,有人因此成为输家。总的来说,向外输出邮件的国家是赢家,而接受外来邮件的国家成为输家。与此同时,仍像1875年时一样,邮政指定经营者在投递这些海外邮件时所接受的补偿远远低于邮递国内信件所得的收益。这鼓励了人们绕过国内邮政服务而使用海外邮政服务的做法。世界各主要国家的竞争法反映了其根本的经济政策,但万国邮联的国际邮政补偿制度则不符合这些根本的经济政策,这不是一种可行的未来方案。”

 

 

中国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的高级政策顾问顾春晖也参加了这次研讨会。她在会上指出,背弃共同的规则和可持续的邮政供应链关系将破坏邮政普遍服务。她首先强调了邮政普遍服务的必要性并没有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而改变。接着在国际终端费改革问题上,她以“速卖通”为例阐述了确保国际邮政业务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

顾春晖:“去年我们对一些客户进行了调查,以评估市场的影响,速卖通也在其中。速卖通抱怨说,这几年,海外邮政时常征收些意想不到的附加费,美国又提出退出万国邮联,邮政网络越来越不稳定,使买家和卖家的相互交易受到影响。为此,阿里巴巴不得不另辟生存途径。于是他们制定了自己的国际物流解决方案。他们的策略是自建海外物流中心,使用几家供应商,以确保物流供应链的稳定。无论是邮政指定经营还是其他类型的供应商,符合他们标准和要求的,才会被采用。这种策略将减少邮政网络在其供应链中的参与程度。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万国邮联的辩论产生什么结果,客户都不会改变他们的既定策略。他们拥有投资实力,具备开发替代方案的能力。因此,解决国际邮政供应链关系中的不可持续问题至关重要。不过,这并不能成为建立完全自定义终端费体系的正当理由,因为完全自定义终端费体系容易成为制造贸易壁垒的手段,容易滋生歧视性做法。”

顾春晖指出,在竞争和邮政普遍服务之间找到一种成功的平衡取决于三个方面:一是保持邮政普遍服务。任何改革都不能建立在牺牲弱势公民的基础之上。在此情况下,有必要根据市场条件重新确定邮政普遍服务的范围,以促使这一服务的可持续性并改善公平竞争。二是应当解决邮政供应链中的不可持续问题,以避免未来继续出现颠覆性混乱的风险。三是需要加强包括客户和供应商在内的邮政行业所有相关方在万国邮联事务的参与度,使其能够参与万国邮联的决策流程。在应对一些国家所指出的现行终端费体制造成的市场扭曲问题上,这或许是一种更好的解决办法。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