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沉默的战争受害者:武装冲突对环境和资源造成的影响旷日持久

2018 年 11 月 8 日

战争在扼杀人类文明的同时,还摧残着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与资源。60多年来,世界上三分之二以上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发生过武装冲突,对保护工作构成了严重威胁。2001年11月5日,联合国大会宣布每年的11月6日为“防止战争和武装冲突破坏环境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Preventing the Exploitation of the Environment in  War and Armed Conflict)。联合国安理会11月7日举行了有关武装冲突对环境造成影响的非正式会议。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环境往往是沉默的战争受害者。越南超过300万人至今仍受到越战中使用的化学制剂“橙剂”的影响;阿富汗国内一半以上的森林在长达几十年的冲突中被摧毁;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冲突中,伊拉克位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交汇处、中东部最大的湿地生态系统被排干。在2017年,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南部城市摩苏尔点燃了油井,向当地的空气、水和土地中释放了大量有毒的化学混合物。这些都是在以往历史中发生过、但当代人们正在承受的悲剧。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环境署纽约办公室负责人萨蒂亚·特帕西(Satya Tripathi)在安理会表示,联合国环境署从1999年开始对30多处在冲突中受到影响的地点进行评估。他指出,敦促各国开展行动是“防止战争和武装冲突破坏环境国际日”的核心要义。

萨蒂亚·特帕西:“在2009年,联合国环境署就在冲突中保护环境发布了一份报告,对国际法进行了分析。该报告回顾了国际法四个主体所涵盖的在冲突中不同程度地保护环境的条例:国际人道主义法、国际刑法、国际环境法和国际人权法。报告包括12项核心建议,其中一条要求国际法委员会审查现存的在冲突中保护环境的国际法,并提供建议使该法律明确、有效和扩大。随着《2030年议程》和《巴黎气候协定》以及相关维持和平的决议的通过,我们迎来了一个在冲突前、冲突中和冲突后保护环境的独一无二的机会。《2030年议程》指出,如果没有可持续发展,和平与安全将面临危险;没有和平与安全也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要支持和平就要支持发展,要支持环境的和平建设就要支持可持续发展。”

 

 

战争和武装冲突对环境构成威胁,而自然资源也可能助长或加剧武装冲突。过去六十年来,至少有40%的国家内部冲突与自然资源有关。自冷战结束以来,利用自然资源为武装冲突提供资金的行为不断增加。自1998年以来,超过35次主要武装冲突利用自然资源得到资助。为此,2016年5月27日,联合国环境大会通过一项决议,认定健康的生态系统和以可持续方式管理的资源在减少武装冲突风险方面的作用,并重申对于全面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坚定承诺。

萨蒂亚·特帕西:“保护环境的工作不是孤立的。作为一项全球善举,环境需要全球的保护。除了国际法律委员会的努力以及对《2030议程》的认可,全球的环境社区也受到了动员。2016年5月,联合国环境大会所有193个成员国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旨在保护受武装冲突影响地区的环境。这一呼吁在去年得到了重申,大会通过了在受到武装冲突或恐怖主义影响地区减缓和控制污染的决议。”

萨蒂亚·特帕西还指出,确保公平获取自然资源和环境的机会是促进两性平等的有力方式。

针对自然资源、环境和气候影响的干预措施为在政治和经济上赋予妇女权能并加强她们对和平的贡献提供了重要机会。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在理解性别、自然资源、气候和冲突之间联系方面存在巨大的空缺,这长期以来限制了我们进行有效的应对。---环境署纽约办公室负责人特帕西

萨蒂亚·特帕西:“针对自然资源、环境和气候影响的干预措施为在政治和经济上赋予妇女权能并加强她们对和平的贡献提供了重要机会。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在理解性别、自然资源、气候和冲突之间联系方面存在巨大的空缺,这长期以来限制了我们进行有效的应对。这就是为什么联合国环境署与妇女署、开发计划署以及和平建设支持办公室联合设立了有关妇女、自然资源及和平的计划。该计划旨在解决这些差距并促进基于自然资源的干预措施作为加强妇女参与的工具,例如它支持苏丹受气候影响社区中的妇女在决定和解决土地和水等自然资源冲突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它还希望提高哥伦比亚冲突地区妇女在环境治理和预防冲突方面的能力。”

环境法研究所国际项目主任、环境建设和平协会联合创始人卡尔·布朗奇(Carl Brunch)也在安理会提出了三个观点,首先,他认为,此时讨论与冲突有关的环境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恰逢其时。

卡尔·布朗奇:“现在讨论这一话题十分及时。哥伦比亚五十年的冲突最初是由于对土地分配的不满而引发的,随后兴起的毒品贸易加剧了冲突造成的对环境的严重破坏。在1939年至2013年间,哥伦比亚58%的森林砍伐发生在受战斗影响的地区,三百万公顷的森林遭到砍伐,这相当于比利时的面积。由于石油泄漏和非法采矿,该国60%的水资源面临污染风险。环境破坏对哥伦比亚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据2016年进行的计算,在和平的每一年,哥伦比亚将因避免与冲突有关的环境退化和污染开支而节省20亿美元。”

 

 

卡尔·布朗奇指出,在过去25年内,人们对战争造成的环境影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卡尔·布朗奇:“我们现在知道战争对环境的影响可以持续数十年甚至几个世纪。比利时和法国的部分地区仍然因一个世纪以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密集使用的弹药而受到污染。两次世界大战中倾倒的多余的常规化学武器仍然会影响许多国家的捕鱼业和海洋可再生能源发电。越南人民仍在与50年前的越战中使用的‘橙剂’作斗争。在过去二十五年里,科威特仍在应对战争的后果。”

卡尔·布朗奇指出,联合国在这一问题上大有可为,而且也确实已经着手解决与冲突有关的环境问题。安理会在过去几十年里针对冲突中环境问题通过的决议在数量上不断增加,在范围上不断扩大。他指出,安理会应继续在整个冲突周期中改善对武装冲突造成的环境问题的应对。其次,安理会应对利用自然资源建设和平、避免冲突的共同利益带来的机会给予支持。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