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国际影星布兰切特在安理会大力声援罗兴亚难民

2018 年 8 月 29 日

为纪念8月25日缅甸罗兴亚难民危机爆发一周年,联合国安理会在8月28日下午举行了一次专题会议。这次危机爆发前,孟加拉国有大约20万罗兴亚难民,一年过去了,这一数字现在是90多万。在这次会议上,难民署亲善大使、国际著名影星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大声疾呼从两个方面着手解决这场危机,一方面为承载巨大压力的孟加拉国提供更多国际支援,同时创造条件,解决罗兴亚人的国籍问题,使他们能够安全和有尊严地返回缅甸。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布兰切特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著名演员,她因在1998年的影片《伊丽莎白》中成功担纲主演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而一举成名,其后获得了无数的国际奖项,包括奥斯卡奖和金球奖等。

今年3月,布兰切特作为联合国难民署的亲善大使,对接纳了大量缅甸罗兴亚难民的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地区进行了访问。

 

 

8月28日的安理会会议并非是这个负责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最高机构第一次讨论罗兴亚难民危机,安理会代表团还亲自对考克斯巴扎尔进行了访问,但布兰切特在这次会议上的描述仍然令在场的安理会成员国代表为之动容。

布兰切特: “没有什么能够让我准备好去面对我所看到的苦难的广度和深度。一个我将把她叫做莱拉(Laila ) 的18岁女孩儿的影子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是去年8月开始逃离缅甸若开邦暴力和虐待的72万无国籍罗兴亚难民当中的一员。莱拉带着她还是婴儿的儿子尤素福逃离了燃烧中的村庄。她怀抱着尤素福向我讲述了她的丈夫是怎样被强行带离村子的,然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五天后,那些人回来了,放火焚烧她的房子。她看到她的叔叔被这些人用刀杀害。她告诉我,当看到这些时,我只能跑。莱拉带着孩子

在森林里躲了几个月,依靠植物和树木维持生存。她的悲惨的旅途最终在孟加拉国结束,但在那儿,她仍然面对着艰辛的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过去40年中罗兴亚难民被迫从缅甸大规模颠沛流离来到孟加拉国的第一次浪潮。但这一次流离失所的规模是如此之大、如此之严重,以至于今天处在流亡中的罗兴亚难民比缅甸境内的罗兴亚人还多。---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布兰切特

现在莱拉和儿子尤素福生活在考克斯巴扎尔地区的难民营里。另一个难民家庭让她和儿子跟他们一起住在简陋的临时住所之中。

布兰切特: “当我跟莱拉坐在一起时,有一个小孩在我身后玩耍。我注意到他的腿上有很可怕的伤疤。当我问及他怎么会有这些伤疤的时候,他的家人告诉我,他们家被纵火焚烧,他被困在火里,幸亏他们把他救了出来,但是这些伤疤留下来了。这既是身体的伤疤,也是心灵的创伤。这样的故事听起来似乎很特殊、不具典型意义。但是走访了孟加拉国的难民后,我发现这种故事令人震惊地司空见惯。就像安理会中在座的各位一样,我听到了令人心碎的描述。严重虐待、妇女遭受残忍的侵犯,人们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被杀害,孩子们看到他们的祖父母被锁在房子里,然后被付之一炬。我是一名母亲,在我看到的每一个难民儿童的眼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在每一个难民父母身上,我看到了我自己。有任何一个母亲可以承受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扔进火海吗?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的经历。”

罗兴亚人世代聚居在缅甸西部与孟加拉国接壤的地区。在多个世纪以前,缅甸占领了这块区域,但从来都将这块土地上的罗兴亚人视为另类,对他们采取歧视性政策,直到现在都不赋予罗兴亚人国民身分。因此,罗兴亚人长期以来是世界上受迫害最深的少数群体之一。然而,在这次危机爆发前,许多人根本不知道罗兴亚人的存在,更不用提他们悲惨的命运。

 

人口基金孟加拉国办事处图片/Allison Joyce
2018年6月29日, 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罗兴亚难民营里的女性友好空间,一些女孩正在参加“女童教育和指导服务”(GEMS)课程。

 

布兰切特: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过去40年中罗兴亚难民被迫从缅甸大规模颠沛流离来到孟加拉国的第一次浪潮。但这一次流离失所的规模是如此之大、如此之严重,以至于今天处在流亡中的罗兴亚难民比缅甸境内的罗兴亚人还多。1978年, 20万罗兴亚难民为了逃离残忍和普遍的虐待而流亡到孟加拉国。当时一名年轻的罗兴亚妇女古尔扎哈( Gul Zahar )就是逃离的人当中的一员。14年后的1992年,另一波暴力,迫使25万无国籍的罗兴亚难民在缅甸寻求安全。古尔扎哈再次逃离。今天,孟加拉国有90万无国籍的罗兴亚难民,很不幸,现在已经90岁高龄的古尔扎哈还是其中的一员。古尔扎哈第一次逃离缅甸已经有40年了,她现在在孟加拉国生活在赤贫中,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她的重孙子们能够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对在缅甸境内能够实现这种未来的需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古尔的家庭,就像成千上万的其他罗兴亚人一样,将不能摆脱数代人都面对的无情的循环。”

布兰切特指出,东道国孟加拉国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接纳了70多万难民,这是当今所有国家中所展现的最慷慨的人道主义精神之一。在孟加拉国政府、联合国援助机构和难民的共同努力下,到目前为止,罗兴亚难民大体上没有受到季风降雨的影响,但毫无疑问,罗兴亚难民的生活处境极其恶劣。

布兰切特: “援助罗兴亚难民的行动所得到的资金仅有33%,相当于每人每天才70美分,这并不令人吃惊,但令人非常尴尬。许多住在难民营周围的孟加拉国村民自己也很贫穷,他们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在帮助罗兴亚人。如果这些几乎什么都没有的人们都能够站出来帮助别人,我们难道不能做得更好吗?难民需要养活他们的家庭,他们需要清洁的水和卫生设施来洗浴、煮饭和清洁。他们需要安全的栖身之所来抵御季风和热浪。他们的孩子需要教育。他们的祖父母需要照顾。”

 

布兰切特进一步指出,罗兴亚难民所需要的还不仅仅只是水和食物、非正规的学校和临时住所,他们更需要的是一个未来。

布兰切特: “许多与我交谈过的难民都把缅甸当做他们的家园,但是他们对于返乡怀着真实而深刻的恐惧。他们没有权利移动,没有权利结婚,没有权利工作,没有权利得到医疗保健和教育,这使得他们成为这个地球上最脆弱的群体。只有安全了,罗兴亚人才会返回。罗兴亚人不可能返回他们之前所逃离的那种状况。他们不会接受不完整的解决办法。他们必须知道自己的归属。因此,有一条明确的获得全面公民权的路径是至关重要的。这并非是奢侈品,这也不是一项特权,这是我们所有在座的人都有的一种基本权利。一种罗兴亚人没有的权利。”

布兰切特以非常强烈的措辞敦促安理会不要遗忘罗兴亚人公民权这一当务之急,并采取行动支持所有有助于实现这一点的努力。与此同时,她强调,应当鼓励为孟加拉国提供更强有力的国际支持。

布兰切特: “我总是想起莱拉和她的邻居们。我总是在想,她后来知不知道丈夫的下落了?她跟别的人家共用的那个临时住所,能抵挡季风吗?上个星期,她有没有庆祝宰牲节?有一天他的孩子尤素福能够回到缅甸的家,并且去上学吗?还是这个孩子会像古尔扎哈一样,不断地经历没有尽头的恐惧和强迫流离失所?我们应当团结在一起改变莱拉、尤素福、古尔扎哈和所有生活在缅甸、孟加拉国和更广泛区域的罗兴亚人的命运。我们以前已经对不起罗兴亚人,因此我请大家不要再次辜负他们。”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