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实至名归:记2018年联合国人口奖得主

2018 年 7 月 2 日

在加勒比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有一位人称艾滋大夫的医生,他在艾滋病防治领域的工作具有全球开创性;在美国,有一个非政府组织,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就性与生殖健康服务的缺失对女性造成的影响和后果进行了系统性的记录,并在世界各地促进了政策的改变;在以色列,有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医生专门为发展中国家的儿童治疗先天性心脏病,其中包括大量来自被占巴勒斯坦领土的儿童。在6月26日于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的一个隆重的仪式上,这位医生和这两个组织被授予了联合国人口奖。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人口问题是最根本的发展问题。联合国在1981年设立了人口奖,以表彰那些为增强公众有关人口问题及其解决方案的认识做出卓越贡献的个人和组织。今年的联合国人口奖有三位获奖者。

(音乐)

在6月26日于纽约总部举行的颁奖仪式上,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穆罕默德和人口基金执行主任娜塔莉亚·加奈姆向获奖者颁发了奖项。他们分别是来自安提瓜和巴布达的家庭医生拉姆齐(Prince Ramsey)博士,致力于推动全球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以及生殖权利的古特马谢尔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和以色列非政府组织“救治儿童的心脏”(Save a Child's Heart)。

 

第一位获奖者拉姆齐是一位家庭医生。在过去三十多年里,他一直在安提瓜和巴布达致力于艾滋病的防治而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艾滋大夫”。

加勒比是世界上仅次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受艾滋病影响最深的地区,该地区的艾滋病发病率约为1.3%。

拉姆齐少年时在英国接受教育,后来到牙买加学习医学。他说,他感谢上帝给了他机会去帮助别人。

拉姆齐获奖的原因不仅在于他热衷于艾滋病防治,更在于他的一些在全球都有领先意义的实践。

拉姆齐:“我从上世纪90年代早期开始提倡在感染者一旦检测出艾滋病毒后,就立即接受抗体转录病毒治疗。但我遇到了很多阻力,因为这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艾滋病治疗指南。世卫组织当时建议在艾滋病人出现症状以后才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但随着大量事实证明及早开始抗逆治疗能够有效控制感染者体内的病毒量,从而推迟和避免感染者患病,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世卫组织在2015年通过了新的指南,提倡在检测出病毒后就立即进行治疗。但那时这种做法 在安提瓜和巴布达已经开展了近20年。”

拉姆齐的另一项倡议是在2003年提出让艾滋病人在家中自己进行检测,他认为,这样有助于保护感染者的隐私,促进检测。但他同样遇到了来自国内外很多同事的反对和批评。他甚至被指责为不负责任。然而,大约在十年后的在2012年7月30日,在美国,人们从此可以在家中进行艾滋病毒检测。

(歌曲)

拉姆齐还积极致力于公共宣传,提高人们关于艾滋病防治方面的知识。在他指导下完成的这个音乐电视作品用通俗诙谐的歌曲和表演告诉人们艾滋病毒的传播方式,以及如何加强保护。这首短短的歌曲甚至包括了预防母婴传播的知识,而阻断艾滋病毒的母婴传播正是拉姆齐的另一个贡献。

我们采取的措施就是进行剖腹产,给婴儿提供配方奶粉,同时给母亲提供药物退奶。通过这些措施,我们在安提瓜和巴布达彻底阻断了艾滋病毒的母婴传播,并且在2017年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拉姆齐

拉姆齐:“自1983年以来,医学界确认婴儿可能在子宫中、通过阴道分娩时或接受母乳喂养时从母亲那里感染艾滋病毒。我们采取的措施就是进行剖腹产,给婴儿提供配方奶粉,同时给母亲提供药物退奶。通过这些措施,我们在安提瓜和巴布达彻底阻断了艾滋病毒的母婴传播,并且在2017年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

(音乐)

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古特马谢尔研究所也荣获了今年的联合国人口奖。该研究所成立于1968年,致力于在全球推动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保护生殖权利。古特马谢尔研究所成立半个世纪以来逐渐成为一个高质量的性与生殖健康科学研究的可靠来源,填补了一些重要的知识空白——用常务副秘书长穆罕默德的话来说——该组织还成为了一股“卓越地促进将证据转化政策变化的力量”。

该研究所的主席安·斯达尔斯(Ann Starrs)接受了颁奖。

斯尔达斯:“在我们成立后的第一个十年,我们的工作集中在美国,并且改变了美国妇女和年轻人获得性与生殖健康服务的渠道。我们的研究导致在美国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家庭计划诊所网络,以满足中低收入妇女没有得到满足的服务需求。这个网络现在每年为400万妇女提供服务,但现在网络是否能继续存在受到了威胁。我们这些年的工作记录了美国的青少年当中意外怀孕的规模和后果,这激发了采取行动,使青少年获得了保密的避孕服务和基于学校的全面的性教育,并帮助青少年能够掌控自己的性与生殖生活。所有这些行动导致美国青少年的意外怀孕比率降到了历史低点。”

在计划生育界,有一个最常被引用的数据:截至2017年,全球发展中国家有2.14亿妇女对现代避孕措施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这一令人震惊的数字促进了对发展中国家避孕服务的大量投资,其中包括动员了数十亿美元来支持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避孕服务。这也是古特马谢尔研究所近四十来着眼于全球开展的工作所发挥的作用之一。

该研究所的另一个关注焦点是堕胎问题,并研究了24个发展中国家的意外怀孕发生率、堕胎率及其后果。斯达尔斯也以此为例说明了他们是如何以事实和证据来促进政策改变的。

贫困妇女、农村妇女和年轻女孩是最不容易得到安全堕胎的,因此而面临最大的风险,甚至导致死亡。我们与合作伙伴所记录到的堕胎的规模和后果,为这场本来可能是充满争议、情绪化而缺乏事实的辩论,提供了依据和基础,并促进了采取现实可行的政策。--斯达尔斯

斯达尔斯:“在座 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堕胎都是一种常见的操作。每年全世界有5600万例堕胎。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法律禁止或限制堕胎的国家和那些可以合法堕胎的国家,堕胎发生的频率是一样的,但关键的不同是安全性。在秘密情况下进行的堕胎通常是不安全的,会给这些女性和她们的家庭造成严重后果。每年有2万 3000到3万1000名女性因堕胎造成的并发症而死亡,每年有700万女性因此接受治疗。这700万的数字仅是冰山之一角,有4000万女性承受着不安全堕胎导致的后果,但从来得不到她们所需要的医疗帮助。贫困妇女、农村妇女和年轻女孩是最不容易得到安全堕胎的,因此而面临最大的风险,甚至导致死亡。我们与合作伙伴所记录到的堕胎的规模和后果,为这场本来可能是充满争议、情绪化而缺乏事实的辩论,提供了依据和基础,并促进了采取现实可行的政策。”

(音乐)

在世界上出生的每100名婴儿当中,会有一名有先天性心脏病。尽管大部分情况都可以得到纠正,但由于缺乏医疗设施和具有专业技能的医生,这些孩子当中有很多会在20岁之前夭折。在以色列,有一个名为 “救治儿童的心脏” 的非政府组织致力于为发展中国家的儿童开展心脏手术治疗。

“救治儿童的心脏”的首席医生萨索(Lior Sasso)介绍了该组织是如何发起的。

1995年成立以来,我们已经拯救来自57个国家的近5000名儿童的生命,让他们能够成长为健康的成年人,让他们能够实现自己的潜力和梦想。--萨索

萨索:“1995年在埃塞俄比亚,一个15岁的男孩由于一种心脏病而生命垂危,他被转到一个地方医院。幸运的是,埃塞俄比亚的治疗医生紧急把这名男孩送到了以色列。他的手术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这次手术不仅拯救了他的生命,同时促发了他后来在自己的社区做出贡献。他受到了教育,后来开办了一个学校,收留了上百名孤儿和其他可能会处于流浪街头的境地或危险中的儿童,给他们提供食物,让他们受教育,鼓励他们实现自己最大的潜力。”

为这名男孩做手术的医生名叫阿米·科汉(Ami Cohen)。他曾在80年代在美国军队服役期间派驻韩国,并且为35名韩国儿童做过心脏手术。在他离开韩国前,这些家庭送给了他一个价值5美元的奖牌,他一生都保存着这个奖牌。在为这名埃塞俄比亚男孩治疗后,科汉创立了“救治儿童的心脏”,并使其逐渐发展成为以色列最大的国际性人道主义非政府组织。不幸的是,科汉在2001年攀登乞力马扎罗山时遇险身亡,但该组织的其他医生们仍在继续他发起的事业。韩国家庭送给他的奖牌至今仍挂在他们的办公室内。

萨索:“1995年成立以来,我们已经拯救来自57个国家的近5000名儿童的生命,让他们能够成长为健康的成年人,让他们能够实现自己的潜力和梦想。在这些儿童当中,有2000多人来自西岸和加沙地带,300多名来自伊拉克和叙利亚。就现在就有40多名来自各个国家的儿童,正在我们的医疗中心接受治疗。”

萨索表示,拯救一个生命,就是拯救世界。他们想使曾经罹患心脏病的儿童过上更健康、更富有成效的生活,并为自己的社区做出贡献。

从这个角度来说,“救治儿童的心脏”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不仅仅是治疗心脏,他们所感化的是“心灵”。就像其他两位获奖者一样,荣获联合国人口奖当之无愧。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