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政策应以科学为基础——专访北京大学环境科学教授黄艺

2018 年 3 月 2 日

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IPBES)是一个成立于2012年的独立的政府间机构。该平台旨在为政策制定者提供关于地球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及其对人类的益处的知识的科学评估,力图通过科学改善政策,促进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今年3月17日平台的成员国大会将在哥伦比亚的第二大城市麦德林举行。委员会组织全球500多名专家撰写的五份重要的报告也将呈交的成员国。这些报告涉及什么内容,旨在促进哪些方面的政策改变呢? 联合国新闻记者黄莉玲采访了平台多学科委员会唯一的一名中国委员、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黄艺。

记者:黄教授,首先,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

黄艺: IPBES是一个科学和政策的平台。我们中文就叫平台。它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一个是主席团,还有一个就是多学科委员会,另外就是签约国的大会。它的秘书处由德国承办,办公地点是在波恩。这个平台的一个宗旨或者使命,就是要通过给决策者提供生物多样性保护相关的科学信息,使得决策者能够做出有利于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政策,然后达到维持人类的福利和可持续发展这样一个目的。

记者:这个科学政策平台具体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去促进政府做一些事情,去改善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呢?

黄艺:它主要是通过提供一系列的评估报告,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的益处提供科学准确的评估,使得决策者获得更多的生物多样性相关的科学知识,然后在做决策的时候就可以平衡生物多样性保护和人类需求之间的关系。评估报告的特点就是它是从维持人类美好生活这样的一个角度出发来评估生物多样性的,而不仅仅是像以前的那种评估报告,只是一个纯自然的一个评估。把这个评估跟人的生活、人类的美好生活联系在一起以后,就使得决策者能够更好地做出在人类社会和自然之间取得平衡的政策决策。

记者:这个平台跟联合国系统是什么关系?

黄艺:它是一个政府间的一个组织。

记者联合国环境署、还有教科文组织粮农组织开发计划署是不是都参与了它的筹建呢?

黄艺:它最早的历史是基于千年生态评估。千年生态评估出来以后,国际社会就在考虑怎么样把千年生态评估的科学结论应用到政策管理中间,然后引申出来这样的一个想法。联合国的几个组织都参与了这个过程。

记者:这个平台迄今为止发布过几次报告?

黄艺:发布了两个报告,一个是关于传粉和传粉媒介对粮食安全的影响的一个专业报告。另外还发布了一个生物多样性评估中的模型和情景分析的技术报告,就是评估方法报告。

记者:我们知道在今年三月中下旬的时候平台还要发布五份报告。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五份报告的大概内容是会关于什么?为什么这些报告非常重要呢?

黄艺:这份报告是四份区域报告,也就是说将对非洲、亚太地区、欧洲和美洲进行一个全区域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对人类益处的评估。另外一个是从区域和全球的角度对土地退化和土地修复进行了一个评估。

粮农组织图片/Dino Martins
肯尼亚克里奥峡谷(Kerio Valley)里采蜜的蜜蜂。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上一次发布的报告是关于传粉和传粉媒介的作用,我感到非常的有兴趣。这份报告的一个主要结论是什么?它又促成了什么样的积极的成果? 

黄艺: 现在传粉媒介,就是昆虫,受到了威胁,它的多样性受到了威胁。这个威胁就是来自于我们的农业,还有农药的使用等等。传粉媒介在粮食生产和食品的质量方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这个报告发布以后,各国政府都有很大的反响。其中有一个就是美国奥巴马政府在这个报告发布的前后,颁布了对神经性农药的限制。因为神经性农药是对传粉媒介的多样性有很大的影响。这个应该是比较明显的一个影响。另外,传粉和传粉媒介的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的数据非常不确定,数据很少。中国开始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以前的数据也不够,报告发布以后,中国开始了一些传粉媒介基本信息的调查。

记者:这次的报告从数量和规模上来说更大。有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区域报告,还有全球土地退化和恢复情况的评估报告。这些报告是怎么样形成的?

黄艺:这五份报告是来自于100多个国家的500多名专家参与的。这些专家都是生物多样性保护政策方面的专家,历时三年才完成的。这些专家是由各国政府或者组织推荐,然后由多学科专家委员会进行遴选以后确定的。这样就保证了报告的科学可靠性和权威性。

记者:您是平台多学科委员会的委员。在中国的专家里面,除了您还有其它的来自中国的专家是委员吗?

黄艺: 委员是不可以的。因为一个区域就只有五个。比如说亚太地区就只有五个人。所以中国不可能有两个人,就只有我一个。但是中国有很多专家参与了亚太地区评估报告以及这个土地退化和修复的报告的撰写工作。

记者:多学科委员会发挥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

黄艺:多学科委员会对这个平台要评估的方向,比如说评估哪一些工作,做一个方向性的指导。另外对一些新的概念和知识有一个把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遴选所有的评估报告的专家。

记者:所以委员会的作用是非常的重要的。您怎么样平衡这么重的担子跟您日常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呢?

黄艺: 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在参与IPBES之前要求要贡献你20%的工作时间来参与这个工作。我自己就基本上是晚上参加这个工作,看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