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呼吁保障“世界土著人民受教育的权利”(10:50)

2016 年 8 月 17 日

世界上有大约3.7亿土著人生活在全球的90个国家,他们只占全球人口比例的不到5%。土著人所讲的语言占世界7000多种语言的绝大多数,并代表了5000多种不同的文化。他们看护着地球上最具生物多样性的地区,有着土著人独特的文化和传统、以及他们与自然息息相关的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1994年,联合国代表大会将每年8月9日定为“世界土著人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World’s Indigenous People) 以纪念第一次促进与保护人权小组委员会土著居民问题工作组于1982年召开第一次会议的日子。“世界土著人国际日”的成立标志着为土著人民争取正义、平等权利和发展作斗争的一个里程碑。联合国纽约总部在国际日当天举行了一场互动对话活动来纪念这一重要日子,同时纪念《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力宣言》( 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通过十周年。 请听联合国电台实习记者杨翯的报道。

(活动现场声)

以上您听到的是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的为纪念“世界土著人国际日”的互动对话活动上,来自波多黎各的泰诺人( Taíno, Puerto Rico)博雷罗(Roberto Borrero )为活动开幕所进行的传统表演。

今年的“世界土著人国际日”的主题是“世界土著人民受教育的权利”( Indigenous Peoples’ Right to Education)。作为2007年联合国代表大会通过的《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力宣言》的重要组成部分,土著人受教育的权力受到《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力宣言》的保护。其中第十四条指出,“土著人民有权利建立并且掌控他们的教育系统和教育机构,并用适合他们文化的方法以及他们自己的语言授课和学习。”  除此之外,土著人民受教育的权利也受其他一系列国际人权文书所保护,例如《世界人权宣言》(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以及 “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第四个目标所倡导的:“呼吁,确保残疾人、土著居民和处境危难的儿童等弱势群体享有平等接受各级教育和职业培训的权利。”

联合国经社理事部助理秘书长盖斯(Thomas Gass)在互动性对话活动上宣读了潘基文秘书长为今年 “世界土著人国际日”发表的致辞。

盖斯:“全球范围内,土著儿童和青年的高中毕业率远低于他们所在国家和地区的平均水平。在许多国家,只有少部分的土著儿童完成了高中教育。这是不能被接受的。如果我们不能满足土著人民受教育的需求,我们将无法成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以加拿大东部北极地带努纳武特(Nunavut)地区为例,当地因纽特高中的毕业率维持在平均水平以下。全地区仅有40%的土著学龄儿童参加全日制学校的教育。在澳大利亚,年龄在15-19岁之间的土著居民参加高等教育的比例在2013年只有60%,这远低于澳大利亚全国人口在同一年龄段80%的高等教育入学率比例。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平均80%的土著儿童参加了中等教育,然而其中只有40%的人完成了中等教育从学校毕业。全球范围内,土著人民受教育权利的需求并没有完全得以实现,土著人民的受教育程度和一般民众之间仍然存在明显差距。教育领域既是历史上土著人民所受到的虐待、歧视和边缘化的反映和缩影,同时也是他们持续追求平等和被尊重的个人权利的见证。联合国通过《土著人民权利宣言》已经将近十年,土著儿童和青年依然无法获取充足的、无障碍的和适当的教育。

联合国土著问题常设论坛的主席帕普(Álvaro Pop)是一名来自危地马拉的玛雅凯克其人 (Maya Q’eqchi, Gatemala) 。帕普致力于帮助土著民保护和促进多元文化社会以及参政的权利。在活动上, 帕普发表了他对土著人在接受教育这个问题上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困境的看法。

帕普:“(西班牙语)能来参加今天的世界土著人国际日庆祝活动我感到很荣幸。今天的活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向国际社会,各组织以及成员国呼吁建立和维护一个文化多样性的社会,一个让不同民族和地区的人都能融入的社会。《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力宣言》明确指出土著人民拥有建立并维护与自己的文化和语言相辅相成的教育体系的权利,不论何种形式和层次的教育。但是土著人民持续缺乏获得这种教育资源,因此我们现在十分紧急地需要去解决这个具有差异性的土著人民接受教育的问题。在解决土著人民接受教育这个问题时,我们需要尊重土著人民的生存环境和社会文化,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考虑到土著人民和非土著人民之间存在的教育差距。土著人民的初等教育入学率和毕业率都远远低于普通社会, 而且土著社会普遍存在的以性别差距为主的教育问题更严重。这些都和土著人民生活地区的偏远,部分社区的贫穷,语言沟通存在障碍,性别间的差距以及缺乏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获得有着密切联系。”

任教于加拿大萨斯卡通大学( 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 )的教育学教授威廉姆森( Karla Jessen Williamson) 是一名出生以及成长在格陵兰岛阿帕缪特地区( Appamiut, Greenland )的因纽特人(Inuit)。威廉姆森说着一口流利的格陵兰语和英语,她用自己20多年的研究和教育经验,向大家介绍了北极地区土著儿童的教育现状和自己的看法。

威廉姆森:“我出生和成长在格陵兰岛, 我是一个土著人,我们称呼我们自己为因纽特人。我所做的研究是针对北极地区的人民的。北极是一篇广袤的土地,那里生活着非常多不同民族的人。他们每一个都非常的与众不同,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语言、社会都很特别。这些北极地区的土著人民他们对本民族的儿童和青少年能够得到适当的教育的问题非常感兴趣。你也许认为北极地区的人民是被边缘化的人群因为我们生活在遥远的地方,但是这些地区的人民都在致力于建立地方自治政府,成立组织机构,学习政府结构框架。他们希望通过建立并获得对土地的拥有权,促进本地区政府机构设施的完善,包括教育机构。你能看到一些地区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比如阿拉斯加,加拿大,芬兰,格陵兰岛等。”

威廉姆森同时表示,对于北极地区的儿童,他们急需要一个完整的以当地语言为主的教育系统。这些儿童也需要有自己的双语老师,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和老师交流,学习到他们想要了解的和应该了解的知识。越早的在初级教育阶段让土著儿童和青少年学习和掌握本民族的语言,各民族的土著语言才能得到更好更长远的发展和保护。但是性别不平等的问题在北极地区的土著人民教育问题上也不应该被忽视。一些民族和地区的越来越多的男性的受教育程度普遍低于女性,这种不平等的现象是北极地区的土著人民受教育问题所面临的另一个现实。

互动对话活动设置了一个与会各方和土著民代表的问答环节( Panel Discussion),这个环节正是举办这场互动对话活动的意义所在。联合国希望通过问答环节提供给土著民代表们一个公开的机会,让他们去诉说他们在教育上所面临的困境,让世界倾听土著人民的声音,去了解他们的需求。

里昂丝(Betty Lyons)是一名来自奥农达加土著族(Onondaga Nation )的代表。奥农达加土著族生活在位于美国纽约州雪城市(Syracuse)西南的五指湖区(Finger Lakes)附近的奥农达加郡(Onondaga County)。这里的土著民拥有自己的语言,奥农达加语。里昂丝向参加活动的各方代表表达了她所在的土著社区所面临的土著民教育问题以及他们所做的努力。

里昂丝:“我很骄傲我是奥农达加的土著民,是的我们是一个土著民族。我总是这么告诉大家,是希望每个人都能了解我们虽然经历了很多,但我们依旧是一个强大的族群。我们拥有自己的语言奥农达加语,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的语言无法融入主流的社区和学校,孩子们和青少年们每天只有40分钟学习我们语言的时间,他们逐渐丧失了说奥农达加语的能力。我们真的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我们奥农达加语和其他土著语言的教育系统和机构,让孩子们能够系统学习自己的语言,继续上学。我们现在所做的是和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语言学家们合作,但是我们希望联合国的各个组织机构和成员国能够更多的帮助我们。”

在8月9日这一天,联合国在全世界各地的总部以及办公室都在宣传扩大土著人受教育机会的必要性。世界范围的许多国家 比如哥伦比亚、加纳、洪都拉斯、印度尼西亚、秘鲁、斯里兰卡,都举行了各种相关纪念的活动 。

杨翯,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