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行动,避免“后抗生素时代”来临——专访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卫生系统与卫生安全组负责人马丁・泰勒(10:40)

2015 年 12 月 29 日

今年十月,84岁的中国著名女药学家屠呦呦教授因为开发出一种全球正在使用的抗疟疾药物而成为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的得主之一。1945年,同样的奖项授予了研制出世界首个抗生素——青霉素——的三位科学家。青霉素的发现的确是人类医学史上最重要的进步之一;它可以治疗肺炎、猩红热和结核等过去无法医治的疾病和危及生命的感染,让现代医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70年来,抗生素挽救了无数生命……然而如今,抗生素却成为自身成功的牺牲品。抗生素的滥用和错误使用使其疗效越来越弱,病毒和细菌对现有抗生素的耐药性也越来越强。世界卫生组织警告称,抗生素耐药性是对全球公共卫生的最大威胁,其在世界各地造成的影响已升至危险高度,其中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的抗生素使用情况到底如何?问题出现在了哪里?相关各方又该如何行动起来、避免“后抗生素时代”的来临?联合国电台记者程浩就此专访了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卫生系统与卫生安全组负责人马丁・泰勒博士(Martin Taylor)。请听报道: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卫生系统与卫生安全组负责人泰勒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有二十多年的丰富工作经验,曾在英国国际发展部(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工作,并在北京主持过中、英两国在卫生系统、艾滋病和结核病上的合作长达4年。他于2013年9月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目前在驻华代表处专门负责卫生系统改革、新出现疾病暴发、儿童保健、环境健康以及耐药性等专题。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首先援引世卫组织早些时候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细菌耐药是当今全球公共卫生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它会影响每个人,无论其年龄和国籍……

泰勒:“(英语)在全球范围内,抗生素耐药性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现代医学普遍使用的一些用于拯救生命、治疗感染的抗生素现在已经‘疲惫不堪’,在未来可能完全失效,从而使人类对一些可以治愈的疾病束手无策。这直接导致的后果是:越来越多的感染,比如肺炎、结核和淋病都变得更难治疗,有时甚至无法治疗;其次,传染病可能将再度肆虐并杀人夺命;此外,抗生素耐药性会导致更长的住院时间,更高的医疗费用和更多死亡。仅在欧盟地区,耐药细菌估计就造成了2万5000例死亡,每年因此发生的卫生保健支出和生产力损失超过了15亿美元;如果对抗生素耐药不加抑制,到2050年它将冲刷掉高达3.5%的全球GDP。世界急需改变使用抗生素的方法!再不采取紧急行动,我们将进入‘后抗生素时代’,到时候普通感染和轻微损伤都可能造成死亡。”

据泰勒介绍,世卫组织今年11月曾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12个最具代表性国家的公众对抗生素的使用、知识与耐药性问题认识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民众的认识空白以及误解正在助长细菌耐药性的蔓延。例如,64%的受访者认为抗生素可用于治疗感冒和流感,尽管事实上抗生素对病毒毫无作用……调查同时发现,中国的抗生素使用情况明显高于其他国家,而且公众对这一重大健康威胁存在诸多困惑。例如,53%的受访者错误地认为,一旦感觉好些后便应停止服用抗生素,而不用完成规定的整个疗程。另有57%的中国答复者说,自己在过去6个月间曾服用过抗生素,其中仅有74%的人表示,自己服用的药物是由医生或护士处方提供的,还有5%的中国受访者承认,自己的抗生素药物是从网上购买的。

泰勒:“(英语)由于缺乏精准的统计数据,我们很难将中国的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与世界其他国家进行直接对比。然而,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中国的问题很严重。当然,由于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抗生素使用的范围较广,因此受抗生素滥用影响的人群自然也相对很多;一旦出现抗生素耐药性,面临超级病菌的风险也最大。目前,中国在抗生素使用方面主要有两大问题令人关切和忧虑。首先,卫生保健行业的抗生素使用率非常高。过去10年中,中国半数以上门诊患者获得了处方的抗生素,远超过世卫组织建议的30%以下的限值。其次,中国的抗生素滥用不仅出现在医疗服务体系,也在养殖、种植等食物生产过程中普遍存在。比如,家畜家禽的养殖、鱼类水产的养殖、牛奶的生产等都普遍大量使用抗生素。这导致中国整个食物链都充斥着抗生素滥用,造成中国全民滥用抗生素的扭曲现象。”

数据显示,中国平均每年每人“挂8瓶水”、即通过静脉注射抗生素,人均抗生素年消费量为138克左右,住院患者的抗生素使用率高达80%,其中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的比例占到58%,远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已成为世界第一抗生素使用国。究其根源所在,世卫组织专家泰勒指出,问题首先出在了卫生系统内部……

泰勒:“(英语)首先,过去近三十年来,由于政府退出了以往发挥主导作用的医疗卫生领域,导致中国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趋利化’,医院需要通过卖药来创收、发放工资等,这种‘以药养医’的机制导致过度开药的情况非常严重。在财政奖励的刺激下,有些时候医生会向病患开具不必要的药,其中包括抗生素,而且会增加剂量、延长服药疗程……在医院和医生的推动下,患者的医疗行为被改变了。经过三十年以药物为主要手段的治疗,中国患者在认知和习惯上已经产生对药品,尤其是抗生素的依赖性。一般性疾病,比如感冒、咳嗽等,病人都会主动要求使用抗生素。这也是我要强调的导致中国抗生素耐药性问题较为突出的另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公众、包括一些医疗工作者对正确使用抗生素的认识水平依然较低。正是因此,世卫组织在今年11月16日-22日启动了第一个‘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并发起一项题为‘慎重对待抗生素’的全球运动,以提高公众、决策者、卫生和农业专业人员的认识,并鼓励他们采取最佳做法,避免抗生素耐药性的进一步出现和蔓延。”

泰勒表示,近年来,中国政府已经认识到了滥用抗生素问题的严重性,相继出台了多个文件政策来规范抗生素的使用,并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合理用药管理工作。例如今年8月27日,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就印发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 被称为“最严格”的一份文件。世卫组织对此表示欢迎,并鼓励各级卫生部门进一步加强专项整治活动。

泰勒:“(英语)中国政府早些时候还发布了《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将公立医院补偿由服务收费、药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补助三个渠道改为服务收费和政府补助两个渠道,并力争到2017年将试点城市公立医院的药占比、即药品收入所占医院总收入的比例总体降到30%左右,从而将破除‘以药补医’的机制。在过去一年中,世卫组织已经注意到中国个别地区的医院使用抗生素的数量已经明显下降,可见相关举措正在发挥效力。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世卫组织将协助中国政府加强针对公众和医务专业人员的宣传教育行动。为此,世卫组织专门制作了网络宣传片,并在社交媒体启动专门活动,推广有关抗生素耐药性的预防知识。”

泰勒博士强调,由于使用过度和使用不当,抗生素在治疗普通感染时的效力正在锐减。我们必须紧急采取行动,改变医生和消费者使用抗生素的方式,避免这些药物完全失效的“后抗生素时代”的来临。为此,就医生而言,只有在真正有必要时才开具抗生素,而且要给出明确的服药指示,确保患者正确服药。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可以通过鼓励患者接种疫苗并采取简单的卫生措施的方式降低感染风险,从而为减少抗生素需求出一份力。同时,患者也可以出一份力:不需要抗生素时,别要求医生开抗生素;但如果有需要,开了抗生素,那就一定要认真遵循医生的指示,按疗程服用,且千万不要留存抗生素供将来服用或分予他人。

程浩,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