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大会授权在安理会出现行使否决权情况后召开联大会议 

2022 年 4 月 26 日

联合国大会周二决定,如果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的一个或多个在安理会使用否决权,联大将在10天内自动召开会议。 

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有权否决安理会决议,这是《联合国宪章》赋予它们的权利,因为它们在建立联合国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根据协商一致通过的决议,任何此类使用否决权的情况从现在起都将引发召开一次联合国大会会议,所有联合国成员都可以对行使否决权的行动进行审查和评论。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的第二天,安理会进行决议投票表决,该决议要求俄罗斯无条件从乌克兰撤军,俄罗斯使用否决权,使得该决议无法获得通过。 

列支敦士登常驻联合国代表克里斯蒂安·韦纳韦瑟代表83个共同提案国介绍了未经表决通过的题为“在安全理事会发生投否决票情况时进行大会辩论的长期授权”的草案。 

这项将立即生效的决议在例外的基础上,在随后的大会辩论发言名单中给予投否决票的国家优先权,从而请它们对使用否决权背景作出解释。 

 

采取行动

韦纳韦瑟大使说,列支敦士登在两年多前就开始与一个核心国家集团一起研究审查否决权的倡议,这样做是“出于一种日益增长的关切”,即安理会按照《联合国宪章》的授权开展工作“越来越困难”,“使用否决权的增加只是其中最明显的表现”。 

他指出,所有会员国都赋予安理会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首要责任,并同意安理会代表它们行事。他强调,否决权伴随着肩负“在任何时候都实现《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的责任。 

他说:“因此,我们认为,当安理会不能根据《宪章》特别是第十条所体现的联合国大会的职能和权力采取行动时,全体会员国应该有发言权。” 

第十条规定,“大会得讨论本宪章范围内之任何问题或事项,或关于本宪章所规定任何机关之职权;并除第十二条所规定外,得向联合国会员国或安全理事会或兼向两者,提出对各该问题或事项之建议。” 

第十二条规定,“当安全理事会对于任何争端或情势,正在执行本宪章所授予该会之职务时,大会非经安全理事会请求,对于该项争端或情势,不得提出任何建议。” 

多边主义承诺 

列支敦士登大使在提出案文时,将其描述为“表达了我们对多边主义的承诺,使本组织及其主要机构站在最前列”,并补充说,“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有效的多边主义”。 

他说:“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创新,以确保联合国在这方面的核心作用和发言权”。 

他解释说,经过在双边和各种集团背景下的广泛的单独和集体外联和协商,案文于3月3日首次分发给会员国,并于4月12日提供给更广泛的公众。 

4月19日,与所有感兴趣的国家进行了公开讨论,这些国家帮助完善和改进了这份案文。 

韦纳韦瑟大使说,通过的文本是一个“直截了当、法律上合理、政治上有意义”的决议,它将阐明否决权的使用,并允许所有成员国提出意见。 

“五常” 表态

美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理查德·米尔斯表示:“正如我们从这个会议厅中的许多人那里听到的那样,我们对赋予五常成员的否决权遭到滥用深表关切。特别是,我们对俄罗斯在过去十年滥用否决权的模式感到格外不安。这是一份又长又可耻的清单。”

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芭芭拉·伍德沃德说:“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为了确保全世界人民所寻求的和平与安全,而联合国的建立就是为了提供这种和平与安全。它不能被轻易使用,而且我们认为不应该在不负责任的情况下使用。它不应该阻止安理会履行其职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对该决议投了赞成票的原因。”

法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娜塔莉·埃斯蒂瓦尔-布罗德赫斯特说:”对乌克兰的侵略表明,有必要加强我们的集体安全体系,法国完全致力于安全理事会的改革进程,以使其更能代表当今世界,同时保障其执行和运作性质。这些变化必须严格遵守本组织的基本价值观和《宪章》赋予每个机构的责任。“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根纳季·库兹明说:”今天作出的决定。尽管它包装得很漂亮,但毫无疑问,它是企图对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施加压力的工具。而这是我们断然拒绝的一种做法,安理会和大会之间的权力划分使我们这个世界组织能够有效地运作了超过75年。“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蒋华说:”本次会议通过的决议赋予联大新的授权意味着建立一种自动触发联大召开会议的机制,这在实践中很可能引发程序上的困惑和混淆。目前难以确定这样的安排能否达到决议的预期目的。“

 

古特雷斯谈否决权和安理会改革

秘书长古特雷斯4月26日在莫斯科回答记者有关“否决权制度改革”的提问时表示,他认为《联合国宪章》的制定者当年设立否决权的原因,是为了避免常任理事国集团成员之间的对抗,从而引发另一场全球战争。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否决权遭到了滥用。

古特雷斯表示,他对否决权制度的改革不抱幻想,因为修改《宪章》需要联合国大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需要五个常任理事国都同意改革。不过,他支持扩大安理会,特别是要增加非洲国家在安理会的代表性。

古特雷斯指出,非洲是殖民主义的双重受害者。首先,因为非洲本身遭受了殖民主义。其次,许多非洲国家是在国际机构创建后才获得独立的。因此,在大多数多边机构中,非洲在决策过程中的代表性不足。古特雷斯表示,从布雷顿森林机构到安全理事会,加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将是一项重要的改革。

 

更多信息请关注:聚焦乌克兰危机特别报道 | 焦点话题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