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新闻》对即将卸任的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主席博兹克尔的采访

2021 年 9 月 10 日

下周二(9月14日),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即将开幕,新一任联大主席也将走马上任。在联大换届、主席交接之际,《联合国新闻》对即将卸任的第75届会议主席博兹克尔进行了采访,请他就在任期间取得的成就和所遇到的挑战发表了感言。

《联合国新闻》:你在担任联合国大会主席期间,恰逢新冠大流行和其他前所未有的全球挑战。领导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国际机构度过这些困难时期是什么感觉?

博兹克尔:这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挑战。我的首要任务之一是确保这个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机构能够召开会议,应对我们的共同挑战。虽然联合国总部尚未完全开放,但我们已经一点一点地扩大了面对面的会议和接触。在本届联大会议开始时,仅限于每个会员国派出一名代表与会,现在是1+1。在一般性辩论中,这个数字增加到1+3。将提供双边会谈场所。咖啡厅和餐厅已重新开放。开展外交活动的空间开始重新出现。

《联合国新闻》:在之前的一次访谈中,你提到建立共识将是你所有努力的核心。你认为国际社会在这条道路上取得进展了吗?

博兹克尔:我对会员国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和目的的许多事例感到高兴,包括联合国建设和平架构审查和全球反恐战略第七次半年期审查。联合国大会六个主要委员会利用混合工作方法,通过面对面和在线会议,成功完成了广泛的工作。我应该特别提到振兴大会进程,今年该进程能够就一项协商一致的决议达成共识,在各种问题上取得了显著进展。同样,关于联合国安理会的政府间谈判也取得了成功,其结果已移交给即将举行的下一届联大会议。

与此同时,在过去17个月里,由于不可能就所有进程进行面对面谈判,在联合国达成共识变得更加困难。然而,根据大会议事规则,我们设法及时作出决定,并在所有敏感和紧迫的问题上取得进展。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右)宣誓就任联合国秘书长,这是他的第二个五年任期。宣誓仪式由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主席沃尔坎·博兹克尔主持。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右)宣誓就任联合国秘书长,这是他的第二个五年任期。宣誓仪式由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主席沃尔坎·博兹克尔主持。

 

《联合国新闻》:回顾过去,你认为你担任主席期间取得的最大的成功是什么?

博兹克尔:我们共举行了103次正式全体会议,通过了320多项决议。我们举行了面对面的会议和选举,包括重新任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阁下。我们通过了决定和决议,并审议了国际法庭、主要机构和联合国系统其他机构的报告。

《联合国新闻》:你认为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以不同的方法去做?你任内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博兹克尔:用分配给联大这一代表性机构的资源来完成交给它的任务。通过面对面会议和在线混合方式,我们不仅在第75届联大会议期间完成了所有规定的活动,还完成了许多从第74届会议推迟的活动。74届联大会议议程在新冠大流行的早期受到了严重影响。

虽然联合国大会是调动政治意愿和寻找全球危机解决办法的唯一最佳平台,但我们必须谨慎,不要使其负担过重。我们必须有效和高效地使用这个平台。我将向我的继任者提出一些建议,而实际上在我担任主席期间一直在向会员国传达这一信息。

《联合国新闻》:你最近访问了中亚国家。你认为该地区最大的问题和机遇是什么?

博兹克尔:我在7月份访问了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并有幸会见了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和联合国国家工作队。

除了持续的新冠大流行、公平和平等获得疫苗的必要性、数字技术的扩展以及增强妇女和青年权能的必要努力等问题外,我还侧重于区域和平与安全议程,包括叙利亚和阿富汗局势。我还同有关各方讨论了咸海地区的环境危机,以及该地区许多更具挑战性的问题。

 

联合国大会第七十五届会议主席博兹克尔(中右)向马尔代夫共和国外交部长、联大第七十六届会议当选主席阿卜杜拉·沙希德致意。
联合国图片/Loey Felipe
联合国大会第七十五届会议主席博兹克尔(中右)向马尔代夫共和国外交部长、联大第七十六届会议当选主席阿卜杜拉·沙希德致意。

 

《联合国新闻》:你从海外的出访中获得了什么启示?这些访问能够做到地区平衡吗?

博兹克尔:幸运的是,在担任主席的最后几个月里,我得以旅行。我去了一些国家,在那里我的存在有助于推进我的优先事项以及当地的需求。我的访问是应会员国的邀请而进行的。我还考虑到健康状况、旅行限制和区域平衡,以及如何最好地突出我的优先事项和支持联合国大会的主要目标。

我发现对弱势群体的访问特别有影响力。当我访问考克斯巴扎尔时,营地的规模令人震惊。在土耳其边境的哈塔伊会见叙利亚难民和访问联合国跨界人道主义行动表明了我和联合国大会对跨界行动的持续支持。在拉苏弗里耶尔火山爆发后,我访问了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鼓励国际社会支持联合国全球筹资呼吁,以满足该社区在飓风季节的恢复需求,包括生计、粮食安全和农业;火山灰清理和环境卫生;住房和基础设施维修;保护以及教育。

《联合国新闻》:鉴于你作为联大主席的经历,你认为多边主义作为解决全球问题的途径是否具有广阔的前景?你想对那些质疑多边机制(或联合国)结束叙利亚、也门和其他地方冲突的能力的人说些什么?

博兹克尔:提出这一问题是合理的。我认为,批评多边体系并向其提出更多要求是好的——毕竟,这是它得以改善的唯一途径。

但多边体系——及其成败——掌握在成员国手中。联合国履行会员国交给它的任务。在叙利亚和也门,联合国的代表一直在不懈地努力寻求共识和结束冲突。联合国继续向最需要的人提供人道主义支持。

《联合国新闻》:博兹克尔先生,您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博兹克尔:我已经做了将近39年的外交官,担任了15年的大使,然后我被邀请参与国内政治。我以大约500万张选票4次当选土耳其议会议员。我仍然是一名议员,并担任外交委员会主席。我是欧盟事务部长,土耳其首席谈判代表。所以,我被借调了一年,在我的任期结束后,我将回到民主平台上为我的国家服务。

 

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主席沃尔坎·博兹克尔主持一般性辩论。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联合国大会第75届会议主席沃尔坎·博兹克尔主持一般性辩论。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