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当今社会是否存在对非洲后裔的系统性种族歧视——联合国人权机构给出答案 

2021 年 8 月 31 日

有关非洲后裔遭受歧视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虽然许多人都同意非洲后裔遭受了不成比例的歧视,但有相当一部分人不认为非洲后裔遭受了系统性的种族歧视。何谓系统性歧视?非洲后裔是否遭受了这种歧视?今天,我们就通过联合国负责人权事务的最高机构——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对这一问题的分析来回答这一问题。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2020年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非洲裔居民乔治·弗洛伊德被害事件以及随后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是反对种族主义斗争的一个分水岭。在一些国家,人们现在普遍认识到,针对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种族歧视在很大程度上有着系统性的烙印。 

继乔治·弗洛伊德在美国被谋杀后,人权理事会于2020年6月通过了一项决议,请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编写一份全面的报告,探明系统性种族主义、执法机构对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实施的违反国际人权法事件、政府对反种族主义和平抗议的反应以及追究责任和救济受害人的情况。 

人权高专办在6月28日发表了题为《促进和保护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人权和基本自由,使其免受执法人员实施的过度使用武力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侵害》的报告。报告为系统性种族歧视下了定义。针对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包括与结构性和体制性种族主义有关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是指:国家机构、私营部门和社会结构中一个复杂、相互关联的法律、政策、做法和态度体系的运作,这几个因素结合在一起,可产生基于种族、肤色、血统或民族或族裔的直接或间接、有意或无意、法律上或事实上的歧视、区别、排斥、限制或偏好。系统性种族主义往往表现为普遍存在的种族成见、偏见和不公正,其根源往往在于奴役、跨大西洋非洲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的历史。 

 

46岁的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被白人警察压颈而死。
联合国新闻/Daniel Dickinson
46岁的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被白人警察压颈而死。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在这份纲领性的报告中明确指出,影响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生活的种族主义具有系统性,为确保能够维护所有人尊严和权利的未来生活条件,需要处理以往的历史问题。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在该报告的发布会上呼吁各国采取紧急行动,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 

巴切莱特:“系统性种族主义最终酿成反复出现但却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像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就是这样的惨剧。我呼吁所有国家:停止否认种族主义的存在,并开始着手消除种族主义,结束有罪不罚的现象并建立信任,倾听非洲人后裔的呼声,正视过往的贻害并作出补偿。” 

人权高专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非裔美国人占美国人口的13%,但他们却在被捕总人数中占26%。加拿大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间,多伦多黑人在多伦多警察局的致命枪击事件中成为受害者的可能性是白人的近20倍”。 在英国,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每1000名白人中有6人遭到拦截搜查,而每1000名黑人中则有54人遭到拦截搜查”。在法国,2016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被视为阿拉伯人、来自马格里布的人或黑人的青年男子接受身份检查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20倍。在巴西,“2019年,就警方干预行动造成的死亡率而言,非洲裔人要比白人高183.2%”。 

乔治·弗洛伊德的弟弟菲勒尼斯·弗洛伊德(Philonise Floyd)在接受联合国的采访时表示,“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道出了黑人内心的彷徨。 

乔治·弗洛伊的弟弟菲洛尼斯·弗洛伊德今天通过视频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非裔人士在美国被杀害事件以及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开展国际调查。

弗洛伊德:“我所经历的痛苦难以名状。看着我的哥哥死去的情景就像在看一部电影故事片。他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折磨致死。这是过去盛行的私刑的翻版,是一种绝对不应该发生的现代方式的处决。我们所居住的国家应该是一个享有自由的国度,但如果人们在看手机时总被认为是在掏枪,以至于被打死,因为对方对你感到害怕,这种情形说明这里面存在问题。你只要逃跑,就会从后面被警察射杀,即使你没有枪。与此同时,警察通常不会因此受到任何的处罚。” 

人权高专办在撰写这份有关警察施暴的报告时收到了关于250多起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死亡事件的资料,其中至少有190起由执法人员造成。这190起事件中的98%发生在欧洲、拉丁美洲和北美。虽然这些事件发生在实行不同的法律制度的国家,但一些做法、型态及其存在的挑战则具有相同的特征。 

报告指出,将包括移民在内的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错误地与犯罪活动联系在一起,或者夸大、利用经济甚至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的说法,仍在被用来为刑事审判系统、移民政策和边境管理方面的法律和做法辩护。系统性种族主义以及把黑人与犯罪和违法行为联系在一起的做法造成了长期有害和有辱人格的影响。而执法人员很少因侵犯人权和对非洲人后裔的犯罪而被追究责任,造成这种状况的部分原因在于调查不力,缺乏独立和强有力的监督、申诉和问责机制,以及普遍存在的对非洲人后裔作“有罪推定”的做法。 

报告同时认为,非洲人后裔所面临的相互关联、交叉和复合形式的种族歧视、边缘化和排斥的形成有其历史原因,而且通过持续了几代人的结构性不平等循环而得到加强,影响到生活各个方面对人权的享有。系统性种族主义之所以难以消除,主要原因在于人们错误地认为,由于奴隶制的废除,跨大西洋非洲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的终止以及各国迄今为止采取的措施,基于这些做法的种族歧视结构已经消除、不复存在,平等社会已经得到建立。 

人权高专巴切莱特表示,没有一个国家表示对系统性种族主义过去或目前产生的影响全面负责。相反,不承认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存在和影响及其与奴役和殖民主义联系的情况仍然普遍存在。她强调,需要揭穿错误叙述——这种叙述允许一系列种族歧视政策和制度持续存在,并使民众和政府得以否认如今仍在发生和过去发生过的事实。 

 

 

巴切莱特:“执法过程中的种族歧视不能与系统性种族主义的问题割裂开来。只有双管齐下,同时整治执法中普遍存在的缺陷和系统性种族主义及其背后的历史贻害,才能还乔治·弗洛伊德和许多其他丧生或遭受不可挽回伤害的人一个公道。” 

报告表示,许多非洲人后裔认为,制度一次次地失信于他们。“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和相关的团体展现了非洲人后裔面对挑战具有的韧性,这场运动和这些团体作出的共同努力可提供一个以综合做法和交叉叙事为特点的应对种族主义的集体平台,从而创造了一个更广阔的空间,揭示系统性种族主义对整个社会的健康造成的影响。 

巴切莱特表示,促进和保护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一个落脚点就是努力转变否认氛围,消除系统性种族主义,加快行动步伐,终止执法人员侵犯人权行为的有罪不罚现象,弥合这一领域的信任缺失,确保非洲人后裔和反对种族主义者的声音能够得到倾听,使他们的关切得到回应,并承认和正视历史遗留问题,包括为此实行问责和提供补救。 

巴切莱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和其他由非洲人后裔领导的民间社会团体倾听群体意见,从而形成了基层领导力。它们还为人们提供必要的能动性和权能,使他们能够为自己的人权进行呐喊。这种努力应该得到资金支持、公众认可和其他方面的援助。” 

据估计,曾经有2500万至3000万人被强行带离非洲,沦为奴隶。几十年来,不同国家的非洲人后裔一直呼吁就因奴役、跨大西洋非洲奴隶贸易、殖民主义和一系列种族歧视政策和制度而遭受的伤害进行问责和提供补救。 

2021年9月将迎来2001年在南非德班举行的反对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的不容忍现象世界会议召开二十周年。《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确立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联系,并认识到非洲人后裔仍然因奴隶制、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造成的后果而受害。   

巴切莱特表示,纪念德班会议20周年将为加快行动提供一个机遇。她呼吁各国采取切实的行动计划和具体措施,通过全国对话并在非洲人后裔的有意义的参与下,处理各国的特定历史问题,正视以往的经历和当前的现实。 

巴切莱特:“各国必须表现出更强烈的政治意愿,通过具体的、有时限的承诺来加快行动,取得成果,以实现种族正义、补偿和平等。这将涉及到重新构想警务和改革刑事审判系统,因为它们对非洲人后裔持续造成歧视性后果。归根结底,我们要采取行动,确保有问题的周期和型态不会继续重复出现,这十分重要。我们没有借口继续回避真正的变革。”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