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经历风雨,见证彩虹——联合国全球传播部新闻和媒体司司长姜华讲述20载难忘历程

2021 年 6 月 26 日

联合国有着许多充满传奇色彩和经历丰富的人物,其中有一位女性,她曾见证了三个国家的独立,曾为两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当过发言人,她曾是联合国秘书长的首位女性华裔新闻发言人,也曾在维和任务区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作为战地玫瑰为联合国的维和事业做出了贡献。她就是联合国全球传播部新闻和媒体司司长姜华。在她即将退休之际,《联合国新闻》记者张静对她进行了一次专访,请她讲述了自己在联合国将近20年的难忘历程。请听报道:

2002年4月1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办公室出现了一张新的面孔。这位典雅的东方女士便是刚刚通过严格面试程序被遴选为秘书长副发言人的姜华。从那一天起,这位曾在英国广播公司工作的媒体资深人士便转换了“跑道”,开始为联合国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政府间组织“鞠躬尽瘁”。

姜华曾为两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当过发言人。一位是前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另一位是前芬兰总统、联合国科索沃问题谈判特使马尔蒂·阿赫蒂萨里。

回忆为安南做发言人的经历时,姜华表示,安南会从一些小的细节,而不是言辞,来表达对她工作的首肯。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副发言人的姜华在2002年10月18日进行的午间新闻发布会。
联合国新闻图片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副发言人的姜华在2002年10月18日进行的午间新闻发布会。

 

姜华:“我有一次跟安南出访,那个时候我们飞行了一共是10多个小时了,在一个小的机场做转机。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大家人手一个手机,马上就可以获取各种各样的信息,有10多个小时安南没有接触到任何的新闻,这10多个小时里国际上发生什么事情他不知道。我的任务就是利用一切的时间,要给他及时的提供最新的发展信息。当时在机场也找不到一台电脑,所以我没办法从电脑当中得到任何的消息。我就跟机场负责接待的人说,我必须要买一份报纸,而且是有国际新闻的报纸。当时我们在贵宾室。他说,我带你去公众的登机口去找,看有没有一些报亭,最后还在那里真的找到了一个报亭,我买了两份报纸,然后跑步回到机场把报纸交给安南,他轻声的说了一声谢谢。我看他从坐下来那一刻,就拿着这份报纸不松手,一直等到他登上飞机、坐上飞机以后,他还是拿着这份报纸,我知道他是通过这种行动来示意你做了一件很有用的工作。”

姜华回忆,她在与一些联合国特使的工作期间,见识了他们在国际舞台上叱咤风云的魅力。他们可以一边握手言欢、谈笑风生,也可以唇枪舌剑、咄咄逼人,在谈判陷入僵局时,却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沉着应对。前芬兰总统阿赫蒂萨里就是这样一位经验丰富、久经沙场的谈判家。他在亚洲、非洲、中东和欧洲都参与过很多棘手问题的谈判。

姜华:“比如说在科索沃问题的谈判过程当中,有几次我们觉得根本谈不下去了,而且对方好像也都没有什么诚意,也不想参加。这就让我有点慌了,如果这些人不参加的话,国际舆论会谴责说整个谈判是失败的。但是阿赫蒂萨里心中特别有把握,很有城府,他在这种情况下非常镇静,告诉大家不要慌,先找出办法,看怎么能化解危机,结果每一次我们都是安全度过了危机。”

吃一堑,长一智

姜华在工作中需要不断陪同秘书长出访。第一次陪同安南秘书长出访时出的一个差错至今让她记忆犹新。

 

姜华与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就利比里亚局势举行的记者会上。
联合国图片/Stephenie Hollyman
姜华与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就利比里亚局势举行的记者会上。

 

姜华:“我刚到联合国一个月,就决定派我陪同安南秘书长出访4个国家。在联合国工作,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的给你培训一下,一步一步的告诉你应该怎么做,所以当时我心里头特别提心吊胆,结果还真是出了一个错。我们到了一个国家,安南秘书长和该国的总统要举办一个联合记者招待会,当时那位总统的发言人跟我说,总统和安南秘书长在开场发言完以后,要接受记者的一些提问。我就告诉了安南秘书长说,在你的开场白之后可能会有提问。总统和安南讲完了之后,安南就站在那等着记者的提问,结果总统一转身走了,这个局面就很尴尬。之后安南就把我叫到身边,说这位总统从来不会接受任何记者的提问,你为什么要跟我说他要接受记者的提问?当然我可以给自己辩解,说他的发言人告诉我可能会这样,但是我觉得这种情况最好的做法就是承担责任。所以我跟他说我接受教训了,下次不会了。”

维和任务区的铿锵玫瑰

2004年10月,姜华离开秘书长发言人办公室,前往科索沃担任维和任务的实地发言人。从此以后,她到不少任务区工作过,其中包括政治和维和特派团。她坦言,在任务区会面临各种各样难以想象的挑战,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向外界积极传递联合国的正确信息。

姜华:“工作上的挑战有一个内部和外部的。内部的就是作为发言人、主要负责对外宣传对外公众信息的人,你和你的第一把手的关系(非常重要)。作为发言人你必须要理解第一把手的一些思路和策略。再一个挑战是,有的负责人见到媒体就会拒之千里之外,有的见到媒体看到一个录像机,就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像这样的话就有必要定所谓的“家规”,比如说任务区领导必须定期接受媒体的采访,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因为他的责任之一就是要对外宣传联合国的工作。第二,有的时候任务区很多人跟媒体讲各种各样的事情,发出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信息,信息混淆会给联合国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困难。所以家规之二就是任何的事情像巨大政策的变更、战略的转变,只能有两个人来对外公布,一个就是战区的第一把手,第二就是发言人。”

 

2011年7月, 姜华参加南苏丹的建国典礼。
照片由姜华提供
2011年7月, 姜华参加南苏丹的建国典礼。

 

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联合国任务区工作的维和军人、警察和文职人员,随时可能面临安全方面的挑战。姜华表示,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可能就会遇到一些生命危险。

姜华:“我在科索沃的时候,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碰到一个熟人,所以就跟他停下来打个招呼。就在我们讲话的期间,前面就有一个手榴弹爆炸了,如果当初这个人不在路上与我相遇、跟我在那儿聊几句的话,可能我大概也就中弹了。所以我觉得那真的是捡了一条命。”

除了在科索沃与死神擦肩而过之外,南苏丹的一次飞行也可以说是“死里逃生”。

姜华:“在南苏丹,我们决定陪联合国使团第二把手,去一个叫瓦乌的地方视察工作。大家有说有笑的上了飞机,也开始起飞。这时候我们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往旁边一看,小小飞机只有两个引擎,一个引擎已经起火了,这时候驾驶员倒是急中生智,马上把机头降了下来,等我们飞机停的时候基本上已经跑出跑道了。我有时候跟朋友开玩笑说,大概我的前世是一只猫,猫有9条命,这么多年来我大概已经丢了7条命,所以现在只剩了两条命,就要好好保护了。”

艰苦岁月

 

2005年,姜华(后排中)陪同秘书长在科索沃特别代表答记者问。
照片由姜华提供
2005年,姜华(后排中)陪同秘书长在科索沃特别代表答记者问。

 

在维和任务区工作除了面临生命危险之外,就是要坦然面对生活当中存在的困苦。姜华回忆起她在南苏丹的生活时,开玩笑地说苍蝇吃第一遍饭,她来吃第二遍。因为那里的苍蝇特别多,赶都赶不走,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

姜华告诉我们,在科索沃任务区工作时的停电经历让她永生难忘。

姜华:“当时科索沃电力供应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基本上是5个小时没电,1个小时有电。没有电是个问题,因为冬天有的时候有零下20多度,非常的冷。怎么办?只有加被子,但是加的被子再厚也是难以抵抗寒冬。所以当地的经常去吃饭的一个餐馆的老板娘给了我一个电褥子,但是说不敢保证电褥子不跑电。我就想这只有做选择了,要么电死要么冻死,最后觉得还是电死可能更快一点。用电褥子时,它来电了就会热一点。没电了当然就凉,但至少来电的时候会感到热一点。”

姜华表示,这些艰苦的经历对她之后的生活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她表示,在任何情况下,不要把任何的事情、特别是我们看作是习以为常的东西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她也表示由衷地敬佩那些在任务区兢兢业业、服务终生的人。

高光时刻

姜华表示,在联合国工作的这许多年,令她倍感自豪的是亲眼见证了三个国家的独立:东帝汶、科索沃*和南苏丹。

姜华: “一开始是东帝汶,我随安南秘书长去东帝汶参加东帝汶的独立典礼,在这之后我亲自参与了另外两个国家的独立的运作,一个是科索沃。在科索沃当时我在那儿待了两年多。2005年的时候,秘书长提议,现在是对科索沃最后的地位做出决断的时候了,所以他就建议成立一个办公室,专门来谈论科索沃未来的地位问题。在2006年的年初,我就被调到办公室,负责公众信息的工作,另外兼任发言人。我们经过一年的努力,一共有大概15轮的谈判,最后就科索沃最终地位问题提出了建议。在整个过程当中,我陪同科索沃地位谈判的代表负责人,访问了几乎欧盟的每一个国家,也到了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的4个常任理事国。在中国我第一次进了中南海,和中国高级的官员在那里进行了会晤。在这个地方我要阐述一下,科索沃最后的独立并不是被所有国家都认可的,现在大概有100多个国家承认它的独立,但是它现在还不是联合国的一员。”

 

2006年, 姜华在中南海向中方外交人员通报科索沃地位谈判进程 ,左为前芬兰总统阿赫蒂萨里。
照片由姜华提供
2006年, 姜华在中南海向中方外交人员通报科索沃地位谈判进程 ,左为前芬兰总统阿赫蒂萨里。

 

南苏丹于2011年7月通过全民公投从苏丹独立,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以及联合国的第193个会员国。姜华不但见证了这一历史,也完成了一项重大的挑战。

姜华:“我在2010年的时候去了苏丹,根据联合国的决议,在2011年要举行公投来决定南苏丹是否要继续留在苏丹,还是说脱离苏丹成立自己的国家,在这个时候我就到了联合国驻苏丹使团负责帮助进行对外宣传、兼做特派团的发言人。在这个期间我觉得工作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怎么能够保证在整个过程当中不死一人、不发生暴乱。当时全体职工加上我们的领导当然是尽了最大的努力,结果真的是在公投期间没有死人,没有发生暴乱。”

退休后的打算

姜华在工作中是“拼命三郎”,她开玩笑说,自己玩起来也十分拼命。她在年轻的时候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如果条件许可,每年要学一样新的东西,而且基本上都是和运动有关。她喜欢滑雪、骑马、潜水,还有各种各样的球类。此外,文艺方面也有广泛的爱好,比如歌剧、音乐、电影、话剧等等。

 

2019年,姜华在美国佛蒙特州的著名滑雪胜地绿山森林国家公园。
照片由姜华提供
2019年,姜华在美国佛蒙特州的著名滑雪胜地绿山森林国家公园。

 

在即将结束在联合国将近20年的职业生涯之际,姜华表示,她退休后最大的梦想是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

姜华:“我倒是有一个梦想,几年来已经说到了好几次,要去爬乞力马扎罗山,已经跟几个朋友甚至商量了从哪条线上去和什么时候去,结果由于不同的原因没去成。我现在不知道体力还能不能适应,不过这确实是一直在我心头里的一个未完成的意愿。我觉得能爬上乞力马扎罗山大概也是很好的对人生的一个总结。”

张静,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注:科索沃的独立并不是被所有国家都认可,现在大概有100多个国家承认它的独立,但是它现在还不是联合国的一员。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