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冲浪板上的人道主义工作者——世界粮食计划署孟加拉国项目主任理查德·莱根

2021 年 1 月 27 日

提到冲浪、滑板和滑雪这样的板上运动,人们可能立刻会联想到“年轻”、“新潮”、“不羁”这些形象,很难将其与一位目前负责为100多万人提供救命粮的联合国官员联系在一起。然而理查德·莱根(Richard Ragan)就是这样一位带着他的滑板、冲浪板、滑雪板和登山包在世界上一些最艰苦的地方工作的联合国人道主义工作者。工作之余的这些运动让他能够在极具挑战性、甚至是带有创伤性的环境中保持镇定。最近,联合国全球传播事务部副秘书长梅丽莎·弗莱明(Melissa Fleming)在她的播客《夜不能寐》中对莱根进行了采访。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孟加拉国东南部的考克斯巴扎尔地区居住了数十年来逃离缅甸的100多万罗兴亚人,其中70多万人是在2017 年8月缅甸对罗兴亚人采取军事行动后短期内逃到考克斯巴扎尔的,使这里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 

理查德·莱根是世界粮食计划署孟加拉国项目主任,负责为罗兴亚难民提供粮食援助。 

莱根:“我们是联合国的一线粮食机构。世界粮食计划署这个名字表明了我们的工作性质——我们为人们提供食物。我们将粮食作为切入点来开展各种工作,包括基本的粮食援助,应对紧急情况,有自然灾害,也有人为危机。我们还用粮食来开展发展工作,例如在学校为儿童供餐,在城市贫民窟中开展营养计划。在孟加拉国,我们负责管理援助罗兴亚难民的所有粮食计划,他们生活在位于孟加拉国的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中,里面有大约一百万人。2017年,有75万罗兴亚人被从缅甸赶出来,到了孟加拉国,之前,那里已经有90年代中期逃过来的25万人。我来自西雅图,住在西雅图海岸的班布里奇岛(Bainbridge Island)。西雅图大约有100万人,那是一座城市,而这是一个难民营,但它具有城市运行必须进行满足的相同需求。” 

 

移民组织图片/Muse Mohammed
生活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难民营的缅甸罗兴亚难民。

 

粮食署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道主义机构,目前在全世界88个国家为9700万人口提供粮食援助。莱根表示,经过长期的摸索,粮食署根据时代的发展,不断调整运作方式,以满足世界各地不同的人道危机的需求。 

莱根:“ 我们作为一个组织非常努力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让人们有尊严地获得帮助。这是一个失去了一切的群体。他们被赶出了家门。他们遭受了可怕的暴力。作为一个人,他们都经历了某种创伤。因此,我们尝试给他们选择,为他们提供营养更丰富的食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与我们二十年前的工作方式相比有很大的转变。以前,你会看到很多的人排队几个小时,然后能得到一袋50公斤的大米或小麦,还会得到一些豆类、油什么的。饮食的多样性很少,选择也很少,而且他们只是为了获得生存所需的东西被迫再次丧失尊严。我们已经尝试创建了一种新环境,领取援助就像在商店购物一样。我们在考克斯巴扎尔难民营周围建立了22个网点,孟加拉国的供应商进来提供食物。这对孟加拉国也有好处。我们每月仅在粮食上的支出就在1000万到1100万美元之间。因此,这些钱直接投资到孟加拉国的经济上。难民营位于沿海的考克斯巴扎尔地区,这里一直是孟加拉国最贫穷、投资最欠缺的地区之一。现在有许多投资不仅来自世界粮食计划署,而且也来自在那里开展工作的其他联合国机构。” 

与许多联合国的外勤工作人员一样,莱根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开始不久后就感染了病毒,所幸的是他的症状并不严重,在旅馆隔离期间,他依然通过远程方式办公。但要在一个人满为患、生活条件极其简陋的难民营中每天为如此庞大的难民群体提供援助并且预防感染实属不易。 

莱根:“在危机中我们也不能停止工作。因为难民依靠我们,他们没有任何其他支持手段。 粮食署孟加拉国的工作人员每次进入营地时,真地都是英勇地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前线。他们也很害怕,他们的感受与我在埃博拉危机期间的感受是相同。 他们从营地工作回来后,他们的邻居知道他们去过营地就不让他们回家。因此,我们不得不租旅馆,让他们住在旅馆里。我们必须进行各种各样的安排才能保持援助持续进行。我们设法做到了,我们还设法让营地中的病毒感染率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 到目前为止,疫情控制得非常成功。希望第二波不会那么糟糕。” 

莱根从小就酷爱滑板、滑雪和冲浪这些板上运动。考克斯巴扎尔就在孟加拉湾沿岸,有着绝佳的冲浪条件,当地的孟加拉人和罗兴亚人经常在清晨看到这位粮食救济官员在浪尖上驰骋。不但如此,他还带着当地的青少年一起冲浪。 

 

© WFP/Mehedi Rahman
世界粮食计划署孟加拉国项目主任理查德·莱根在考克斯巴扎尔冲浪

 

莱根:“我是一个非常铁杆的冲浪者。我喜欢任何板上运动,从小就喜欢滑板和单板滑雪。实际上,在过去的20年中,我努力地在冲浪。我一直在工作中寻找能够使我保持兴趣的业余爱好。我曾担任世界粮食计划署尼泊尔项目主任五年,在那五年里我登山,也是一名直升机滑雪向导。在我休假的时候,我就去滑雪。在考克斯巴扎尔,我在日出时就起来,有海浪时,我就在孟加拉湾冲浪,有整整一队的人跟我在这里冲浪已经两年了。我们为附近的孩子们建立了一个冲浪教育计划。许多冲浪的孩子来自非常贫困的家庭,父母让他们辍学,送他们到海上打工。因此,我们定了一个计划,向他们提供教育,让他们有基本的读写、计算能力,学习环保、环境科学、海洋学,我们为他们和家人提供粮食。父母看到他们受教育有点价值,就支持他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莱根说,坚持不懈的运动是他最佳的排遣渠道,给了他一种工作之外的平衡,也让他能够在极其混乱的情况下异于常人地冷静。正是由于他的这种处乱不惊的镇定,当2014年非洲西部的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暴发埃博拉疫情时,他临危受命,负责前往实地协调联合国系统的应对行动。 

 

 

莱根:“我曾担任联合国利比里亚埃博拉紧急反应特派团的负责人。那次我是吓呆了。这可能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害怕的一次。我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飞抵蒙罗维亚,得到秘书长的授权发起卫生应急行动。那时确实有人在街头垂死,而我却没有医疗背景,我被派到那里主要是因为我在紧急情况和危机中表现良好,但是我觉得我真的没有能力应对。第二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妻子,我说,我很烦,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做到,这里什么都没有,如果同事生病了,我没有能力照顾他们,如果我生病了怎么办?我对这种病毒一窍不通。妻子听了以后,好像从电话里伸出手来,抓住我的衣领,摇着我说,你可以做到的,以前有比这还要艰难的情况,你需要一天一天慢慢来……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利比里亚是三个有疫情的国家中第一个消除了埃博拉的国家。这确实不是因为我个人做了任何事情。每天医院里都有真正英勇的利比里亚人,无国界医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疾病控制中心,那些非常出色的流行病学家和医学专家,还有约翰逊-瑟里夫总统每天都在积极应对——我们需要这种领导力才能应对这种危机。” 

莱根大学时代背着背包游历了地中海沿岸的欧洲、中东和北非国家。那次经历让他大开眼界,也让他喜欢上了在世界各地工作。到现在,莱根生命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自己的祖国美国之外度过的。他和妻子在一起已经快30年了,他们有3个孩子,大女儿今年18岁,却已经跟着父母在9个国家居住过。 

在美国克林顿政府执政时期,莱根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从事与朝鲜有关的事务。1995年朝鲜发生饥荒时,他第一次到了朝鲜。没想到,十年后,他作为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的官员派驻朝鲜这个几乎没有美国人的国家,负责为700万朝鲜人——相当于该国总人口的一半提供粮食援助。 

我通常看不到工作的后果,因为我管理的是非常庞大的系统,但是当有人告诉你,你的工作对他们而言是生与死的区别时,那种感受非常强烈。---世界粮食计划署孟加拉国项目主任理查德·莱根 

莱根:“2004、2005年我回到了朝鲜,担任世界粮食计划署朝鲜项目负责人兼人道主义协调员。当我住在那里的时候,我发现,情况跟上次的印象正好相反。人们非常友善、仁慈。从工作的角度来看,很困难,因为一切都非常僵硬,都得按部就班。如果想要去平壤以外的地方,必须提前一个月就计划,所以我不能进行通常开展监督需要的随机访问。这始终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当时有七个办事处,因此,我能够在朝鲜全国各地广泛地旅行。我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有很多自然之美。我甚至试图去那里冲浪,但他们不允许,他们说海滩上和水里都有地雷。后来有一次平壤下了一场暴风雪,我在车后面挂了一条拖带,然后在平壤的街道上滑雪。因此,他们知道我是一名滑雪爱好者,就安排我去和他们的国家队一起滑雪。我不知道在街上滑雪是不是一件好事,反正我是他们允许的最后一个正式居住在那里的美国人。” 

2006年,长达10年的尼泊尔内战结束,莱根又被粮食计划署派往了尼泊尔,以缓解长期内战导致的严峻的人道主义局势。来到位于喜马拉雅山麓的尼泊尔,莱根在工作之余又开始了登山。 

莱根:“尼泊尔内战结束时,有一次我们走了好几天,来到了边境附近,那里有一个寺院,当时恰逢佛陀诞辰的节日,有一位转世的喇嘛正在访问这个地区,还会来到这座寺院。每个人都非常兴奋,成千上万的人进入山谷去见这位圣人。我们就在寺院下面的高地上扎营。有一群人走过来说,先生,你是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人,他们想在寺院里见你。我跟他们就走到寺院去。那里有三、四百人在排队,都拿着花和杜松枝。我说,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他们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见你。我说,为什么呀?他们说,他们要感谢你,因为在内战的时候粮食署让他们活了下来。我说,你们不是来看转世的圣人的人吗?那人看着我说,转世的圣人关照我们死后,你在我们需要活下去的时候关照我们。工作确实不是我做的,是我的同事们做的,我刚好是得到荣誉的那个人。但这件事让我感触很深,我通常看不到工作的后果,因为我管理的是非常庞大的系统,但是当有人告诉你,你的工作对他们而言是生与死的区别时,那种感受非常强烈。” 

世界粮食计划署曾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并且终于在2020年荣获了这一至高荣誉。莱根说,他一直认为自己拥有一份了不起的工作,粮食署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更让他倍感谦卑和骄傲,也让他感到这是对家人多年来天涯海角伴随他而做出的牺牲的肯定。 

罗兴亚难民危机不可能短期内结束,当大众传媒已经不再报道这些没有国籍的难民时,莱根和粮食署的同事依然还会坚守在那里。如果莱根再被派往下一个发生人道危机的地区,他也会义无反顾地前往,而且依然会带着他的冲浪板、滑雪板和背包。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