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海上和在家待业的海员:感觉就像在“被迫坐牢”

2021 年 1 月 6 日

由于新冠大流行实施的旅行限制,成千上万的海员滞留海上,有时比原计划多出数月。在这一问题首次被暴露六个月后,许多人仍在努力应对持续的不确定性。

一年来,即使在实行最严格的旅行限制的时期,海运行业也一直保持运转,在世界范围内运输食品、药品和其他必需品。

但是,许多海员被迫滞留在海上,有时甚至超过一年。国际海事组织估计,到2020年年底,仍有约40万名海员滞留在船上,无法回家,即便他们的合同已经到期。由于旅行限制,还有40万人被困在家里,无法登船工作并挣钱养家。

“成为海员并不是为了经受这一切”

随着时间流逝,许多船员的心理健康状况面临严峻的考验。来自英国的首席工程师马特·福斯特(Matt Forster)就是其中一员,他主要在往返中东和亚洲的一艘油轮上工作。福斯特去年7月对联合国新闻表示,他的合同早已到期,对他和家人来说,两地分居十分困难。 

 

国际海事组织/Matt Forster
来自英国的首席工程师马特·福斯特(Matt Forster)在合同到期后无法回家。

 

他说:“我以前签过较长的合同,但这次是不同的。这一问题对心理造成影响,因为看不到尽头。它对家庭生活的影响更大。我的孩子们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很难向他们解释。”

福斯特现在已经回到英国,与家人和孩子团聚,但是这一经历使他重新思考自己的职业选择。

他说:“我们想去上班,努力工作,然后回家。我们从事这个工作并不是为了经受那种如坐牢般的体验。如果再被困六个月,我就不想再回到这一行业了。不仅是我,世界上许多其他海员也有同样的感觉。这将导致人们离开这个行业。 ”

“我们拥有作为人的权利”

国际海事组织将今年海员面临的困境描述为对其人权的侵犯。该机构秘书长林基泽(Kitack Lim)在去年世界人权日的讲话中向在海上工作的“一线人员”致敬,并促请各国确保认识到、尊重并保护他们获得安全和体面的工作条件的权利。

一位来自美国的船长赫迪·马祖吉(Hedi Marzougui)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并对长时间船上工作给船员造成的心理健康压力感到担忧。

他说:“你待在那里的时间越长,身体就会越疲劳。经过几小时、几周和数月的不断累积,你会感到非常疲倦,而且反应不那么灵敏。精疲力尽可能造成事故。”

马祖吉说:“我们也有作为人的权利,我们有自己的家庭。有人需要我们回去照顾。我们不是机器人,我们不应被视为二等公民。”

 

国际海事组织
国际海事组织呼吁各国政府将海员指定为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

支持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

•    几个月来,国际海事组织一直在敦促所有政府将海员和其他海事人员归类为“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到去年12月,约有45个国家这样做,这将使船员安全交接变得更加容易,但仍有许多国家的海员缺乏这种保护。
•    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国际海事组织与国际劳工组织合作成立了海员危机行动小组,为成千上万处于绝望状态的海员提供帮助,捍卫他们享有体面工作条件、获得岸上医疗服务和回返的权利。
•    联合国大会还在12月1日通过的一项决议中呼吁成员国将海员和其他海事人员归类为关键岗位工作人员。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

往日新闻

联合国呼吁采取更多行动避免海员成为遏制新冠措施的“间接受害者”

联合国呼吁商界和其他参与航运业的相关人士采取更多措施,解决全球海员的困境。新冠大流行这场“空前的危机”影响了成千上万的船员和海事工作者。

被困海员自述:新冠疫情让我们归途无期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导致成千上万的海员滞留在海上,有时长达一年以上,而且他们的归途遥遥无期。这一不确定性和长期漂泊的处境给他们带来了严重的精神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