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敦促在新冠疫情期间投资精神卫生服务 关注心理健康

2020 年 5 月 14 日

联合国13日发布的关于2019冠状病毒和精神卫生的政策简报指出,新冠病毒病大流行突显了在未来几个月中迫切需要增加对精神卫生服务的投资,否则出现的精神卫生状况可能大量增加。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疾病大流行对人们心理健康的影响已经令人非常担忧。人们处于社会孤立状态,处于被感染的恐惧和失去家人的悲痛中,收入损失和频繁失业造成的困扰更是雪上加霜。”

抑郁和焦虑加剧

报告表明,许多国家的抑郁和焦虑症状有所增加。2020年4月在埃塞俄比亚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与新冠大流行之前的估测数据相比,埃塞俄比亚人罹患抑郁症的概率增加了3倍。

特定人群特别容易患有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心理困扰。面对繁重的工作量,生死攸关的决定以及感染风险,一线卫生工作者尤其容易受到影响。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医护人员报告的抑郁症患病率高达50%、焦虑症达45%、失眠率达34%,而在加拿大,有47%的医护人员报告需要心理上的支持。

儿童和青少年也处于危险之中。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家长报告说,他们的孩子难以集中注意力,还出现烦躁,躁动和神经质的表现。居家隔离措施增加了儿童目睹或遭受暴力和虐待的风险。残疾儿童、生活在拥挤条件下的儿童以及在街头生活和工作的儿童处境尤其脆弱。

妇女的处境也特别危险,特别是那些照料家庭和从事家务劳动的人、老年人以及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一项针对英国有精神健康史的年轻人进行的研究报告说,其中32%的人认同大流行使其精神健康状况恶化。

饮酒量增加是精神卫生专家关注的另一个领域。加拿大的统计数据表明,在大流行期间,20%年龄在15至49岁的人饮酒量增加。

 

在2019冠状病毒暴发期间,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一所幼儿园中的儿童戴着口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图片/Shiraaz Mohamed
在2019冠状病毒暴发期间,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一所幼儿园中的儿童戴着口罩。

心理保健服务中断

虽然需要精神健康或社会心理支持的人不断增加,但在许多国家,心理健康服务已经中断。精神卫生设施被转而用于护理新冠患者,精神卫生人员感染病毒和面对面服务的关闭也影响到了护理系统。

谭德塞表示:“现在非常清楚,必须将精神健康需求作为我们应对新冠病毒病大流行并恢复的核心要素。”

寻找提供服务的方法

具体而言,至关重要的是确保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持续获得治疗。在一些国家,提供精神保健和社会心理支持的方式发生了变化。在马德里,当超过60%的精神病床用于护理新冠患者时,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人被转移到私人诊所进行持续治疗。精神卫生工作者还可以继续通过电话提供门诊服务,并为最严重的病人提供上门诊断服务。

世卫组织表示,必须继续支持社区行动,以增强社会凝聚力和减少孤独感,特别是对于最脆弱的人群,例如老年人。

更好地重建的机会

世卫组织精神卫生和药物滥用司司长克斯特尔(Dévora Kestel)表示:“现在,在全球范围内需要扩大和重组精神卫生服务,这是一个建立适应未来的精神卫生系统的机会。这意味着制定并资助将医疗服务从机构转移到社区服务的国家计划,确保在医疗保险计划中涵盖精神健康状况,并加强人力建设以在社区中提供优质的精神健康和社会护理服务。”

难民署关注难民、流离失所者心理健康

联合国难民署今天警告称,新型冠状病毒给难民、流离失所者和无国籍人士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巨大影响。

难民高专格兰迪表示,2019冠状病毒不仅是身体健康危机,而且现在还引发了精神健康危机。尽管许多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亲身经历过暴力和迫害之后仍非常坚韧,并且能向前迈进,但他们的应对能力已达到极限。

鉴于这一流行病造成了广泛的社会经济损失,难民署特别担心,对于许多难民而言,收入和生计的损失正在造成社会心理困扰。令人极为担忧的是,由于这些压力,有些人报告出现自残(self-harm)行为。

对于通过社区互动、社交聚会或宗教仪式寻求社会心理支持的难民,保持社交距离措施和行动限制也影响了他们应对情绪困扰的能力。

为了设法确保为难民和流离失所者持续提供精神卫生和社会心理支持服务,难民署正在努力扩大其现有的社保网络的精神卫生支持能力,并对心理急救人员、营地管理人员、社区外联志愿者和电话热线工作人员进行培训。

在某些地区,难民署已动员社区志愿者与难民和境内离失所者进行接触,以解决心理困扰问题。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