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专家报告:也门冲突无法结束是一种国际集体失败

2019 年 9 月 3 日

也门问题国际和区域知名专家小组在今天发布的一份关于也门的报告详细描述了冲突各方在过去五年中可能犯下的一系列战争罪行,包括空袭、狂轰滥炸、狙击、地雷、任意杀戮和拘留、酷刑、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以及在这一世界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中出现的阻碍获取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

也门问题国际和区域知名专家小组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授权成立。专家小组在其报告中表示,也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政府以及胡塞武装都存在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和人权法的行为,且“普遍缺乏问责”。

报告呼吁立即停止违反国际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所严令禁止的对平民实施的所有暴力行为,并要求各方采取行动保护平民,确保为所有受害者伸张正义。

报告敦促其他国家不要提供可能用于冲突的武器,并提醒它们有义务采取一切合理措施,确保冲突各方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

也门问题专家小组主席延杜比表示,也门冲突已持续五年,侵犯平民的行为仍有增无减,国际社会必须加倍努力,使也门人民摆脱他们长期遭受的不公正。

尽管以沙特为首的联盟和也门政府缺乏合作,但专家组还是能够在短时间内与受害者和证人进行了600多次访谈,对记录在案的文件和公开来源材料进行审查,并对标志性案件进行调查,以确定2014年9月以来也门境内被指称发生的侵权行为的模式。

专家们有合理的理由认为,冲突各方的敌对行为,包括空袭和炮击,继续对平民产生极端影响,其中许多袭击可能构成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专家们还认为,除了与敌对行动有关的侵权行为之外,也门武装冲突各方应对任意剥夺生命权、任意拘留、强迫失踪、性暴力、酷刑、虐待、招募儿童、侵犯基本自由以及侵犯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负责。这些行为违反了适用的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独立和主管法院可以据此做出裁定,表明这类侵权行为是否构成战争罪。

 

Giles Clarke
哈桑和女儿法奇娅站在一座废弃房屋的屋顶上眺望也门首都萨那。

 

专家组在可能的情况下确定了可能应对国际罪行负责的个人,并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提交了最新的机密涉案个人名单。在无法确定个人的情况下,专家们确定了其所在的组织。

专家组认为冲突各方对也门的人道主义局势负有直接责任。报告指出,袭击医院、供水设施、食品运输、农场和市场等民用基础设施以及使用封锁和围困战略阻碍人道主义准入和其他此类措施造成的持续极端影响加剧了灾难性的人道主义局势。

延杜比表示,应当立即停止不人道地剥夺也门人民获得药品、水和食物的权利。2400万贫困人口的生存应该是第一要务。

专家组表示强烈关切的是,冲突各方可能利用饥饿作为战争手段,他们表示这些行为导致人们赖以生存、不可或缺的物品遭到剥夺。

专家报告呼吁所有国家和国际组织促进和支持所有努力,特别是秘书长也门问题特使为了和平所做出的努力,以实现包括问责制在内的也门冲突得到政治解决。

关于也门问题国际和区域知名专家小组

人权理事会于2017年9月通过决议,请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设立一个也门问题知名国际和区域专家小组,以监测和报告也门人权状况。专家组的任务是全面审查冲突各方自2014年9月以来犯下的所有涉嫌侵犯和践踏国际人权及其他适当和适用的国际法领域的行为,包括此类侵犯行为可能涉及的性别层面,确定涉嫌侵犯和践踏行为的事实和情况,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查明责任人。

2017年12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设立了独立知名国际和区域专家小组,任命来自突尼斯的延杜比为主席,来自英国的加勒韦和来自澳大利亚的帕克为专家。

 

儿基会图片
也门儿童在上课。由于冲突,也门有600多所学校受损。

 

也门冲突背景

自1990年统一以来,也门南北之间始终存在分歧。90年代后期,属于什叶派穆斯林的胡塞武装在也门北部成立,与政府军队交战,并于2014年攻占首都萨那, 迫使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避难,并指定亚丁为政府暂驻地。

2015年,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的沙特和阿联酋等国针对胡塞武装发起军事行动,试图恢复以总统哈迪为首的政府,也门战事升级。

在联合国的斡旋下,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于去年12月在瑞典达成《斯德哥尔摩协议》,同意在西部红海港口城市荷台达等地实施停火并开始撤军,但执行进度仍然缓慢。

从8月8日开始,拥护也门总统哈迪的政府军,以及渴望使南部也门独立的分裂武装“南部过渡委员会”之间开始发生“火并”,双方分别得到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支持,他们本是共同对抗北部胡塞武装的盟友,但彼此之间长期存在摩擦。

8月中旬,“南部过渡委员会”武装在军事阅兵活动中遭导弹袭击,尽管胡赛武装宣布对袭击事件负责,但“南部过渡委员会”武装认为,哈迪政府军中的“伊斯拉阵线”力量在其中扮演了某种角色,开始与哈迪政府军“同室操戈”。

据最新报道,“南部过渡委员会”武装在受到哈迪政府军的反击后已经再次对亚丁实现了全面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