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美国退出《中导条约》 “迁怒”中俄 孰是孰非三方各有说辞

2019 年 8 月 9 日

1987年12月8日,美、苏两国首脑在华盛顿签订了《美利坚合众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消除两国中程和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或称《中程核力量条约》)。今年8月2日,美国以俄罗斯违反《条约》和中国应加入类似谈判为理由,宣布正式退出这一条约。6日,美、俄代表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上就谁应对这一结果负责的问题进行了相互指责,而中国则对美国表示需要将其纳入相应谈判的立场表示严词拒绝。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1987年签署的《中程导弹条约》规定,美苏双方须全部销毁所拥有的中程导弹、中短程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和辅助设施。美苏双方不得再生产、试验中程导弹和中短程导弹。双方都拥有就地核查的权利。《中导条约》是战后美苏双方谈判历史上达成的第一个真正减少核武器数量、并彻底取消一个核武器等级的条约,条约的签订对国际关系的缓和具有重大影响。

然而,2018年10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由于俄罗斯长期不遵守条约以及拥有大量中短程导弹的中国不是条约签署国,因此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2019年2月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国将自2月2日起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并启动为期180天的退出条约程序。2月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俄罗斯也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以回应美国的相同举措。8月2日,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成为既定事实。

美国裁军大使伍德(Robert Wood)8月6日在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上宣读了国务卿蓬佩奥在8月2日宣布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声明。声明表示,2019年2月2日,由于俄罗斯联邦持续违反《中程核力量条约》,美国发出了退出该条约须提前六个月通知的通告。在过去的六个月里,美国为俄罗斯提供了纠正其违反条约行为的最后机会。但如同多年来一样,俄罗斯选择保留其违反条约的导弹,而不是回到遵守其条约义务的状态。

伍德:“俄罗斯对该条约的终止负有全部责任。这至少可以追溯到本世纪中期,俄罗斯开发、生产、飞行测试、部署了多批违反条约的导弹。美国在2013年首次向俄罗斯提出了担忧。俄罗斯随后系统地回绝了美国六年来寻求俄罗斯恢复遵约的努力。在北约盟国的全力支持下,美国认定俄罗斯严重违反了该条约,并随后终止了我们根据该条约所履行的义务。”

蓬佩奥在通告中表示,特朗普总统希望开启一个由中、俄两国共同参加的军备控制谈判进程。

 

儿基会资料图片/Patrick Andrade
移动发射器上的导弹。

 

伍德:“美国不会继续再作为签约一方留在俄罗斯蓄意违反的条约之中。俄罗斯不遵守该条约损害了美国的最高利益,因为俄罗斯发展和部署违反条约的导弹系统是对美国以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直接威胁……美国仍然致力于促进美国、盟国和伙伴安全的有效军备控制;这一军备控制应是可核实和可执行的,并包括负责任地履行其义务的伙伴。特朗普总统责成本届政府通过寻求超越过去双边条约的军备控制新时代,开启新的篇章。展望未来,美国呼吁俄罗斯和中国加入我们的行列,借此机会为我们自己的国家和全世界带来真正的安全成果。”

俄罗斯裁军公使贝鲁索夫(Andrey Belousov)坚决拒绝美国将毁约责任推给俄罗斯的任何说辞,并表示:通过撕毁该条约,美国掀开了人类历史上核武器军备竞赛的新的一页。

贝鲁索夫:“俄罗斯断然拒绝美国的指控,即俄罗斯应对美国退出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中程核力量条约》负责。美国摧毁核军备控制和核裁军现代协定整个架构的努力是一贯的和显而易见的。十多年来,俄罗斯一直试图说服美国坐下来解决这些关切;相反,美国发起了一场运动,诋毁俄罗斯作为《中程核力量条约》负责任伙伴的形象,并干脆撕毁了该条约。美国这样做开启了人类历史的新的一页,这将导致新的核武器军备竞赛和国家间的严重不信任。美国现政府对其在这一领域采取的步骤负有全部责任。俄罗斯重申对美国前政府确定的无核武器世界目标的承诺。”

中国裁军大使李松在发言中表示,中方对美方不顾国际社会反对,执意退出《中导条约》深感遗憾,并坚决反对。

李松:“美方8月2日正式宣布退约以来,美国防部高官已公开表示,美国将寻求恢复中导研发和部署。这充分表明,退出《中导条约》是美国无视自身国际承诺,奉行单边主义的又一消极举动,其真实目的是自我松绑,谋求单方面军事和战略优势。如果美方采取上述不负责任的单边举措,将严重影响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加剧国际关系紧张,破坏大国战略互信,冲击国际核裁军和军控进程,威胁有关地区和平与安全。中方与国际社会广大成员一样,对上述消极事态发展深表关切。”

李松表示,美方在退出《中导条约》的同时,宣称美俄双边核裁军时代业已终结,并再次提出所谓中国与美、俄一道参加多边核军控谈判问题。美方有关主张完全是在转移国际视线,中国无意也不会参加这样的核军控谈判。

李松:“上周,我在向裁谈会成员国介绍《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时,再次阐述了中国的核战略与核政策。中国自卫防御的核战略完全透明,中国的核政策高度负责,中国的核武库规模极为有限,从不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中国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会与任何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严重后果保持清醒认识,防止美国以任何借口推脱自身在核裁军方面的特殊优先责任。我们敦促美方保持克制,不要采取损害别国安全利益的举动,履行一个大国应尽的国际责任,切实维护全球和地区和平与安全。这是国际社会的共同呼声。”

李松最后强调,中国支持并鼓励俄罗斯和美国围绕战略安全和双边核裁军问题保持对话,致力于《美俄新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延期。美俄之间关于核裁军条约履约问题的分歧,应该通过对话谈判寻求解决,不应该也不可能通过退约、毁约得到解决。美俄作为两个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继续以可核查、不可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形式大幅度削减核武库,是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维护国际军控与防扩散机制的重要保证,也将为推进多边核裁军进程创造必要条件。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