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毛里求斯与英国就查戈斯群岛的归属在联合国展开激烈辩论

2019 年 5 月 29 日

印度洋群岛国毛里求斯与英国之间就查戈斯群岛的主权归属长期以来存在着争议。联合国系统的最高司法机关——国际法院在今年2月发布的一份咨询意见中认定:查戈斯群岛是毛里求斯的领土。5月22日,联合国大会举行全体会议,并投票通过了一份决议,欢迎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并要求英国无条件撤离查戈斯群岛。英国明确表示不接受咨询意见和决议,这遭到了毛里求斯的强烈反对,双方在联大会场上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激烈辩论。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查戈斯群岛位于印度洋中部,马尔代夫以南大约500公里,由大小60多个热带岛屿组成。在上世纪60年代的非殖民化过程中,毛里求斯于1968年获得独立,脱离了英国的殖民统治。但是在1965年,也就是毛里求斯独立前三年,英国与当时的毛里求斯当局签署了一项协议,将查戈斯群岛从毛里求斯分离出去,成为英国所称的“英属印度洋领土”。对此,独立后的毛里求斯并不予以承认,

联合国大会在去年6月通过一项决议,请求国际法院就1965年查戈斯群岛从毛里求斯分离的法律后果的两个相关问题发表咨询意见:其一,在查戈斯群岛从毛里求斯分离后,毛里求斯在1968年获得独立时,其非殖民化进程是否依法完成?其二,根据国际法,英国继续管理查戈斯群岛将产生何种后果,包括毛里求斯无法在查戈斯群岛重新安置本国国民、尤其是原籍查戈斯群岛的国民?

今年2月,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确认:查戈斯群岛分离后,毛里求斯的非殖民化进程在1968年获得独立时并未依法完成;查戈斯群岛是毛里求斯领土的有机组成部分;英国有义务尽快结束其对查戈斯群岛的管理。

 

5月22日,在联大就一份欢迎国际法院咨询意见的决议草案付诸表决前,毛里求斯总理贾克诺斯(Pravind Kumar Juqnauth)对咨询意见表示热烈的赞成。

贾克诺斯:“咨询意见是明确而毫不含糊的,没有留下任何疑问或其他解释的空间。咨询意见是决定性的。除了这些明确的结论外,法院还提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相关结论。在1965年查戈斯群岛从毛里求斯分离出去时,查戈斯群岛显然是毛里求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毛里求斯1965年被肢解时,自决权和领土完整权是国际法惯例法的基本组成部分。这一权利的存在在联大1960年通过的第1514号决议中得到承认,这项决议以压倒性多数通过,没有一票反对。第1514号决议明确指出,未经当地人民同意,分离部分殖民地领土构成对国际法的违反。”

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皮尔斯(Karen Pierce)在发言中从根本上否认国际法院和联大有权涉及查戈斯群岛问题。

皮尔斯:“首先也是至关重要的是,毛里求斯与英国围绕查戈斯群岛的问题是双边主权争端。联大的决议和国际法院咨询意见的标题都围绕‘非殖民化’ ,但这一问题根本上是两国之间的主权争端。因此,国际法院在发表咨询意见时,已经允许了该法院 “规约”中所载的——未经当事两国同意,该法院不应审理双边争端——的原则被规避。这对涉及双边争端的所有会员国产生了广泛和深远的影响。如果这项决议获得通过,将在联大创造一个困难的先例。这意味着可以将两国之间的任何双边争端提交给国际法院来寻求咨询意见,然后由联大宣布,而无论有关国家是否同意。”

毛里求斯总理贾克诺斯驳斥了英国的一贯立场,并强调,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本身已经充分“显示了殖民国在国际法下的不法行为的严重性及其程度”。

贾克诺斯:“人们原本希望任何被世界最高法院认定从事了不法行为的国家都必须很快加以修正,并承诺终止其非法行为。毛里求斯对英国采取的立场极为失望。让我们感到更加失望的是,无论是有关管辖权还是案情方面的辩解——尽管都被国际法院明确地驳回了——都在这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势地被重复。这感觉好像我们回到了1965年一样。当时,这种分割是在胁迫下进行的,并且作为一个既成事实被提交给了联合国。这一次,又通过质疑联大授权将问题提交国际法院并破坏国际法院的权威来为分割进行辩护。 这确实是一种悲哀的局面,应该引起联合国每一个会员国的关注。”

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皮尔斯坚持认为,“自1814年以来,查戈斯群岛一直处于英国不间断的主权之下,从未成为毛里求斯共和国的一部分。”

 

 

皮尔斯:“英国对于其对英属印度洋领土的主权毫无疑问。1965年,毛里求斯部长理事会自由地签署了一项协议,分离英属印度洋领土,以换取包括捕鱼权、自然和海洋资源在内的多种利益。该协议还包括英国承诺在不再需要为防御目的而使用该领土时‘放弃’这一领土,我特意在这里使用‘放弃’ (cede)一词,而不是‘归还’ (give back)。英国支持我们在1965年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我们不同意今天的会议上早先对该协议的描述。自1968年独立以来,毛里求斯政府多次重申了1965年协议,包括通过自己的法律和宪法。值得注意的是,1965年协议,包括不再需要用于防御目的时放弃的承诺,被2015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仲裁法庭裁决为具有法律约束力。”

对于分离查戈斯群岛的1965年协议的性质,毛里求斯总理贾克诺斯明确指出,殖民地与宗主国之间有何平等协议可言,而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也明确指出:“继查戈斯群岛分离后,毛里求斯的非殖民化进程在1968年获得独立时并未依法完成”。

贾克诺斯:“在分离查戈斯群岛时,毛里求斯是英国管理下的殖民地,毛里求斯的代表没有真正的立法或行政权力。因此,这里根本谈不上什么国际协议。因此,查戈斯群岛的分离不是基于毛里求斯人民意志的自由和真实的表达。英国有义务尽快停止对查戈斯的管理,以便使毛里求斯人民完成其领土的​​非殖民化。”

毛里求斯总理贾克诺斯还反驳了英国有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仲裁法庭裁决1965年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说法。

贾克诺斯:“有人提出,国际法院虽然明确拒绝了英国所声称的在1965年协议中当时的毛里求斯代表将查戈斯群岛割让给了英国,但与此不同的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仲裁法庭在审理毛里求斯诉英国在查戈斯群岛周围单方面宣布海洋保护区的案件时,已经证实了该协议的效力。没有什么比这种说法更虚假的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仲裁法庭所说的是,1965年英国单方面向毛里求斯做出的承诺对英国具有法律约束力。”

查戈斯群岛所处的印度洋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皮尔斯在发言中用了很大的篇幅告诉会员国,维护查戈斯群岛上的英国和美国联合防御设施对于世界和平与安全“至关重要”,这也意味着由英国管理查戈斯群岛“至关重要”。

皮尔斯:“维护印度洋区域的安全和稳定对维护国际和区域和平与安全至关重要。这一区域的东边是马六甲海峡,2017年马六甲海峡的货船过境次数超过8万4000次;西边是亚丁湾,每年有八分之一的世界贸易通过那里。在世界的这一重要区域,英属印度洋领土上的英国和美国联合防御设施在确保包括毛里求斯在内的我们在该区域及更广泛地区的盟友和朋友的安全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世界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性,这一设施确保了人民和国家的安全,对打击冲突、恐怖主义、毒品、犯罪和海盗活动的努力至关重要。该设施支持联合海上部队的合作伙伴,这是一个由33个联合国会员国组成的多国海军伙伴关系,从拉丁美洲到亚太地区,其运营区域覆盖320万平方英里,并包括一些最具战略重要性的航道,包括亚丁湾、巴布阿尔曼德布、苏伊士运河和霍尔木兹海峡。这里也是世界四大全球卫星定位站之一,其服务广泛用于军事和民用导航。这里还拥有支持《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地震监测能力。该设施还随时准备在出现人道主义危机的时候提供帮助。近年来,它对2004年印度洋地震和海啸、2011年的日本地震和海啸,以及2013年影响菲律宾的台风的国际人道主义反应作出了重大贡献。该设施还支持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370航班的搜索和救援任务。”

对于英国以战略重要性为继续占据查戈斯群岛进行辩护,毛里求斯总理贾克诺斯进行了立场鲜明的驳斥。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毛里求斯总理贾克诺斯

 

贾克诺斯:“英国援引国防和安全方面的考虑来拒绝国际法院的权威。 它声称,除了保护英国和世界人民免受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之外,查戈斯群岛的国防设施已准备好在该地区发生人道主义危机时迅速和有效地做出反应。据英国称,这些职能只能在其主权下发挥。 值得注意的是,在英国向国际法院提交的意见书中,英国并没有认为应该考虑安全因素,或者这个因素很重要。 但是,现在在法院发表意见之后,这些考虑因素被提出来作为以不符合国际法的方式持有一片领土的首要原因。毛里求斯已在联大和国际法院作出公开承诺,我们准备与美国,或者英国和美国达成长期协议,这将允许其根据国际法无阻碍地运作防御设施。 这种安排将在更长的时期内为美国和英国的防御设施的运作提供更高程度的法律确定性。”

在1965年协议签署后,查戈斯群岛上的居民被强行驱逐。这在毛里求斯人的记忆中是一个充满痛苦的篇章。

贾克诺斯:“在查戈斯群岛被从毛里求斯非法分离的同时,强行驱逐群岛上的居民依然是人类历史一段非常黑暗的插曲,类似于危害人类罪。 这些毛利族国民现在大多数都已七、八十岁,他们被有系统地阻止回到自己的出生地。 咨询意见给这些人带来了一线希望,并责成联大在毛里求斯完成非殖民化期间解决他们的重新安置和人权保护问题。 毛里求斯政府承诺以尊重其尊严和人权的方式实施重新安置方案,这与英国政府提出的在其出生地以外改善他们生计的货币支持提议不同,而英国的提议也遭到了他们的拒绝。”

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皮尔斯对半个多世纪前将“查戈斯人被从英属印度洋领土上移除的方式真诚地感到遗憾”,但拒绝在这一群岛上进行重新安置。

皮尔斯:“让我向你们保证,英国已经在密切关注查戈斯人的安置问题。我们委托进行了一项独立的可行性研究,并与查戈斯人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了公开磋商。在仔细考虑了所有可用信息之后,由于可行性、国防、安全利益和费用方面的原因,我们不支持重新安置。在我们排除重新安置的同时,我们决心在查戈斯人现在居住的社区中改善他们的生计。因此,我们目前正在与毛里求斯的查戈斯人社区合作,而且在塞舌尔和英国本土也在实施一个5000万美元的支持计划。作为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我们还开展遗产地访问,让查戈斯人可以在这片领土上走走看看。我还要无条件地拒绝对英国犯下危害人类罪的指控。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指控,这种指控不能被轻易使用。这是对英国立场的严重错误描述,我再次拒绝,我希望这种言辞不会再重复。”

联大当天以116票赞成、56票弃权和6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欢迎国际法院咨询意见的决议。这份决议明确要求英国在六个月内无条件地撤出查戈斯群岛,从而使毛里求斯能够尽快完成其领土的非殖民化。

皮尔斯:“摆在我们面前的决议超出了咨询意见的范围。该决议给英国规定了六个月的截止日期。 该决议呼吁各国、国际组织和机构,包括联合国及其各机构,采取可能对英属印度洋领土联合防御设施的有效运作产生广泛影响的行动。该设施对国际和平与安全以及区域和平与安全有何贡献,我早些时候已经阐明。 这些要素不是咨询意见所指明的,它们令人遗憾地代表了扩大咨询意见范围的明显意图。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确实可能不时地在国际法中起到重要作用,但这并不会改变它们没有法律约束力的事实,它们是国际法院根据联大的要求向联大提出的建议。《联合国宪章》明确区分了咨询程序和诉讼程序,在具有约束力的裁决和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之间划清了界限。而且,我们认为,这份咨询意见没有对一系列法律和事实问题给予充分考量。”

对于国际法院咨询意见和联大决议的效力问题,毛里求斯总理贾克诺斯也明确地陈述了该国的立场。

贾克诺斯:“一些会员国可能声称咨询意见对任何国家都没有法律约束力。虽然咨询意见不同于国际法院在一个有争议的案件中的判决,判决本身就是诉讼当事方国际义务的来源,但咨询意见是联合国系统的最高法律权威机构,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司法机构对法律的权威性陈述。虽然‘意见’本身不能强加新的法律责任,但它实际上已经承认并确认了国际法规定的现有法律义务。”

在表决中,投反对票的六个国家是澳大利亚、匈牙利、以色列、马尔代夫、英国和美国。中国投了赞成票。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