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北京“治霾”20年历程——专访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

2019 年 4 月 16 日

不知从何时起,“雾霾锁京城”成了每年冬季的“新常态”,口罩和空气净化器跻身热门商品,百姓嘴边时常挂着“PM2.5”这样的气象术语,“空气污染”成了中国和首都北京的一块心病。

然而,在经历了暂时性的“APEC蓝”和“G20蓝”之后,从去年开始,无论是北京的市民还是国内外的媒体,都纷纷表示北京的天蓝了,空气也好多了。联合国环境署在今年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也给出了同样的结论,甚至赞扬北京的空气污染治理经验为全球“提供了可借鉴的模型”。

那么北京如今的空气质量究竟如何,20年的治理过程中有哪些成功经验,又有哪些方面仍需努力,带着这些问题,联合国新闻采访了环境署报告的主要作者,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教授。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世界银行图片/Wu Zhiyi
北京秋冬季节频现“雾霾天”说明治理空气污染刻不容缓。

 

这份题为《北京二十年大气污染治理历程与展望》的报告由联合国环境署与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共同发布,由数十名国内外专家历时两年完成,分析了北京在1998-2017年间的空气治理措施和效果。

贺教授表示,过去20年来,北京的经济总量增长了10倍,机动车数量增长3.5倍,能耗增长近90%,人口增长近80%,快速的发展对空气质量造成了严重的压力。

贺克斌:“压力主要来自于四大方面,一是燃煤相关的污染物排放,无论是发电的、工业的还是民用的燃煤,在过去20年当中,特别是早期的时候消耗量非常大。北京在1998年的时候,整个城市每年会消耗2800万吨的煤。第二是机动车,尤其是物流货运卡车的量大大增加。第三是工业,在2008年以前有首都钢铁公司炼钢,现在北京东郊还有焦化和化工园区。第四就是建筑和各类道路扬尘。”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图片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二十年大气污染治理历程与展望》报告主要作者贺克斌教授。

 

为了应对上述四个方面的污染压力,尤其是作为核心的燃煤和机动车所带来的空气污染,北京从1998年起,根据大学和科研院所的科学研究,制订了一系列空气改善计划,将相关措施纳入地方立法,同时配合全市1000多个空气监测站的实时数据,及时评估执行效果。

贺克斌:“北京的燃煤消耗从1998年的2800万吨,逐渐降到了现在的400万吨,而且还在继续减少,接近200-300万吨的水平。目前中国在燃煤发电过程中使用的是‘超低排放’标准,通过清洁燃煤降低颗粒物、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的排放,做到了世界领先的水平。在机动车方面,北京则是中国最早实施机动车尾气排放标准的城市,早于其他国内城市1-2年。”

此外,北京市政府投入大量资金,通过经济补偿政策鼓励环保减排,而北京市民的鼎力支持也是“治污”工作的坚强后盾。

贺克斌:“通过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动员全社会,北京提出了‘共治共享’,也就是共同治理、共同享受蓝天的计划,公众的参与和支持力度一直非常强,20年的改善工作才能持续地产生效果。”

 

原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图片
北京市主要空气污染物年均浓度变化,1998-2017年

 

清华大学图片
1998-2017年北京市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控制措施效益(表一)。

 

清华大学图片
1998-2017年北京市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控制措施效益(续表)。

 

 

贺教授表示,目前,北京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PM10等主要污染物的浓度都出现了显著下降。

贺克斌:“特别明显的就是在1998-2017年间,二氧化硫的浓度下降了93%。北京在1998年的时候,冬季的二氧化硫水平还会达到120多,但是去年的年平均二氧化硫只有6,从100多降到了个位数,说明燃煤治理显示了非常强的效果。二氧化氮从1998年以来下降了38%,PM10也下降了55%。”

而中国百姓最为关心的PM2.5,自2013年列入国家标准开始监测后,也呈现逐步改善的趋势。2013年那些一周连发四次雾霾预警,数十条高速公路被迫封闭,雾霾天数创下纪录的日子,终于成为了过去。

贺克斌:“PM2.5在2013-17年间下降了35%,在2013-18年间下降了42%。2013年,北京的PM2.5年平均值是89,去年已经降到了51,特别是在冬季的时候,降幅还是非常明显的。以前有一个词叫‘爆表’,是说PM2.5的浓度特别高,北京大概从前年开始,就已经控制住,没有出现‘爆表’的情况了,整个华北地区也逐渐地控制住了。

 

清华大学图片
2013-2017年北京市及周边地区的PM2.5污染显著改善。

 

清华大学图片
1998-2017年北京市电厂的污染控制成效。

 

 

除了PM2.5的浓度降低,持续污染的天数也在减少。

贺克斌:“现在冬天来北京,污染的天气还是会有,但是已经明显的少了。从去年开始,北京就没有出现持续三天的雾霾了。PM2.5浓度处在中高水平的日子还是会有,但是持续时间也缩短了,所以整个的污染‘症状’正在明显的缓解,这个现象还是很清楚的。”

那么北京现在的空气质量究竟好不好,贺教授表示,这个问题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

贺克斌:“应该说跟自己的历史比,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改善。像秋冬季重污染的天数,2013年的时候是58天,2018年只有6天,六年之中减少了43%。而空气优良的天数则增加了51天,从2013年的170多天,到2018年达到了227天,老百姓也明显地感觉到蓝天多了。”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中心图片
黄昏时分的北京北海公园,琼华岛上的白塔倒映在湖心。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中心图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颐和园。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中心图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天坛。

 

 

然而,对比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准则,以及欧美国家的主要城市,现在的北京还有不小的差距。

贺克斌:“北京2018年的PM2.5年平均浓度是51,距离中国现行的国家标准,也就是世卫组织的最低标准35,还有比较大的距离。而欧盟28国的主要城市平均PM2.5水平还不到15,美国主要城市的平均水平是低于10的个位数,要跟这个来比的话,应该说北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努力。”

经历整整20年的治理却仍然未能赶上欧美国家的水平,贺教授表示,这和北京所在的华北地区,以及整个中国的能源、产业和交通结构有关。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中心图片
晴朗冬日的北京故宫角楼。

 

贺克斌:“跟以前比,我们确实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但毕竟中国还有庞大的工业体系,与欧美相比 ,污染物的排放总量,以及每平方公里的排放强度仍然很高,特别是在华北地区。虽然北京的煤已经减的比较少了,但化石能源的使用比例还是比较高,周边的河北和山东等城市,煤的使用量还有70-80%。而在机动车方面,重型柴油车,目前的治理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中国在今年7月1日就会开始实施机动车尾气排放的‘国六’标准,虽然旧车的淘汰需要一个过程,但对北京来讲,也是可以减排的一个方面。”

而如果想要在更长的时间里实现更大幅度的改善,就需要从结构上做出根本性的调整。

贺克斌:“整个华北地区偏煤炭和化石能源的能源结构、偏重化工业的产业结构,以及偏公路运输的交通结构,都是未来区域性调整的努力方向,这样才能使北京和整个地区的空气质量有所改善。再往后,更长期的努力的话,就是要把‘治霾’和‘低碳’结合起来,把改善空气质量的国家目标,和履行《巴黎协定》的全球减碳目标结合起来,大幅度降低化石能源的使用,提高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例,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进一步改善空气质量。”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中心图片
蓝天白云下的天坛祈年殿。

 

贺教授同时提醒,在PM2.5浓度下降的同时,国内部分城市的臭氧浓度正在悄然上升,这又给未来的空气治理提出了新的课题。

贺克斌:“目前我们把比较多的注意力放在了PM2.5上,因为它直接影响到能见度,特别是在秋冬季。但我们同时也注意到,随着PM2.5的浓度降低,全国各个城市臭氧的浓度开始抬升。这在科学上有一定的相关性,PM2.5浓度降低使能见度变得更好,有利于臭氧的生成。在欧美国家的历史上,臭氧和PM2.5或是颗粒物的治理是分阶段进行的,而中国现在可能需要两者协同治理,如何抑制住臭氧的上升趋势,同时PM2.5还要持续地往下降,这可能是下一步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注:今年6月5日的世界环境日将由中国主办,聚焦“空气污染”主题,主会场设在杭州。更多信息请关注世界环境日中文官网

 

 

往日新闻

联合国环境特别报告员:空气污染每年导致700万人死亡

联合国人权与环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博伊德(David Boyd)今天表示,全球60多亿人长期吸入严重污染的空气,导致他们的生命、健康和福祉面临威胁,其中三分之一为儿童。

世卫组织总干事:人类需要一个没有空气污染的世界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今天在首届全球空气污染与健康大会开幕式上发言指出,空气污染对于人类健康、经济和粮食安全所带来的危害毋庸置疑,而经实践证明有效的应对方法也正在不断涌现,他呼吁各国展现出强烈的政治意愿,迅速的行动落实以及坚持不懈的努力,共同承诺实现一个没有空气污染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