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难民事务高专格兰迪抨击针对难民和移民的“有毒政治语言”

2019 年 4 月 9 日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格兰迪今天在向安理会所做的情况通报中表示,在他担任国际公务员的35年中,他从未见过目前出现在政治、媒体和社交媒体中的针对难民、移民和外国人的这种有毒的语言。

 

格兰迪强调,对难民和移民的污名化是“前所未有的”,对难民危机做出传统性反应似乎越来越不够。

难民危机 究竟对谁而言?

格兰迪对“难民危机”一词进行了剖析。他要求安理会考虑这一说法到底适用于谁:“对于一个带着孩子逃离帮派暴力的母亲来说,这是一场危机;对于一个想要逃离战争、人权遭到侵犯、被强征入伍的青少年来说,这是一场危机;对于资源匮乏的国家来说,每天向成千上万人开放边境是一场危机。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危机。”

但是他表示,将局势描述为无法控制的全球危机是错误的:有了去年12月通过的《关于难民问题的全球契约》所载的政治意愿和更好的应对措施,这一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安理会可以发挥关键作用,特别是在解决和平与安全危机、支持收容难民的国家以及努力消除解决问题的障碍方面。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向安理会通报情况。(2019年4月9日)

 

如果没有冲突   大多数难民潮将会消失

格兰迪指出,冲突是难民潮的主要驱动因素:在近7000万流离失所者中,大多数人正在逃离致命的战斗。然而,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角度来看,目前建设和平的方法是支离破碎的;正在解决的表象,而不是实质诱因。

格兰迪列举了利比亚的例子——他说,在那里,联合国难民署和国际移民组织一直在帮助流离失所的利比亚人以及那些逃离其他国家冲突的人。

他表示,利比亚的安全状况“处于崩溃的边缘”:周二,该机构将150多名难民从受军事冲突严重影响的地区转移,这是自最近暴力升级以来的首次此类转移。难民署认为,这个四分五裂的国家的条件对获救或被拦截下来的难民和移民来说并不安全,这些人不应该返回那里。

他说,目前几名工作人员出于安全原因被迫离开该国,难民署的工作“非常、非常困难和危险”。安理会必须采取统一行动,结束目前的军事升级,发出强有力的呼吁,解救被困在该国的平民,包括难民和移民,并采取措施解决冲突的根源性问题,这是避免出现进一步暴力和流离失所的必要条件。

格兰迪认为使用利比亚海岸警卫队是一项无效的救援服务,他谴责拘留营中难民和移民所面临的“可怕和不可接受的”条件。

这位联合国难民事务负责人表示,发展中国家收容了世界上85%的难民,他敦促安理会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力度,避免让这些国家的政府在政治上陷入被动,让难民陷入贫困。

关于难民和移民返回原籍国的问题,格兰迪反驳了难民署阻止返回的误解:他说,在缺乏安全和基本支持的情况下,难民既有返回的权利,也有不返回的权利。必须尊重难民明智的选择,回返必须在一种有尊严的情况下进行。

格兰迪最后谈到围绕难民和移民的有毒语言的后果,他引用了3月份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清真寺枪击案的例子,这起事件造成49人死亡。

他说,新西兰政府的回应应被视为有效领导和如何以坚定和有组织的方式应对这种毒化氛围的良好范例。人们应当重申声援难民,并重申如果不包含所有人,我们的社会就不可能真正获得繁荣、稳定与和平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