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无选择,只能离开”: 来自尼日利亚-喀麦隆边境的联合国新闻特别报道

2019 年 2 月 1 日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提供的栖息地,在随处可见的白色薄片的覆盖下,散落在喀麦隆东北部古拉(Goura)村周围布满尘埃、经过阳光漂白的灰色平原上。

 

赫比比·图朱姆(Hebibi Toudjum)所居住的栖息之地太矮了,她需要爬进去。

六天前,她逃离了恐怖组织博科哈拉姆的疯狂杀戮,从尼日利亚边境7公里外的兰恩村抵达这里。

她告诉联合国新闻说:“他们来杀了很多人,放火烧毁了这个城镇,每个人都很害怕,所以我们来到了安全的地方”。

赫比比·图朱姆是在博科哈拉姆极端主义战斗人员多次袭击该镇后、在过去两周逃离兰恩的3万5000人之一。

赫比比·图朱姆是继博科哈拉姆极端组织多次袭击后逃往尼日利亚东北部兰恩村的约3万5000人之一。
联合国图片/Daniel Dickinson
赫比比·图朱姆是继博科哈拉姆极端组织多次袭击后逃往尼日利亚东北部兰恩村的约3万5000人之一。

 

区域叛乱

十多年来,博科哈拉姆这个被取缔的恐怖组织一直活跃在尼日利亚东北部这个贫困的角落。成千上万的人不仅在尼日利亚,而且在喀麦隆和乍得的边境上被杀害,许多人被即决处决。数万人的生计在叛乱中被摧毁,地方政府正在努力结束持续的暴力。

这些难民是在多国联合特遣部队撤离兰恩后离开的,该部队于1月14日进驻兰恩帮助建立治安。多国联合特遣部队是由受叛乱影响国家喀麦隆、乍得、尼日利亚、尼日尔和贝宁建立的,目的是打击博科哈拉姆组织和其他正在乍得湖地区蔓延的恐怖团体。

赫比比·图朱姆说:“当军队离开时,我们除了离开,别无选择。我自己的哥哥死了。我祈祷上帝让博科哈拉姆远离我和我的家人。”

2019年1月极端组织博科哈拉姆发动袭击后,约3万5000名尼日利亚难民抵达喀麦隆东北部的古尔村。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2019年1月极端组织博科哈拉姆发动袭击后,约3万5000名尼日利亚难民抵达喀麦隆东北部的古尔村。

 

恐惧无时不在

目前,3万5000名尼日利亚难民在喀麦隆是安全的,然而许多人徒步返回兰恩,想要拿回一些没有被抢劫或烧毁的个人物品,这样做的同时再次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联合国驻喀麦隆驻地协调员阿莱格拉·拜奥奇(Allegra Baiochhi)在访问古拉时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表示,“我在这里看到了许多内心充满恐惧的人。他们的生命被博科哈拉姆摧毁。来到这里的人真的别无选择。如果他们想活下去,这就是他们现在需要去的地方。"

3万5000名尼日利亚难民新近流离失所到喀麦隆东北部的古尔村。联合国喀麦隆驻地协调员阿莱格拉·拜奥奇i呼吁提供更多援助,支持人道主义工作。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3万5000名尼日利亚难民新近流离失所到喀麦隆东北部的古尔村。联合国喀麦隆驻地协调员阿莱格拉·拜奥奇i呼吁提供更多援助,支持人道主义工作。

 

联合国的回应

联合国及其合作伙伴对突然涌入古尔的难民作出了反应,在现在临时的难民定居点提供基本服务。大约1万3000人获得了食物配给,每个登记的难民每天得到6升清洁水,比建议的最低15升还要低一些。

难民署驻喀麦隆的高级官员吉尔特·范·德·卡斯特利(Geert Van de Casteele)在古尔表示,“这里的人道主义工作人员的反应令人印象深刻,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环境,考虑到当地人口,我们应加大应对力度;这是下一步,我希望我们能够通过增加资金来实现。”

1月份,联合国在与政府和援助伙伴协调下,宣布了2019年人道主义应急计划,重点是使援助惠及全国,包括受博科哈拉姆影响的地区。大约430万喀麦隆人,主要是妇女和儿童,现在需要救生援助。

逃离博科哈拉姆恐怖分子的魔掌后,3万5000名尼日利亚人住在喀麦隆古拉的非正式难民定居点。( 2019年2月1日)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逃离博科哈拉姆恐怖分子的魔掌后,3万5000名尼日利亚人住在喀麦隆古拉的非正式难民定居点。( 2019年2月1日)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