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罗兴亚妇女和女孩的安全危机——专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

2018 年 6 月 14 日

到今年6月底,缅甸罗兴亚难民危机爆发将满十个月。“十月”也是中国人常说的“十月怀胎”中的孕期。数万名在孟加拉国避难的罗兴亚妇女和女孩将在这个月陆续诞下她们在这场残忍的大规模暴力中因强奸而受孕的婴儿。最近,联合国秘书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普拉米拉·帕腾(Pramila Patten)再次访问了罗兴亚难民营,了解那里的妇女和女孩的艰难处境。

秘书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帕腾去年年底首次访问了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营。今年5月底,她再次前往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这里聚集着约70万去年8月底以来逃离缅甸的罗兴亚人。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帕腾在访问归来接受联合国新闻专访时表示,她此行的重点仍然是关注那些遭受了性暴力的罗兴亚妇女的处境。联合国机构的数据显示,现在大约有6万3700名因强奸而怀孕的妇女,但由于罗兴亚人长期以来缺医少药,传统上就很少因孕产问题看医生,同时许多年轻女孩试图隐瞒怀孕,所以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帕腾表示,针对这些妇女和女孩以及她们即将出生的婴儿可能面临的歧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开展有针对性的工作,现在罗兴亚社区总体上似乎愿意接受这些婴儿。

帕腾:“至少儿基会正在应对这一问题,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但我认为,强奸所生的婴儿无论是被遗弃,被安置在机构中,还是被社区照顾,这种耻辱都将继续存在。我同时也担心出生登记的问题。这些孩子的出生登记很成问题。孟加拉国和缅甸签署的双边协议规定,生下强奸婴儿的母亲应该前往孟加拉国最高法院作出陈述,表明这个孩子是因一个婚外事件而诞生的。我很高兴这项规定没有得到执行。现在,孟加拉国政府和难民署签署的谅解备忘录规定无需前往最高法院,而且不必提及孩子是因一个婚外事件诞生的,便可登记。但是谅解备忘录中的这一条款将如何落实还有待观察。”

帕腾此行来到了考克斯巴扎地区规模最大的库图帕隆(Kutupalong)难民营。去年底,帕腾上一次访问时,联合国人口基金在这里开办了5个女性友好空间。人口基金后来扩大了支持规模,现在,这个营地里有19个这样空间。妇女和女孩来到这里跟同龄人见面,聊天,她们还有机会接触不同援助机构的人。对这些罗兴亚妇女和女孩而言,这里成为了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然而,营地内的其他区域对罗兴亚妇女和女孩而言仍然堪称“凶险”,有时,社区的男性还会阻拦妇女和女孩前往友好空间。

帕腾:“下午五点以后,没有任何人道主义机构被允许留在营地内。所以这些妇女在下午5点之后没有安全感。社区的男性在晚上实际上会骚扰她们,棚屋的篷布会被割裂,有时他们的女儿会被抢走或骚扰,特别是那些只有女家长的家庭。妇女和女孩晚上也不敢上厕所,因为有男人经常坐在那儿,等待年轻女孩和妇女上厕所时去骚扰和虐待她们。年轻女孩去拾柴火时也会被袭击。所以,难民营中存在一些严重的安全问题,来自罗兴亚男性的安全问题。”

特别代表办公室图片/Letitia Anderson
秘书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帕滕在接纳了大量缅甸罗兴亚难民的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进行访问,了解罗兴亚难民妇女遭受性暴力的问题。

罗兴亚妇女和女孩在逃离缅甸前和逃离期间遭受了各种形式惨无人道的暴力, 尤其是性暴力。在自己的族群中,她们仍然遭到骚扰、虐待和暴力。这让帕腾不无感叹。

帕腾:“我还了解到营地内家庭暴力事件非常严重的数据,这也是令人沮丧的;甚至还有一些罗兴亚男性与东道国社区、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的事件。我认为需要提高意识,提供更多的社会、心理支持,不仅提供给妇女和女孩,也需要提供给男人和男孩。这是一些在缅甸的镇压和从缅甸逃往孟加拉国途中遭受了很多痛苦的男人。他们闲散在营地里而没有任何生计支持,所以他们诉诸暴力。”

目前,考克斯巴扎地区还存在接待社区与罗兴亚社区内外勾结导致的严重的人口贩运和以性剥削为目的卖淫现象。

帕腾表示,这些问题将是她接下来与孟加拉国政府、社区领袖和宗教领袖讨论的重点。她还在致力于推动孟加拉国政府签署一项合作框架,其中包括加强司法和安全部门应对贩运和性剥削方面的能力建设。  

6月6日,联合国与缅甸政府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使得联合国难民署和开发计划署能够进入罗兴亚人传统聚居的若开邦进行评估,这似乎为罗兴亚人重返缅甸带来了一线希望。但帕腾表示,对于罗兴亚人而言,只有他们能够获得缅甸的公民权,并且感到完全安全时,他们才会考虑返回缅甸。

帕腾:“暴力事件仍在发生,因为罗兴亚人拒绝领取国家核查卡。 我在访问中与新近抵达的人进行了交谈,他们提到了轮奸、强奸、杀戮、拘留和敲诈,以及针对男婴和男子的生殖器切割。他们表示,领取国家核查卡将使他们被剥夺未来获得公民权的可能性,使他们的处境更加脆弱。 所以,当你与罗兴亚女性谈论返回问题时,她们知道没有给予她们公民权的认真意图。 事实上,留在缅甸的罗兴亚人的命运只是领取国家核查卡。”

帕腾表示,罗兴亚人现在毫不乐观,这次也并非这个族群第一次被迫大规模出逃;他们从根本上失去了信任。但随着安理会成员5月中旬访问罗兴亚难民营,他们将很大的希望寄托在了安理会身上。 

帕腾:“他们敦促世界认真对待这场种族灭绝,仍在持续的种族灭绝。他们害怕世界的冷漠。他们要求公正,希望将肇事者绳之以法。他们将希望寄托在安理会身上。在对罗兴亚难民营的诸多访问中,影响最大的是安理会的访问。我很惊讶地看到罗兴亚男人和女人们谈论安理会成员,谈论向国际刑事法院提起诉讼的可能性。他们告诉与我,安理会成员如何对他们的诉说感到震惊、感到愤慨,并且公开表达了他们的愤慨。他们非常期待安理会成员将他们的震惊和愤慨转化为具体行动。”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图片故事:罗兴亚:笼罩孕产妇的阴云